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影视免费视频大全

      第一梦(1)

      似乎是想拼命抓住什么,整个人骤然往前扑。

      在开往丽水的火车上,米路醒了。

      他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下午三点四十。还早,他想道。自己的火车到站时间是五点十分。手机上有信息,是于溪发来的:在路上注意安全,别睡过了。他笑了笑,把手机放到一旁。从小到今年大三,连上的大学都是在和他家同一个城市的他,第一次独自离家这么远。趁着刚放寒假,不顾他女朋友于溪还有觉得自己胡闹的父母,他执拗地踏上了赶往丽水的火车。

      目的地是随便选的,他看到丽水这个地名的时候,直接就决定了去那里。当时于溪问他为什么没事非要往外边跑,他没有回答,只是执意地收拾着外出的行李。而她在电话那头大声质问:是不是在网上交了网友去见网友去了。当时他哑然失笑:也亏她能想得出来。

      正想着,他听到了火车中广播的声音:丽水站即将到站,请在丽水下车的乘客们做好准备。他收拾好发散的思绪,准备离开。

      在北方长大,在本省上大学的他第一次来到那从小听了无数遍的江南。不像想象中的那样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又一片的水,他出了火车站所看到的是一幢幢高大的建筑,似乎每个城市,看起来大致都一样吧。只是,在这些个城市的里面,才是各有迥异的。他如是想到,并准备去他此行的第一站:古堰画乡。

      当他在次日抵达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人们会说南方北方有如此大的不同:他看到了渔船,古屋,还有,水。映入眼帘的都是水,他在北方的一些地方也见过如此多的水,可他却直观地感受到了二者的不同,现在,在他眼前的这些,跟他前半生看到过的所有景象相比,未免有些太过柔和。

      他笑了,本来还担心这一趟路会不会白跑一趟,回去了还要受父母女朋友的埋怨,但现在他觉得,单是亲身感受到南方水乡的这种氛围,便已经算是不虚此行。

      正这样发着呆,他突然觉得有人在凝视着他,他转过头去,看到了一个美术生,正看着他的方向,手中的画笔在画板上涂涂画画,看到了他朝这边看,那个女生一下子变得手足无措起来,他朝她走过去,看到在她的画板上,油画的浓墨重彩把远方的渔船,古屋,还有他,都已经画了个轮廓。

      “呀,对不起对不起,你要是觉得我这么做不好的话,我现在就不画了。”她原本白净的脸变得有些微红。说着就要把画取下来。

      他连忙制止:“没关系的,没关系的,你竟然能想到用油画去画这些,我以为这种东西只有用水墨画才能很好的表现出来的呢。”

      “可我本来就是学油画的啊,”她轻轻地嘟了嘟嘴,他此时才发现她的吴地口音如此好听:“你们都觉得我在瞎画。”

      “没有,”他看向她的画,虽然只有一个大致的轮廓:“我觉得很新奇,很好的。”

      她抬起头望着他:“那你可以让我把这画画完吗?”

      他点了点头。

      “再往那边一点,嗯,对。”“你朝向那边,呀,别看我呀,看那边。”

      当她画完之后,天已经快要黑了。他借着渔火看她的成品:她用墨绿色画了身后的水景,却用橘黄色画了他。他看了看他身上的米白色外套,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在画中会变成一团橘黄。正想问她的时候,她却提出了告辞:“时候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她收拾起画板,抬起头对他一笑说:“这幅画送给你。”

      不等他再多说些什么,她便离开了。脚步声很轻,轻到甚至没有打扰到在看着她离开的方向发呆的米路。

      当晚,米路住在了古堰画乡旁边的一家家庭旅馆里,回了于溪的短信:我就是想出门转转,是我任性了,不要多想。

      以往每次跟她吵架都是他先认错,可这次,当他真的上了去远方的火车的时候,她还是给了他唯一的关心。他感动之余,心想等回去的时候,一定要给她捎些特产什么的再回。他想到这里笑了笑,然后打开包,准备拿出笔记本电脑。那幅画闯进了他的眼帘,画里,满身橘黄的他凝视着远处的湖水。

      这幅画就留着吧,不过在于溪那边可不能说这是一个女孩子画的他本人。他一边如此想到,一边打开电脑,熟练的在网上找到那本已经断更了好多天的小说:南国浮生。

      这本小说从两个星期前就已经停更了,追看的人虽然不多,但也有相当的一些人,这些天小说没有更新,每天都有几个人在下面留言,他点进去,今天刚更新的一个评论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今天给一个陌生人画了一幅画,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说话的风格特别像那位南国的将军。

      他看着这条评论出了神,许久,他感叹了一句:这世界很大,也可能,特别特别小。

      他的注意力转到了那条评论上,那个嗜酒的南国将军吗?自己或许真的和那个人设很像呢。虽然他并不喜欢喝酒,他喝过,辣的他嗓子痛,他搞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喜欢喝这东西,不过,这样的人确实有很多。

