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大杳蕉在线看免费

      刘陟在韦宅被那父子二人消遣、奚落了一番后,心中愤恨不已,却一时之间想不出回敬的法子;无奈之下只得按原来的打算回府,将事情一五一十地禀明兄长。

      他入了节度使署办公的前院,来到正厅堂门前;刚要入内,却被门口当值的两个押衙拦下。

      原来刘隐正与一干幕府僚佐在堂内议事,并下了命令:没有其准许,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内。

      虽然刘陟胸中郁结,但也知道破坏兄长的权威可是个大禁忌;他只得让其中一个押衙入内通传自己有要事上报,而后静静地在门外候着;没过多久,进去的那个押衙出来复命,放了刘陟入堂。

      正厅堂之中,刘隐坐于主位之上,对下首坐着的四人其中之一道:

      “王记室,你侄王翊圣,实属大才;多亏你举荐,如此英杰方能助我。”

      这个翊圣,自然是刘陟那天遇到的王定保;而那位被唤作王记室的,乃是幕府中的记室参军,名叫王涣。

      王涣向主位一揖,回道:“节使言重了,‘世有伯乐,而后有千里马',节使有识人之明,下官才能举人而不避亲。”

      王定保则面露愧色,一并回道:“不瞒节下,定保南来之前,曾去拜诣过那武平军的马殷;其人傲慢无礼,因此定保弃之而去;而节下礼贤下士......”

      “兄长,我有要事要向你汇报!”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风风火火闯入的刘陟打断,刘隐微皱眉头,刚要开口,却被下首一人抢先训道:

      “在这政堂之中大声呼唤,成何体统。”

      开口之人是清海镇的节度判官杨洞潜,他亦是刘隐之师,抢在刘隐之前教训其弟,倒也合情合理。

      刘陟自忖失礼,因而连忙讨饶:“杨判官,是小子唐突了,还望各位长辈多多担待。”

      既没发生什么严重后果,刘隐便地揭过了这一页;而后向弟弟介绍在座的王氏叔侄、以及另一位节度判官倪曙。

      刘陟不敢造次,一一见礼;看到王定保时,与他使了个眼色,两人相视一笑。

      刘隐赐了弟弟座位,待他落定之后就问:“你如此匆忙赶过来,说有要事禀明,到底是什么事情,说来听听;正好幕府之中身担要职的都在此处,可以一道参议谋划。”

      早已打好腹稿的刘陟立即回应:“下官请求节使革新兵制,以授田代饷招募新军,用来制衡藩镇的骄兵悍将,减轻百姓之负担。”为表郑重,他不但改了自称,连对兄长的称呼也换了。

      此言一出,在场的其余五人神态各异;王涣、王定保叔侄窃窃私语,两位节度判官则是面面相觑,主位之上的刘隐轻捻须髯,心中若有所思。

      既然已经点破,刘陟也不再掖着藏着,接着道:“其余诸事,我都已经准备妥当;如今的难处,便是没有田地可授......”

      “我近日刚夸了你几句办事稳妥,思虑周全;你便又犯了那好高骛远的毛病。”刘隐瞧见弟弟不但不收敛些,还得寸进尺,心中生出颇多不虞。

      “不说那些被取了田的豪富人家有什么反应,也不考虑此策是否会造成藩镇兵的动乱;就说这最基础的土地与户口,这两点能否支撑你的谋划,你可曾做过详尽的了解?”

      这次的刘陟早有准备,自然不会像在书房那回一样唯唯诺诺,他自信满满地回道:

      “下官早已调查妥当,广州人口最众的南海番禺二县,共有农户两万九千余户。”

      “而其中有土地的主户,只有万余户,且这万余户所有的土地之和,不过一万一千顷。”

      “其余的五万多顷良田,大都被官宦世家、豪族大姓以及少量的富农把持,这些无地、少地之民就是此策的基础。”

      刘隐听罢这番说辞,却丝毫不为所动,“我当你知道什么,仅仅弄清了人口、土地,怕是远远不够!”

