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头像女王

      “我们没听错是吗?”

      终于有一个没忍住嘀咕的问出声,“傅梨堂堂傅家千金,还有自己的公司,还需要追随叶蓁?”

      叶蓁什么人?

      说得好听点叫无业有名,说得难听点,就是丧家之犬,都沦落到去给傅梨跳舞的份了,有什么值得她追随的!

      这一嘀咕嘀咕出全场所有人的心声出来,然而,主持人拍卖的声音重新响了起来,压下了这细碎的吐槽声,“四千五百万第一次!”

      这四千五百万,是顾云夕喊停前,叶蓁举牌出的价,等顾云夕从巨大的震惊中反应过来的时候,主持人已经开始喊第二次了。

      “四千五百万第二次…——”

      “五千万!”

      开什么玩笑,刚装完逼,就想来抢她的东西,贝瑞卡是她偶像,可以说,她从小就想要成为贝瑞卡那样的天才,小小年纪能一画闻名天下,这圈子里的,男男女女,一个个的,不是在自家公司某个职位就是自己开公司,弄得自己是个经商天才似的,非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证明虎父无犬子,虎父无犬女,可事实呢?

      有几个能像时景谦一样,将自己的名字推到家族排行榜上第一名,让众人把自己的父亲冠上时景谦的父亲的,既然做不到,她顾云夕就另辟蹊径,一女孩子整天在商圈里打滚,像什么样。

      女孩子就要做个有才华的公主,所以,她骨子里就看不起傅梨那样玩商业的女人,就更不用说叶蓁那样的女人了,而是想成为一名跟瑞贝卡一样有名望的文艺女孩,让全世界都记住她,所以她有自己的画室。

      她此行最大的目标就是把瑞贝卡的画拍下来,挂在自己的工作室,告诉整个圈子里的那些名媛,她才是真正的有才华的千金。

      “五千五百万!”

      “六千万!”

      谁怕谁!

      她才不相信主持人的鬼话,倒是想看看叶蓁有多少钱能拿出来跟她叫价!

      “六千五百万!”

      呵!

      “七千万!”

      市场估值一个亿左右,这幅画,现在还没到市场估值,今天哥哥给了她两个亿,还早着呢!

      “七万五百万!”

      叶蓁不慌不忙的举了下牌,然后转身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身后的人,点点头,给了一个你继续的嚣张眼神,那姿态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要跟她耗到底了!

      “八千万!”

      顾云夕被她那嚣张的眼神看得脸都黑了。

      “八千五百万!”

      他妈的,每次五百五百的加,有本事直接加到一个亿啊,让她那么点儿交的保证金直接原地报废算了,顾云夕气得牙痒痒。

      全场没有一个人跟他们抢,都在看戏,两美相争,必有一输。

      一个小小的叶蓁,小叶家都看不起,也配跟她这个顾家的掌声明珠争,她顾云夕何时这么窝囊过?

      “一亿!”

      举完牌,顾云夕目光凌冽的看向叶蓁,她已经直接把价格拉到了最顶峰,她那一个亿的保证金不管是谁给她垫付的,再喊都已经不够了,况且,已经到了市场价了!

      她就不相信,她会有闲钱做亏本的生意,然而……

      就在所有人都和顾云夕一样,觉得叶蓁的出手已经到达顶峰的时候,不再会有动作,而是等着主持人喊一亿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敲定的时候,首席贵宾席上女人纤细手上的那张牌又举了起来了。

      “一亿五千万!”

      顾云夕:“……”

      what?!

      “你……你说多少?”

      不是只能用震惊来形容了,而是直接震傻掉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再说一遍!”

      “再说三遍也是一亿五千万!”

      叶蓁眉目染笑,举在手中的牌轻轻的晃了晃,“不相信我说的话,我们可以去验资,证明我卡上有钱!”

      “验你妈!”

      这下,顾云夕气得大庭广众之下爆了粗口,“一亿六千万!”

      “一亿九千九百万九十九万!”