      但他却和那个人一样固执的吧,决定了去做一件事情,几匹马都拉不回。

      那个人的不顾儿女情长赶往边疆戍国,他则是孤身一人来到这南方水乡。

      那个女孩,似乎比他下午时遇见的更有意思了。他刚想点开她的头像,想了想,终究是没有点开,前几天刚跟于溪吵过架,等他回了之后这事再让她看见,岂不是坐实了外出见网友的罪名。

      想到这里,他苦笑了一下,女人对于这种事的想象力可真是丰富。

      在一种不知道是什么情绪的一场梦里,他听着窗外的风声,缓缓进入梦乡。

      第二梦(1)

      南国边疆。米鹿醒了。

      刚刚不过打算在午后的营帐里小憩一下,没曾想醒来的时候已到了黄昏。他睁开眼睛,看着帘外那个显然已经等待了很久的斥候,说到:“进来吧,报告今日的情况。”

      门口的斥候走进营帐,将右手放在额头,微微的身子往前倾了一下。做完这个南国的表示尊敬的姿势之后,他开始了每天的例行汇报:同往些时日一样,北蛮狼族在刚开始的猛烈进攻之后,整整三个月的时间没显露过攻势。偶尔也只是出动小股的骑兵劫掠南归的商队。

      今天的情况也无外乎这样。

      只是斥候在汇报完之后如是的情况后,又补了一句:“将军,今天在一个被洗劫的商队里,发现了一个幸存者。”

      “这种事不用汇报,”米鹿面前的酒已经冷了,温酒的火也已经灭了,但他还是倒满了一杯:“送回南国,给份活计安置了。”

      “可是,那个姑娘说要见你。”

      “哦?”似乎没想到是个女子,他把手中的酒喝下:“那,让她过来。”

      那是个身形消瘦的女子,但眼底有种让人捉摸不透的固执。时值深秋,他看着她身上单薄的红衣,拿了个杯子,倒满了一杯酒:“能喝吗?暖暖身子。”

      她瞥了一眼酒杯,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但手却固执地把它接过,一饮而尽。

      “咳咳,咳。”看着她咳嗽的样子,他扑哧一声笑了,但旋即正色问她:“你为什么不回去,有什么情况非要向我汇报么?”

      “没有。”从烈酒中缓来的女子抬起头来:“我只是想留在这里。”

      “留在这里?”像是在听一个极度荒谬的故事,米鹿冷笑一声:“你一个女人能做什么?听我的,回到南国去,找到那些还在担心你的亲人,然后在战事结束前,永远别再跟着商队北行了,听到没有?”

      “在昨晚的那场洗劫之后,我就没有亲人了。”她平淡的回答。

      似乎丝毫不顾及面前女子提及亲人的感受,米鹿接着说道:“那就回南国,我们给你安排活计,然后找个如意郎君把自己嫁了,我的人把你从狼族的铁蹄下把你救下来,不是让你呆在这等死的。”

      她没有说话,只是将手边的酒杯转了两转,手间竟不知不觉多出了一把短剑来,身形一闪,朝着米鹿刺去。米鹿轻笑了一声,身子向左侧倾斜,同时右手闪电般扣住她的手腕,几乎是一个照面,就将她缴了械。

      “身手不错,只是你过早暴露了自己的意识。”他放开她的手,随意地点评着:“不过已经很好了,如果你把你基本的信息,这身手师承何处的话,你可以留下来。”

      “自小跟父亲学的。”她揉着有些发痛的手腕:“父亲接了护送那个商队的活,只是途中被狼族拦截,父亲死在了狼族的乱箭中。自小跟父亲相依为命,我除了学了点一招半式,什么都不会,就算回到南国,我也无法自力更生。”

      “那么,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子,名唤于夕。”她行了个礼,回答。

      于夕吗,他想到,一个这样的女子。真是跟楚湘一点都不像呢。楚湘,他又想起了那个他独守在南都的未婚妻。三个多月没见了,她又会在信里说些什么呢。自他赶往边疆的三个月来,她每隔些时日便会寄来她的信,而他却或因军务繁忙,或因饮酒过度,没怎么回过她的信。不过,对自己的性子也是了如指掌,她从来没因为他迟来的信件埋怨过他。

      正走着神,于夕的一句话将他打断:“那将军,现在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你先下去歇息吧。”米鹿闭上眼睛:“好好调整一下,刚刚说起令尊的时候,你的气息就已经乱了。”

      于夕眼底的神色动了一下,转过身离开。米鹿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提起姑娘的伤心事,我很抱歉。不过对于这种事,迟早都要去面对的,不是吗?”

      她没有回答。在她走出营帐的一瞬间,给米鹿把他的信送来的斥候和她擦肩而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