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色片

      牛冲皱眉,任平安开口道:“我这里谢谢你好意的提醒。”

      他扭头对张启枢说话,“张掌柜没有事就回箭坊看着。对了,县大营的林统带允许我们每个月向大营提供两把刀,其他的兵器各一件。我们箭坊眼前只有打制弩弓与箭的许可,你明天随车过去,其他兵器许可弄出来,办利索了。有了这个我们以后向军方提供各种兵器就是合法的,任何人挑不出来毛病。这份许可以商行名义去办,你先去县衙,办个商行执照,应该办的很快,办完后你去县大营,一天的时间应该能办妥。记住,商行以平安为名,但与箭坊无关。”

      张启枢问了句,“要不要找锻造师?”

      打造兵器不是件轻易的事,得有锻造师坐阵不会有人认可。

      任平安回身拿出一把高炭钢钢刀,道:“先不用。商行我直接管,除了弓箭,其他的不经箭坊,也不会走箭坊的帐。明天去县大营,你把这把刀送给林凉统带大人,办好了兵器全类别许可不用多说,直接回来。”

      “那,我知道了,我告退。”

      管家随着张启枢离去,屋里面只剩下任平安和牛冲,牛冲道:“这个人很可恶,阴阳怪气的。”

      任平安问道:“他武铸几层,有没有天生神海星文?”

      “琥铸四层,想冲击五层大关,准备了好几年。天生神海星文是剑。”

      任平安闭了一会眼,才对牛冲道:“准备一下,入夜后,你去把他引到后院来,让他手持兵器,我来狙杀,这样是别人的人,留不得了。”

      牛冲惊讶,“东家怎么知道他是别人的人?”

      任平安淡淡的说道:“《钦天功》我已经修炼成功,虽然实力不济,但看人还是没有问题。我们被别人围杀一次就够了,我不希望再发生一次。”

      牛冲大喜,“这是喜事,这样,东家就能准确的定位自己的神海,很快就能衍化天生神海星文了。”

      “不着急,慢慢来。这件事你自己知道就行了,不要与第三人讲。我一天表现的无能,他们就一天放心,不会着急除掉我。都低调了那么些年,我不介意再低调几年。你俯耳过来。”

      片刻后,牛冲离去。任平安转头研究管家买回来的伤药,这个时候,他可不敢拿去给人用,谁知道管家有没有在伤药上动手脚。

      不动不管事事事平安,一动一管事处处漏风灌雨。先是箭坊里那个老人不服,让他想起原主一些记忆,奇怪的是原主对娘舅家那些没有见过面的人都有必杀之心,对一直就近的老人却很包容,居然还觉得老人很有气慨,敢说敢做。真是小孩子的性格,成人的世界,敌人就是敌人,越有气慨,越有风骨越要早早杀掉,不杀,留着过年只会留成大患。

      随后发现管家是个二五仔,这个二五仔在前身的心里很贴心,敢谏言,要是身边多几个这样的人,报仇有望。

      我呸!前身脑子不但有坑,还存着一脑袋的水。任平安幸运非常,还好是现在穿越过来,若是晚了点,前身被人撺掇着做些事,不可收拾,自己穿越过来,什么实力都没有,只能逃命了。怕的是,那个时候,敌人给不给自己逃命的机会。

      所有的伤药都分解了,低等,中等,高等,每瓶伤药都有单独的成份数据,只是这些成份哪些是有用的,任平安不熟药理,根本不清楚,更何况他还怀疑管家在伤药上动手脚。他又把治疗外伤的药材一一分解掉,找到与伤药对应的成份,并形成物品数据,以备以后使用。

      明天从县衙回来,得顺道去买一些伤药回来,重新分解成数据,自己再调整成份数据,合成伤药,找一些小动物做药理实验。

      入夜不久,牛冲走出后院,任平安把油灯挑高,取出TAC15狙击弩,支在窗前的桌子上,俯下身,透过热成像瞄准镜瞄向中院通向后院的过道。

      没有让他等多久,热成像瞄准镜里呈现出两团人形一前一后的走进过道中。

      “东家就是屋子里,东家相信你说的话,才让你我一起去做掉……”牛冲突然踉跄了一下,身形朝前一扑,矮了下去。

      “牛护卫,你小心。”

      在任平安的瞄准镜头一个光团朝地上趴去,一个光团伸手欲拉住倒下的人。任平安果断的扣下扳机,钢箭透过窗纸,一下子射中光团头部。

      趴在地上的人猛然起来,抽出刀对着倒下的光团连砍数刀,大声斥吼,“来人啊,管家敬伟鸿要谋杀东家。”

