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乱

      那白光慢慢消散,院中的侍卫确认魔烈云已经走远,来到玄关中躬身道:“城主,他已经走远了。”

      凌云听到后,猛然睁开双眼,迅速起身,脸上立刻恢复了血色,登时整个人英姿勃发,气宇轩昂跟刚才奄奄一息的状态相比简直判若两人。只见他擦干净了嘴边的血渍笑道:“很好,我们就在这等着鱼儿上钩就行了。”

      “城主果然有办法,妾身佩服得五体投地。”此时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后边传出,一个女子风姿绰约,美艳动人从玄关门外走了进来。

      邕城大牢

      如此这般过了五日,张谦每日在牢房中做的只有两件事,一件事寻找大牢可以逃生的地方,另一件事就是在观察牢房中犯人、衙役、侍卫的日常。邕城大牢四周高墙耸立,城墙坚硬无比,想要挖洞逃生如同登天。另外守卫也极其森严,为了让守卫不会因为疲劳而疏忽大意,大牢内的侍卫会预备轮换十岗,每两个时辰会换一岗,换岗的人必须去休息,等到下一个轮换。侍卫们身上大都有连弩,长剑,保证有远攻近身两种武器。

      另外张谦还观察到就是衙役,衙役虽然与侍卫同属大牢守卫工作,但他发现,衙役的地位比侍卫低很多。他打听到侍卫每月的月钱是十两白银一月,而衙役只能得到二两白银每月,更有甚者,有的衙役被侍卫欺压,让每月上交八钱银子给他们,所以等于有些衙役每月只能挣到一两二钱。他们的武功没有侍卫高,所以他们将矛头指向了犯人,他们压榨犯人来弥补自己被侍卫欺压的部分。

      张谦打听到了这个之后,心中不禁大喜,心中已然有了盘算。

      他这几日在石城中都是搬运黑石,他打听发现,在这里搬黑石的工人要比黄石与红石的工人多得多。张谦便开始跟那些犯人结交,打听后才发现,来到这里的犯人曾经犯下的都是重罪,而且家境比较贫寒,因为给不了牢房里老大好处所以被分配到了黑石。原来每个牢房都有一个老大,就像胖丑子一样,他们动用家中的关系跟衙役勾结,输送利益给他们,他们便可以分配谁可以去搬什么种类的石头。

      另外,犯人在牢房中唯一的娱乐消遣方式便是赌博,一般赌博都是由牢房的老大发起,其他犯人参与,参与的一般是能搬红石与黄石的犯人。张谦记下他们赌博的钱数,他发现,尽管胖丑子每次赌博偶尔会出现输钱的情况,但他每次赌完以后都有小则挣几两,大则挣十几两,最差的情况就是不输不赢,张谦就知道其中的猫腻。

      这日,清晨,牢房中十分的安静,还没有到搬石头和赌博的时间,犯人们都在睡觉,张谦也不例外,但耳中听有人道:“小兄弟,你的计划有几成把握了?”

      张谦睁开眼睛,看见九爷盘坐在自己身边闭目养神,他笑道:“九爷,这天刚亮,您不多睡一会儿?”

      九爷笑道:“我老了,觉不多。”

      张谦闻言一笑,随后道:“不瞒您说,已经有了三成。”

      九爷点了点头,道:“这才过去七日,你已经有了三成,不错不错。”

      这时,一个衙役走到了牢门前,喊道:“张谦,有人来看你了!”

      张谦和九爷对望一眼,九爷对他点了点头,示意他快去。张谦洗了把脸,振作了精神走出门去。这时,突然有人伸腿绊倒了他,张谦一个不注意跌倒在地,他转眼看去,只见胖丑子在旁边道:“新来的,小声点,吵死了,一会爷爷扒你的皮!”

      张谦不与他计较,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继续向外走去。

      张谦来到那间四角都点了油灯的房间之中,这时里边有一个男子已然站在里边等着他,那男子三络长须,一身劲装,眉宇间不怒自威,一副侠客风范。

      “大伯!”张谦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激动,冲到男子前边跪了下去,这是他失去父母后见到的第一个亲人,心中无比的感慨万千。

      “谦儿!”这便是张谦父亲的胞兄,张雄涛,他在柳南城做镖局生意,镖局在新朝主要城镇都有分局。他这些年原本也想接济张谦一家,但张谦父亲心中要强,拒绝了他的好意。人生在世,各自安好,互不打扰,便是最好的结局。

      “大伯,侄儿这次需要您救我一救!”张谦哭泣道。

      “好孩子,你先起来,慢慢说,天下没有过不去的坎。”张雄涛安慰道。

      于是张谦便将那晚去林家偷菜的事情说了一遍。张雄涛听完后,脸上十分复杂,心中感到惊讶,惶恐。惊讶的是张谦竟然在如此围追堵截下依旧活了下来,惶恐的是恐怕身后陷害他的人恐怕是一个大人物。随后他沉思半晌,面容坚定,道:“孩子,别怕,虽然我们也不是什么大家族,大人物,但是别人欺负到我们头上的时候,我们也不怕!你说吧,让大伯怎么帮你。”

      张谦大喜,随后道:“大伯,去找你的人没有帮我带话?”

      张雄涛道:“那是自然,你让我帮你查一下那个胖丑子的背景,这个有什么难。”原来那天张谦让那女子去找张雄涛之后,带话帮忙查询胖丑子的家族背景,以便让自己更好的实行自己的计划,另外还嘱咐张雄涛,来看自己时以朋友身份,不可以家人身份,若是以家人身份,就算是见过亲属,交代后事,便要被处斩了。

      张雄涛继续道:“那胖丑子的叔父,是桂安城的水军统领陈博达。他当时在这里的影花楼喝花酒,跟其他的客人起了争执,捅死了三个人,其中一个是桂安礼部卓里化的儿子。如果是杀了普通百姓就算了,但是这两个官都不小,都用自己手中的职权与官威对衙门施压,衙门为难,而且确实胖丑子杀了人是事实,只能先将胖丑子收押。”

      张谦闻言,笑道:“原来是狗咬狗?”

      张雄涛道:“没错,而且卓里化现在还在想尽办法要处斩胖丑子。”

      张谦听完仰天大笑,随后道:“有趣,有趣,那更好玩了。大伯,您身上的盘缠还有多少?”

      张雄涛笑道:“盘缠不用担心,我们在邕城有分局,而且我的门生也有分局。”

      “太好了,您这样,您今天带着一千两银子,找到邕城衙门的大衙役石崇岚,跟他说你是陈博达的护卫,奉统领之命,让那胖丑子管理整个石城。”张谦道。

      张雄涛愕然,道:“谦儿,你这唱的是哪出戏啊?”

      张谦冷笑,目光带着寒意,道:“铡丑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