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漫

      第19章大漠长夜

      重新回到驼铃坡,心中百感交加,寒风中似乎还能闻到淡淡的血腥味儿。

      驼队按照范老歪的吩咐,在避风处休息,铁墨与周定山等人轮流警戒。

      虽然范老歪一再强调不会出什么岔子,可铁墨却不敢有半点放松,他可不想重蹈巴卓资的覆辙,阴沟里翻船。

      半天过去,当夜色降临,范老歪开始催促队伍起身赶路。

      风,冷了许多,夜幕下的旷野无边无际,带给人莫名的压力。

      前行一个时辰,一脚踏进了大漠边缘。

      天空只有一丝月牙,星辰满布却光芒微弱。

      除了范老歪,其他人几乎全都是第一次进入荒漠,心中不免有些紧张和不安。

      沙漠里的风冷冽如刀,温度更是骤降,寒气就像万把无形的利刃,刺着厚厚的棉袄。

      双手抬起,遮住嘴巴,轻轻地哈一口热气,转眼间化作一层白霜。

      铁墨终于明白为什么要夜里赶路了,这种严寒环境,夜里要是停下不动,半个时辰就能把人冻成冰棍。

      怪不得很少有人冒险冬天北上易货,这完全是在与天搏命啊。

      身在大漠,机械的赶着路,狂烈的寒风中,早已经失去了时间概念。只知道走了很久,范老歪让驼队停下来暂时休息一下。

      说是休息,也是喂养骆驼,人却不能停下不动。

      除了喂骆驼的,其他人全走站在骆驼圈里,跟着范老歪踱着步子。谢坷垃取下骆驼上的水袋,刚想喝一口,却被范老歪一把夺了过去。

      谢坷垃不由得瞪着眼气道:“你干嘛?那是我的水袋!”

      “你的水袋?嘿,只要过了大青山,什么时候吃喝,喝多少水,都得听我的,你忘了?”

      “我.....可是我真的很渴.....”

      “渴?不,你不渴,就算渴了,老子不发话,你也不能喝。”

      “你.....欺人太甚.....”

      谢坷垃也只能发发牢骚,他也清楚,只要进了沙漠,哪怕是铁墨也得听范老歪吩咐。

      片刻之后,驼队继续赶路。一路上,队伍很少有人说话,有的只是阵阵驼铃声。

      不说话,只是为了节省体力,保存温度。冬天的夜色大漠里,每说一句多余的话,那都是浪费温度。

      寒冷的黑夜,似乎无比的漫长。每走一段,范老歪都会停下来看一会儿星星,每当这个时候,铁墨等人都会躲在远处仔细观察一番。

      渐渐地,铁墨也看出点门道了。

      范老歪似乎一直冲着北极星走。

      荒漠之中,靠北极星辩位,这是很基本的天文知识。铁墨觉得很简单,但在这个时代,这绝对是一门谋生知识。

      范老歪可不知道自己的辨别方位的技能已经被铁墨学去,看了会儿星星,还故作高深的叹了口气。

      “哎,今天的星星太亮了,有点不好辨识。”

      铁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家伙还挺能装的。星星亮一点,不是更好辩方位么,难不成还能亮瞎你的眼?

      驼队一路前行,按照北极星位置,所走方位并不是正北,而是往西北方而去。

      走了不知多久,停了一会儿,继续前行。

      看着队伍前方的范老歪,铁墨渐渐皱起了眉头。

      周定山看出铁墨神情有些不对,故意走慢一些,小声道:“铁哥,有什么不妥?”

      “刚刚咱们是朝偏西北方向走,但是这会走的方向却是正东!”

      “正东?铁哥,你懂看方位?”周定山眉头大皱,双泉海可是在北边的,无论怎么走,方向应该偏北才对啊,往正东方向走,不是越走越远么?

      “嗯,刚范老歪辩方位的时候偷学的。”

      “这.....正东?范老歪想干嘛?我这就去问问他!”

      “别,他是向导,或许他这样走有他的原因,咱们要是无故猜疑,反而让这老小子不痛快。万一这老小子撂挑子回去,咱们可就抓瞎了。”

      周定山两眼一翻,无奈的叹了口气。

      等兄弟们成功走一趟漠北,以后就不用吃范老歪的鸟气了。

      ......

      第一夜,终于在一声欢呼中结束。

      石虎指着天边,又蹦又跳,“快看,那里有光,天要亮了,娘滴,终于熬过来了。”

      天际边缘吐露一丝鱼肚白,阳光慢慢透过云层,照亮眼前的世界。

      入目金黄色的山丘,远处层峦起伏,连绵不绝。

      一名军户欢呼一声,撒开骆驼缰绳,直挺挺的躺了下去,刚想闭上眼,范老歪手里的鞭子就抽了上去。

      啪的一声,军户脸颊上多了一道红色的伤痕。

      “废物,赶紧站起来,这个时候躺下睡觉,你是想死么?”

      范老歪还待再抽,铁墨伸手攥住了鞭子。

      “范老哥,以后有什么事儿你冲我说,这些都是铁某的兄弟,要打也是铁某打。”

      铁墨不容置疑的语气,让范老歪有些生气,可看到铁墨眼中的狠色后,他诺诺的点了点头。

      “铁爷,咱们之前说好了的,到了大青山北边,一切听我的。”

      “铁某晓得,但不包括随意打人,铁某的兄弟,要杀要剐也是我说了算!”

      “行!”

      范老歪悻悻的离开,这时军户李小麦已经从地上爬起来,“铁爷,对不起。”

      “没事儿,再坚持一下。黎明时分,是身体最困乏的时候,也是最冷最容易出事的时候。”

      “嗯,铁爷,放心,我还能撑得住。”

      发生一件小插曲之后,范老歪显然心里有气,故意加快了步伐,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身后的汉子全都紧紧地跟着,一个掉队喊累的都没有。

      又过了一个时辰,当阳光洒下一丝暖意后,范老歪找了一处背风的沙丘,让驼队停下来歇息。

      荒漠里的第一夜,算是平安度过,只是前边的路还很漫长。

      就这样驼队趁着白天最暖和的时间睡觉,剩余时间要么喂骆驼要么赶路。

      披星戴月,冒着寒风,一连走了四天。虽然期间有人染上风寒,但因为备了药,倒也没什么大问题。

      四天时间里,还算太平。

      第五个夜晚,月牙消失不见,只有星辰还在散着微弱的光。

      夜沉如水,寒风萧索,范老歪走在队伍前方,当越过一个沙丘后,他猛地止住脚步。

      身后的石虎一直闷头走路,一不留神,巨塔般的身子直接把范老歪撞了个趔趄。好在范老歪一直用厚布裹住口鼻,否则非吃一嘴黄沙不可。

      “老范,你干嘛呢?”

      “石老虎,你眼瞎啊,你看看前边沙丘上是什么!”

      石虎赶紧抬头往前方看去,只见前方沙丘闪过两道幽绿色的光芒,那光很细小,正缓缓移动。

      石虎这辈子那见过这玩意儿,一想起关于沙漠里的传说,他脖子一缩,迈开腿往后退了退。

      “鬼?”

      “不是鬼!”

      “那是什么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