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苹果下载最新版本

      传说,逝者踏入轮回之前,对于阳世的那股眷恋会变得越发浓厚。

      这时候,逝者会竭尽全力抓住每一丝每一毫的机会,汲取阳世的气息,企图留在人世间。

      抬棺人在送逝者最后一路时离逝者最近,最容易被逝者汲取到那一丝生人气息。

      专门的抬棺匠上有祖师庇护下有祖宗遮挡,本身八字又够硬,就算被逝者汲取到一丝生人气息,大多数逝者也很难凭借这丝气息跳出来祸害人。

      当然了,一般人家办白事,很少会请抬棺匠,多数都是请本村人外姓近邻中的壮汉帮忙抬棺。

      可这,怎么也不该找到王诩头上才对啊?

      他来三河镇才几天,真正面熟的也就面前的房东老吕。

      其他人他根本不认识啊?

      人老成精,似乎是看出了王诩心中的疑惑,房东吕大爷道出会来请他的原因:“小王,自从种地养不活一大家子以后,我们镇上外出打工的人越来越多了。”

      “只要能动弹,很多人那怕已经六十来岁了,也染了头发上工地挣钱去了。

      现如今,镇上剩下的都是些我这样的老弱病残,平常不年不节的时候,有两把子力气的汉子都凑不齐两桌麻将。”

      “放心,这重不白抬,我堂兄家里备了烟酒和白包,绝不会让你吃亏。”

      王诩本想回绝老吕,他王某人又不缺钱财,可看着吕大爷脸上那期盼的神情,他想了想,最终点头答应了下来。

      “吕叔,容我回家换身衣服,稍后我就跟你去。”既然决定出把力气帮衬一下,王诩没有磨磨唧唧。

      回到屋里批了一件黑色外套就跟着老吕往他堂兄家去了。

      老吕和他堂兄住的地方离王诩租住的院子并不远。

      刚穿过两条街,王诩就看到不远处一间两进院子门前,正在搭建简易的灵堂。

      灵堂的外架是用黑色的塑料布搭建的,支撑灵堂的钢管上扎着白色的塑料花。

      正门口的上方挂着一张白底黑字的‘奠’字旗,左右俩侧挂着一副挽联。

      上联:‘陇上犹留劳迹,一生俭朴留典范’。

      下联:‘堂前共仰遗容,半世勤芝传嘉风’。

      穿过尚未搭好的灵堂,王诩跟在老吕身后走进了两进院子。

      第一进中间开间的堂屋里,王诩见到了自己的实际上的‘雇主’。

      老吕的堂兄,正躺在一张临时拆下来的门板上,等着他这个抬棺上搭把手,送他进冰棺,助他移步至灵堂。

      “小王,这几位和你一样,都是抬重的八仙。”将王诩带进堂屋后,老吕指着围在门板旁边的几个壮汉替王诩介绍了一下。

      “诸位八仙,这为是我新来的房客小王,棒小伙子仗义,帮了我们老吕家这个忙。

      日后大家友山水相逢时,还望大家看在我老吕家的面子上,照拂棒小伙子一二。”

      老吕说话敞亮,围在门板旁边的七个抬棺人答应的也利索,纷纷开口和王诩打了个招呼。

      见由异姓邻居组成的抬棺人认可了王诩的加入,老吕笑着朝一旁两眼通红的中年人招了招手。

      接到老吕的信号后,中年人快步凑到近前:“四叔,今天的事多谢你帮衬了。”

      说话之间,眼睛泛红的中年从兜里掏出一个红包、一包百十块钱的九五、一块白手帕、一双摩擦系数较大麻布手套。

      “王先生,家父的最后一程就麻烦你和各位八仙了,还请你们帮家父安稳的走最后一程。”

      话说完,老吕的堂侄子就把手中的抬棺人四件套递给了王诩。

      伸手接过抬棺四件套,王诩郎声应下了他的请托:“还请节哀,我会和诸位师傅齐心协力送老人家最后一程的。”

      装好红包和烟,王诩套上手套走到了门板前方:“诸位年岁都比我大经验比我丰富,接下来是个什么章程还请告知一下。”

      王诩没有打肿脸充胖子,主动看向门板旁七人中的头。

      见王诩主动服软,把主导权重新还到自己手中,抬棺人的头,俗名陈老九的抬棺人笑着朝王诩点了点头,算是真正接纳了王诩这个外来户。

      “各位,一面两个人,让我们搭把手送吕阜老人最后一程。”

      人到齐以后,抬棺人陈老九当即吩咐起来。

      八人合力,没费什么事就将雇主吕阜从门板上移至同样被架在板凳上的冰棺里。

      说起来也是巧,王诩等人才将吕阜移至冰棺里,在外面搭建灵堂的人就进来通知说:灵堂已经搭建好了。

      灵堂搭建好了?

      听到这个消息以后,都不用领头的陈老九发号施令,告诉大家接下来该怎么做?

      连同王诩在内的七个人,主动的站到冰棺底座的把手旁,等待着陈老九发号施令。

      冰棺是什么,应该用不着我来给大家科普吧?

      上了年纪的吕阜并不重,可加上冰棺的分量以后,除了王诩以外的其他人明显有些吃力了。

      没准备在这个小葬礼上显得自己有多与众不同的王诩,并没有贸然发力,以一己之力抗下整个冰棺的重量。

      而是老老实实的承担了属于自己的那份重量,至多在前后左右力气不支的时候,暗地里出点力气帮衬一下。

      二进小院的第一进堂屋,离门外的灵堂没几步远,冰棺才被抬起来没几秒,就又稳稳当当的落了下去。

      至此,一间供人瞻仰逝者面容的灵堂算是齐活了。

      临时搭建的灵堂不算大,靠近二进小院的后半段放置着冰棺。

      冰棺前面是一张供桌,桌子上面放着吕阜老人生前就留下来的遗像跟一些果蔬祭品。

      两根猩红的红油蜡烛照耀下,不大的灵堂瞬间亮堂了不少。

      按照金陵左近县城的规矩,抬棺人不可轻离‘雇主’左右,以防野猫野狗打扰到雇主的安宁。

      所以,主家在冰棺落下以后立马拖来了两张麻将桌,供王诩八人使用。

      不好这一口的王诩挥手谢绝了主家的好意。

      可他不好这一口,并不代表余下的几个抬棺人不好这一口。

      没用片刻,冰棺旁的两张麻将桌就坐满了。

      笑着看了两场牌局后,王诩便抽了一条凳子坐到了冰棺附近闭目养神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