      任平安从屋里跑出来,三两步跑到牛冲的身边,快速的把地上的尸块收到球上全部扔进分解池里。

      院子里乱了起来,牛冲抓起地上那块把他绊了一下的砖随手扔到隔壁的房屋上,瓦碎的声音响起,牛冲大喊,“敬伟鸿,哪里跑?”说着就蹿上了房屋,挣破伤口,衣服染血。

      任平安跑到院子里,急切道:“牛冲,不要追,保护我,敬伟鸿肯定有同伙想杀了我。”

      牛冲站在屋顶上冷哼一声,似是表达不满,但也知道轻重,一纵身从屋顶上跳下来,嚷道:“明天我去找他,趁我受伤突然对东家出手,这样的二五仔逮住了,我活剐了他。”

      院内的仆人衣服不整的冲进后院,只看到任平安面色潮红,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

      任平安不去看这些仆人,只对牛冲道:“这里交给你,我不舒服,睡觉了。”

      牛冲手持染血的钢刀,盯着院子中的仆人们,声音冰冷,“东家放心休息,有我在,不会让别有用心的人得逞。诸位,随我去搜敬伟鸿的住处。”

      “啪”!一个毛笔把窗纸砸破,落在众人面前,“我任平安竟然养了一头白眼狼!”

      任平安的声音愤怒非常。

      牛冲忙对有些慌了神的仆人们道:“跟我走。”打先走进过道内。

      那些仆人本来就慌了神,又被任平安一吼,更加的不知所措,这会有机会离开负气压的后院,一个个手脚麻利的跟上,虽然过道上有些湿,有些血腥味,但也没有人去管了。

      此时的任平安在野外的那种感觉又出现了,浑身滚烫,他在地上坐下,运转功法,引导其中一部份他称为功力的能量在体内运转,精力集中不理外面的事情。

      由于熟悉了,十多个呼吸之后,任平安起身,眼里闪过失望之色,铸武四层能分解出的功力只有这么一点吗?连个铸武三层都还差了一小截,这也太差了吧!

      任平安家里发生了刺杀,管家是二五仔,刺杀任平安失败逃跑了。小县城里有一点事发生,消息传递的比马跑的还要快,一大早,吃顿饭的功夫,几乎所有上街的人都知道了。

      任平安的马车驶出大门,赶车的是一身血衣的牛冲,他们应约前去县衙面见县老爷回话。

      任平安离开家没有多久,两辆拉货的牛车先后到达县大营,从废兵器库里拉了两车破烂慢慢的拉回任平安的家中。

      张启枢也从平安箭坊起身,去县衙找人办事。一张商行执照办下来很容易,大堂里东家与县尊对答,旁边的办事房,张启枢与负责商事的老吏员谈笑一番后,笑着走出,袖子里收着商行的执照,有这份执执照,除了盐铁兵器这类需要特许的商品不能经营外,天下所有的商品只有东家任平安愿意都可以买卖。

      上阳郡虽说铁矿可以当土特产,但属于官办官管,没有许可私人不许参与。平安箭坊能买进铁锭,也是有许可的,没有许可,除非箭坊搜集废铁旧钢熔铸一炉后拿来自用,否则,很难从外面买进品质良好的铁锭来。

      县衙大堂,没有太多紧张的气氛,背主之人无论到哪里都不会被人喜欢。县尊虽说才来苍平县两年时间,但对县里的事情清楚的狠,哪家高门大户都有不能见人的阴私,主杀仆,仆背主只是小事,不能见天的脏事更多。

      县尊关心一下昨夜发生的事情,任平安简略的说了,最后说道:“宅家不宁,是我年岁小,不懂治家,以后会用心,仔细甑别身边跟随,小心用人。”

      县尊闻言颇有感触,“一家想要兴旺发达,在于用人;一国更是如此!用人不贤,遗祸无穷。你的事我已经知晓了,按照契约退了你的工钱,你不可再寻他生事。”

      任平安拱手,“我只要个公道,其他的没有想过,也不敢想。顺世之民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事,各安其职才是为民的本份,这点我一直都是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

      县尊最后总结,“此案已了,你且回去,下午就会有人把工钱双倍送到你的手上。”

      “别过县尊!县尊清明!”

      任平安与牛冲出了大堂,却被一个年轻人拦住,“平安,你随我来,我有话和你说。”

      任平安站住了,冷冷的看着对方,“你是谁啊?大呼小叫的直呼我的名字,礼貌呢?”

      年轻人气恼万分,脖子上浮起青筋,“我是谁,我是你大哥。”

      任平安问道:“我爹挣下的盖下的房好不好住?我爹挣下的钱好不好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