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视频点赞多少钱一个

      大侠略一思忖,开口道:“还是机床刚度的问题,这台床子,不能连轴转,两个小时一根料,每根换一把刀,就没什么问题。”

      王传宗连连点头,似在估摸着自己的工期,正在这功夫,车间小门被一脚踹开,呼呼啦啦进来一批人。

      刘铭转头一看,却是潘胖子这根搅屎棍,正领着几个外宾参观车间,后面跟着四五个外贸执行部的人。

      “老王!”潘胖子当先打招呼道。刘铭离远看,他这硕大的脑袋歪戴着红色小安全帽,甚是滑稽。

      王传宗排开众人上前,“呦,这不是潘副总嘛,今天又有什么指示?”

      潘永富状似随意地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听说你接了个外贸公司的活儿?对,就你儿子呆的那个部。”

      “是有这个事儿。”王传宗脸色慢慢沉了下来,不动声色道。

      潘永富大大咧咧道:“喏,这两位外宾是专程从意大利飞过来的用户,他们想参观参观咱们车间的工件加工。”

      刘铭眉头一紧,有用户到厂访问,他这个主管业务部长竟不知情,看来这伙人并非普通的参观那么简单。

      潘永富这次踹四分厂的门,确实是有备而来。这两个外宾带着翻译自己摸上门来,门卫一看是外宾,直接就领到外贸小楼去了,潘永富跟对方带的翻译一对盘子,才闹明白原来是七部的客户,担心自己订购的部件出问题,便准备来暗访MFG的母公司,顺便考察机械厂的制造能力。

      其中一位外宾,专门搞技术出身,在外贸人员向其展示厂内最新式设备时,他立刻便发现了问题,明确告诉潘永富,厂里的设备根本没法加工这种杆件,并闹着要撤回订单。

      潘永富则打电话问了订单,是否已经下到生产车间开始生产,四分厂工艺答复则是已经开始投产了,潘永富瞪着牛蛋似的眼珠子转了三圈儿,立刻发现这是个绝好的机会,当即拍板,领着队伍直接杀奔四分厂。

      两位副总级领导正在眼神交锋之际,意大利老头已经走到刚才那台机器边上的废品框旁,2.4米的细杆件还是非常扎眼,更何况这里还杵了三根,摸了摸废件,又掏出随身携带的千分尺量了量,走到他的搭档身边一阵嘀咕。

      这时,一旁的女翻译上前打断了潘王两位领导的交锋道:“潘先生,正如我们刚才说的,你们公司的设备太老旧了,根本没有能力加工这种杆件,按照我们之前说的,还请尽快撤销合同!”

      潘永富眼睛斜瞟了瞟王传宗,状似可惜的道:“哎呀,这怎么搞的,不是说图纸都已经转化好了吗?出了这种事情,老王你得好好整顿整顿你们的工艺组啦,当然,我们外贸也有问题,合同都签了几十个了,1个多亿软妹币哪,没想到居然会出现这种纰漏,我会上报总厂,自请处分,事情搞得这么大,我看谁能兜得住?”

      刘铭双眉一松,心里大骂潘永富,为了整自己,他已经连里外都不分了。不过还好,身前这位大侠,刚把这问题给解决了。姓潘的早来一个小时,刘铭现在就得提前研究自己的退路了,饶是如此,他的鼻尖上也见了汗了。

      好险!

      果然,“哈哈哈!潘总,别那么悲观,总厂不会批准你的处分的。”王传宗大笑道。接着又对翻译道:“这位同志,麻烦你告诉这两个外宾,请他们放心,他们订购的备件,我们会保质保量地送到他们手上!”

      “什么?”潘永富惊讶地望着王传宗,看这老小子那股子得意劲儿,不像是装出来的。

      女翻译马上问道:“那请问这位先生,你们已经采购新的数控机床了吗?”

      “没有!”

      女翻译的脸马上沉了下来,她并没继续给意大利人继续翻译,而是快速地质问王传宗道:“那就是要骗人咯?你们这个工厂怎么能这样?咱们华夏人的脸都被你们这种企业丢到国外了!”

      女人的声音不大,却十分尖锐,具有穿透力,连三四米开外躲在人群里的刘铭都听的一清二楚,王传宗毕竟出身车间,身上那股粗犷性子立刻被激了出来,手指着对方,冷声道:“放屁!说话客气点,跟谁俩呢?要不是看你是个女的,你今天都出不了这个车间门!”

      王传宗那大嗓门陡然扩大,周围的工人听到后,马上都放下手头的工作,抄起趁手的“工具”,直接围了上来。

      潘胖子一见这阵势,嗓子眼儿也有些发干,两位意大利外宾,彻底懵了,这都什么情况?刚说几句话,就剑拔弩张地围上来上百个目光不善的工人。

      “你们要干什么?还有王法吗?我,我这就报警!”女翻译气急败坏的道。

      刘铭一看到这份儿上,自己不出面,怕是不能善了了。

      “这位先生你好。”刘铭挤了过去,用意大利语直接跟老头交流。

      这两个老头正不知所措时,发现旁边挤进来个年轻人,竟然也讲意语,登时像捞到了救生艇一般。

      “这位女士刚才跟我们的领导发生了一些小误会,请不要担心,请稍等片刻。”刘铭安抚对方后,赶紧走进圈里。

      王传宗盛怒之下,也没有注意周围的工人越聚越多,正喘着粗气大骂女翻译。

      “王叔!”

      “我都替你爸妈脸红……咦?小铭?”

      刘铭二话不说,立刻趴王传宗耳边喊道:“王叔,赶紧疏散工人,影响太恶劣了!”

      “艹!都看啥热闹,滚回工位干活去!”大喇叭一阵怒吼下,场地当中终于清净了。

      潘胖子站在原地嘬着牙花子,怎么哪都有这小子。

      刘铭见工人们散得差不多了,也不理潘永富,径自对两个意大利老头道:“第一,你们要的货,我们可以生产,就在这个车间里,就能生产。第二,这个女翻译,刚才侮辱我们车间工人,注意,是所有工人,我们刚才在对她进行谴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