      一旁的杨洞潜对此也相当认同,正色道:“二郎,我姑且认了你这数字;可你提出此策,总得先拟定个周全的方案罢,只做了调查,如何令人信服。”

      “节使与杨判官说的是极,”倪曙对刘陟冒失的进入本就颇有微词,现在又听了他的打算,意见更是不少,“谘议参军总得告诉我等:该募多少军士,一名军士授多少土地,又如何确保授田代饷的军士,不会如藩镇兵那般忤逆。”

      当然也不是人人都向刘陟发难,王定保就好整以暇地望向刘陟,想看看此人这次能带给他什么惊喜。

      像是已经猜到了会遇到诸多难题,刘陟颜色不变,从腰间革带的囊中,取了一沓叠地方正的纸。然后轻轻展开,走至兄长跟前,呈了上去。

      下面四位幕府僚佐,眼神都或多或少飘向了上首;像是有些好奇,想知道刘陟的纸上写了些什么东西。

      手握弟弟呈书的刘隐,刚看了一眼,按开始按搓两眼之间的睛明穴;倒不是其中内容说看得他头疼,而是觉得刘陟的字还是一如既往的丑陋。

      刘陟的这份报告,主要内容就是,分析历朝世兵制的优劣,取众家之长形成新的兵役制度。

      大唐以及之前的历代,主要的世兵制有两种,一种是晋朝集前代大成者的士家制,另一种是唐朝集前代大成者的府兵制。

      士家制的“士”,可不是指士子,而是指士兵;这种制度把当兵的人世代划为兵户,然后外出作战之时,士兵外派,剩余的兵户全部作为人质。

      但凡有军士敢逃跑或者于战场之上投降,国家便将其全家都处死;这种严苛的法律的控制下,士卒别说造反了,连投降都少有。

      不过凡事有利便有弊端,士家制的反人道性,直接摧毁了自炎汉传承下来的煌煌武德;兵户成为一种低贱的身份,愿意从军的人也越来越少,一定程度上埋下了五胡乱华的影子。

      而大唐的府兵制,则是以均田为基础、的偏向贵族兵役制度的兵农合一。首先府兵不但不是强制世袭罔替的,还要考察资财、丁口、能力等诸多方面,不是想当便能当上的。

      并且出任府兵之后,出征打仗一旦立功,便可以得授勋官,并按照勋官的高低加封土地;还有荫子孙入仕、免除徭役等好处。

      府兵制赖以生存的经济基础是均田制,而一旦土地兼并严重,府兵的兵源自然枯竭。

      所以恢复世兵制的优势很明显,对兵士的掌控程度前所未有的高;且只要不制定那种杀逃兵、降兵全家的律法,就不用担心平民对从军产生极大的抵触,一定程度维持了兵源。

      再从比大唐府兵制勋爵更完善的军功制度——秦汉军功勋爵名田宅制中去芜存菁,建立健全激励机制,如此就可以很好地激发士兵的作战积极性。

      至于土地兼并,刘陟到没有好的办法,只能严令禁止土地交易,然后一旦发现这种行为,就同时处罚买方和卖方。

      此外,新军制还废除了府兵制那种自筹粮饷的规矩,汲取了明朝的卫所制的优点——不收税,将授予田地的所有产出收上来,再统一调拨。

      几大页分析之后,便是刘陟的具体章程:

      分田时,官府以户为单位征兆平民从军,每征一丁,便将五十亩田分给此户人家耕种;收成之时,所有所获统一汇总,再按兵一年八石、男子一年六石、女子一年四石、小儿老人一年两石的标准给兵户发放口粮,剩余则全部归官府所有。

      这种方法,有三大好处:

      一是可以将损耗归公,降低老百姓交税的损失;

      二是彻底限制了单个士兵的收入,他们想要更高的报酬,只得在战场上奋勇杀敌;

      三是保障了其家人的温饱,让士卒少了后顾之忧;反过来还能通过限制其家属保证士卒的服从性。

      至于服役期限,新军制规定的是十五岁以上可应征入伍,强制服役到五十岁,为脱产士兵;但是军户身份可以消除,现役士卒除籍之后,归还所授土地,即可重回普通民户身份。

      这样的半灵活的准入准出制度,既可以保证军队成分的相对稳定,又因为没有完全限死军户自由,在给与合理的收入的情况下,可以一定程度上保证士卒阶层的社会地位不会下沉。

      此外,虽然对土地兼并这个问题刘陟没有很好的办法,但他也制定了一定的措施:

      首先,绝对禁止军户得授的土地买卖,军户、军田由单独的机构管辖;

      其次,发现买卖军田的军户,没收其卖地的收益,并按照收益数额,以盗窃治罪、刑罚其全家;

      当然,俗话说“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对应买地之人,不但要没收其购买的土地,还要处以与买地金额相当的罚款,以彰其咎;

      最后还拿出类似汉武帝“告缗令”的举报奖励手段,凡是举报买卖军田属实的,赏赐其罚没金额的一半。

      数管齐下,虽然制度施行上肯定要打折扣,但在一定时间之内还是可以比较有效的遏制土地兼并的。

      后面刘陟还列举了建军的征兵、束伍、军纪、赏罚等细则,刘隐看了皆是不住地点头,表现得相当满意。

      但他看到最后一页时,却脸色陡变,直接将那纸撕烂、团成一团:

      “你要征两万人入伍?我姑且算两万人脱产不会影响田地耕种、赋税征收;那两万顷田你要从何处弄来,你难道敢把他们五万多顷的地,一下子拿走四成?”

      刘陟讪笑了一下,他最近《卫公兵法》看地不少,对李靖的不少军事理念都奉为圭臬;所以一军之规模,也按照李靖核准的两万人来定了。

      “节帅要是嫌多,可以裁剪一些......”

      看着这兄弟俩讨价还价,周围四人都或多或少面露讶色;因为这说明,刘隐对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制定的军制基本认可。

      杨洞潜首先耐不住性子,向前几步,问上位讨要那沓记载着新军制度的纸;刘隐随即放手,让诸人依次传看。

      如果说刚刚见到刘隐那类似认可的态度,几位僚佐只是讶异的话;那看过这份报告后,四人都是目瞪口呆。

      因为即使不论制度的合理性,光刘陟能面面俱到地构建完整的制度框架这一点,就已经殊为不易了;毕竟大部分为政十余年的老道官吏,都做不到这一点。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像一个十几岁的青少年能独立完成一份公司并购企划,虽然有可能做得不如专业人士,但比那些连企划都看不懂的成年职员,可高出太多。

      这就是穿越者刘陟的优势所在,以信息大爆炸时代的易于获取知识为基础,建立的知识广度;归纳历代制度之得失,而获得的知识深度;将两者相结合形成的信息差,就成了今人对古人的降维打击。

      更何况,这个策略的可实施性,相当之高!

      王定保第一个回过神来,他反而率先提出了意见:“谘议参军的谋划堪称完美,但有一点没不甚周全,就是之前节使说暂不考虑的藩镇兵动乱问题。”

      “这个问题,怎能忽略!”

      成竹在胸的刘陟颜色不变,随即给出了解答:

      “藩镇是否会动乱,我写在了募军规模那一页;既然被节帅撕了,那我便口述一遍罢。”

      “经我调查,藩镇兵无甚忧愁,衣暖食足,处在一个……”

      “用我自创的词,便是处在一个“舒适圈”中,这种特点就决定了他们对于危机到来,较为迟钝;只要在训练新军之时对他们发放原饷,问题即可迎刃而解。”

      “即使有人能识出新军对其危害,也很难说动他人谋反;这些被养废的蟊贼们,见识短浅、只会顾及眼前利益。”

      “我不能保证藩镇士卒不会动乱,因为变法之事,本就风险机遇一体;但清海镇若是再不做改变,必然会被骄兵悍将拖累致死。”

      话毕,堂中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良久之后,刘隐突然发声。

      “我意已决,按谘议参军之策,着手实行新军之制的准备!”

      此言一出,堂下再无一人反对,革新军制,已成定局。

      “不过募得军士多少,还要从长计议,毕竟能筹集多少田地,还未可知。”刘隐悠悠道出最后一句,面色反而更加严峻。

      因为他知道:要从那帮贪得无厌的地主中获得田地,清海军必然要做出极大地让步;甚至有可能,要分出军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