      叶蓁承认,她就是故意的,故意这么刺激她,连一千一千的跟她加,她都没有了耐心,直接名目张大的挑衅,“如果没有加价的话,这幅《星星不坠落》是我的了!”

      “我相信超出市场价这么多,各位也……”

      “两亿!”

      叶蓁挑衅的话,如同她所期待的那样,没说完就被顾云夕给打断了,成功登顶两亿。

      “怎么样,还加吗?”

      都喊到一亿九千九百万九十九万了,她就送她一程,让她买啊,她倒是想看看她能加到多少出来,“喊呀,喊两亿五千万啊,你不是喜欢五千万不千万的加吗?”

      “现在不喜欢了!”

      相对于她的气急败坏,叶蓁只是稳稳的笑了笑,“有钱还是顾小姐有钱,这么豪横!”

      顾云夕:“……”

      隐隐的,她感觉有些不对……

      “两亿第一次!”

      “两亿第二次!”

      “两亿第三次!”

      “成交!”

      “恭喜顾小姐,拍得我们天才少年瑞贝卡的《星星不坠落》,恭喜恭喜,同时我们向叶小姐表示遗憾!”

      闻声,叶蓁礼貌点头回应主持人转头看向顾云夕,一字一句的开口道,“恭喜顾小姐拍得《星星不坠落》,而我只好自己再画一副挂挂了!”

      顾云夕:“……”

      全场哄堂大笑,顿时了然了,被她那句自己画一幅挂挂给逗得忘记计较那个再字了!

      “这个叶蓁还真是狠啊,把顾云夕当猴耍呢!”

      “白白坑了她一个亿啊,这是什么深仇大恨啊!”

      “夺夫之恨吧,哈哈哈哈,这戏看得真爽!”

      “这顾云夕也是被气着了,这么明显的坑,也往里面跳!”

      “就是,这顾云夕摆明是没钱的,要换我,叫到一个亿,直接喊停,让她那一个亿的保证金不管是谁借的,都套在这里,拿不走!”

      “就是就是!”

      然而,让这些人的刮目相看的是,压轴作品上的时候,这些人的脸统统都被打肿了!

      “最后一件拍品,是来自前十六世纪西方比亚蒂皇室王后,一支凤钗,据说是有着珠宝打造历史的蓝家给打造的,手艺精湛,设计独特,有十八玫顶级切割的钻石,超越VVVS的净度,金簪碧玉,价值连城,起拍价一亿!”

      “一亿一千万!”

      举牌的人在看到叶蓁的时候喊价都开始小心翼翼。

      这枚凤钗,他是想要,但是看到顾云夕那么被叶蓁放血,他有点不敢叫。

      谁知道这个叶蓁会出什么招,他开始相信主持人说的话,傅梨追随叶蓁做慈善。

      所以,她会让他们出点血做慈善,而他不舍得被大放血啊!

      一副油画拍出两个亿,这一凤钗,本身价值就在,再加上收藏价值,还不来个十几二十几亿啊,他可没这么多钱!

      而其他人,基本也是这个想法,被叶蓁坑顾云夕的套路给吓到了。

      “一亿两千万!”

      “一亿三千万!”

      “一亿四千万!”

      “一亿五千万!”

      徘徊得这么好的东西,价格都喊不下去,别说叶蓁了,就连主持人都着急了,这枚带有西方历史的凤钗,市场价格,至少八亿打底!

      光稀有不再生宝石卖卖都有几个亿,况且还有精湛的手工设计,关于蓝家珠宝工艺的研究,文化研究……

      “一亿六千万!”

      “两亿!”

      叶蓁实在是没忍住,然而,下面就是鸦雀无声,原本还一千万一千万加的人,突然不吭声了,一个举牌的都没有,集体被叶蓁给吓到了!

      “两亿第一次,两亿第二次,两亿第三次!”

      依旧没人理,就像是害怕自己再喊就会被坑似的,直到主持人最后成交两个字响起的时候,所有人才直接原地脑溢血了!

      “恭喜叶蓁小姐!”

      顾云夕:“……”

      参与竞拍举牌的:“……”

      下一秒……

      “噗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