tube8 japanese

      当下的股市,还是乱象横生的年代,也是一个迷信权威的时代,甭管你是神棍还是专家,只要你能立个招牌起来,就不缺乏拥趸,资本自然就会找过来。

      范伟进现在是没钱没权没背景,短时间内想要搅风搅雨明显不现实,不过他脑子里有存货,稍微挑选些内容整理出来,就足以造成股市震动,而啤酒花就是他挑选出来的那只试水的鸡。

      从啤酒花这支股票下手,范伟进也很是费了一番思量。

      在和二哥聊天的时候,说起过股市的事。

      二哥神秘兮兮地说道,再过一个多月,啤酒花集团的董事长就会人间蒸发,随之而来的是企业所在省份的一位高官被双规,集团股票会直接从最高的接近二十块跌倒三块多。

      当然,这些都是表象,啤酒花本身就问题重重,首先就是它的股价被严重被高估,市盈率已经接近200倍,直白点讲就是投资他想回本需要200年。

      当然,啤酒花的情况也不是什么骇人听闻的事情,后世A股市盈率三四万倍的个股也不是没有,市盈率过百的股票更是多如牛毛,之所以大盘的平均市盈率不是很离谱,全靠高市值大权重的个股在后面拖着。

      范伟杰说过,啤酒花这支股票后面藏着大庄家,集团的董事长就是隐藏在幕后的庄家之一,他们私下联系众多证券公司,共动用了一万多个账户进行分仓对倒,最高的时候庄家持股超过97%,股价前后共上涨二十多倍,这段时间正是庄家从容离场的时候,留下来当接盘侠的就是那些苦逼的中小股民。

      范伟进知道,一个多月以后,啤酒花股价就会连续十几个跌停板,估计很多老百姓得赔得底掉。

      啤酒花暴跌的最根本的原因是深陷资金担保泥潭,庄家为了推高股价,前后共动用了54亿元巨额资金,而啤酒花董事长自有资金还不足几亿元,其余全部都是融资担保而来,在董事长跑路的时候,还有18亿元的资金尚无着落,最后背锅的也不知道是谁了。

      范伟进之所以现在把这些捅出来,是因为啤酒花股价最近还没到最高位,庄家还没出货,如果消息见报,庄家就不可能马上大批量出货,为了稳住行情他们极有可能会少量吃进,中小股民还有逃脱的可能。

      按照范伟杰记忆中的信息,庄家的资金链最近已经岌岌可危,上辈子庄家高位出货都没填满担保的窟窿,现在更是别想了。

      范伟杰不想把自己弟弟陷进去,在资本面前,他们连个屁都算不上,所以他很是小心谨慎,一切都是通过网络进行,这年头没有监控,没有实名制,短时间内想查到他头上是不可能的,只要稳住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没人再理会他了。

      范伟进把脑子里的资料过了一遍,把啤酒花的问题详细的列了出来,又附上了二哥提供的当年披露出来的资金关联方,这些信息都很容易查实,范伟进仔细梳理了一遍,就把稿子发给了南方的一家金融类报纸的邮箱。

      至于为什么发给这家报纸,一是这家报纸在南边,没那么多利益纠葛,而且南边政策宽松,对这些信息也不那么敏感,二是这家报纸一直很专业,几年后报纸下属的金融网站涉嫌敲诈上市公司,直接被责令关停,报纸也被责令整顿,前后抓了二十多个人,想想也挺唏嘘的。

      当然,这只是范伟进的第一步,啤酒花集团只是小角色,后面还藏着金融大鳄,范伟进现在啃不动,也不敢去啃,不过敲敲边鼓还是可以的,啤酒花的崩盘就是大鳄出水的先兆。

      明年的这个时候,当今国内风头最健的金融大佬就会身陷囹圄,最终被判刑8年,旗下企业被处罚款50亿元,属于他的金融帝国也随之分崩离析。

      范伟杰知道,大佬的失败是注定的,他还知道大佬留下的商业模式还在不断重现,运用实业加金融的模式大肆并购,利用资金杠杆狙击信誉良好的上市企业,质押套现然后反哺母公司实现空手套白狼,成功了就是金融巨子,失败了就是国家罪人。

      十几年后的姚氏宝能、许氏恒大都这样玩过,狙击万科不成反倒磕掉了几颗门牙,想想还真是令人感叹。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三两年。

      范伟杰和范伟进其实也没多大的把握,啤酒花股票的崩盘是避免不了的,范伟进只想尝试着提前戳破这个骗局,多少也能为那些中小股民挽回些损失,他自己顺便也能跟着捞点资本,如此而已。

      啤酒花涉及到屯河股份,屯河股份是XJ屯河的控股子公司,而XJ屯河是XJ德隆最重要的三驾马车之一,德隆系是如今国内拥有上市公司最多,整体市值最大的民营资本。

      范伟进知道,啤酒花的崩盘是德隆系垮塌的先兆,德隆系如今处于资金链断裂的边缘,他们一直奉行产业整合加金融并购的模式,如今走到了尽头,整体垮塌近在眼前。

      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范伟进早就在盯着,如果能让啤酒花股票提前崩盘,他就不介意继续捅刀子,一个注定倒下的金融帝国没有必要怜悯,以他手里掌握的材料,砍断德隆系手里最后那根稻草也不是难事,当然这其中也有很大的风险。

      范伟进有自知之明,他没资格摘桃子,他知道最大的赢家是中粮,中粮接手了XJ屯河,相当于白捡了德隆系最有价值的资产,他没有中粮的资本,不过也不会一无所获。

      京大不是那么好混的,凭真本事考进来的都是货真价实的学霸,范伟进很怀疑他自己能不能安然混到毕业,如果能提前在金融圈子里混出点名声,想来学校也不会太难为他。

      当然,计划都是完美的,现实却有太多的变数。

      首先就是怎么把第一把火烧起来,为了增加文章的分量,范伟进还特意留下点线索,这是冒着极大风险的,他又专门选择了广南的经济类报纸,要是此路不通他就只能在网上发帖了,不过这样一来公信力就大打折扣,效果肯定不会太理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