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被按摩到潮喷中文字幕

      太平真人严仲,大衍峰之主。谋算无双,一手天机术算得天下苍生。让吴奇柳忌讳的是,所谓的天机术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毕竟这种术法,要学的起步基础就是出窍。单单只是从名字上来看,天机术三个字多少有一些神神叨叨的意思,吴奇柳也就存了一些忌讳的心思。

      但是正如封坚所说的,确实没有比严仲更好的选择了。白凌封山,吴奇柳不知道背后是不是整个天心门的意志,只是从几位弟子来了又走这个事情上来看,天心门大体的意思还是先封着再看。正因为如此,天心门内部必然不是铁板一块。天心门内部若是铁板一块,怎么拖了两个月了,事都该有一个结果。也正因为如此,只有从那些眼红既得利益者的人身上找机会,才会有破局的可能。

      原先吴奇柳所考虑的,是利用封远这位首座大弟子在天心门的影响力,进而影响那些没有修习到他所传功法之人,也就是那一批看到了利益却还没有获得利益的人的态度,但封远的影响力,如何能和严仲比?

      封远的影响,是通过侧面,而严仲则是直接决定性的影响;便是付士奇,也要对他保持足够的尊敬。

      “你和封远的纠葛,我已经了解了。先前你有所犹豫,大概是怕这一去天心门,便没了自由。诸多人事算计之下,从此自己就变成一个和封远处处斗气的弟子?”吴奇柳善解人意道。

      “并非只是如此。我这么些年其实早就有机会上天心门去和封远斗上一斗,便是修为不如他,但是他的伪善加上愚蠢,就会有诸多可以操作的空间。我其实最顾忌的,还是去了天心门之后,对我个人心态上的影响。”封坚说出他的顾忌,却不仅仅是和封远有关。

      “我这么些年作为一个散修见到的天心门弟子,看似正道,实则伪善。争夺资源也好,为人处事也罢,总是要站在一个道德的制高点。若是一个两个也就算了,但是大多都是如此,便让我有一些怀疑天心门的风气了。在这种地方待得长久了,我怕我本心也会随之变化。”封坚继续说到。

      他的言语多少是有一些道理,但是却太片面了。封坚对天心门的第一印象来自于封远,自然是谈不上好的。再加上他为了和封远有所区别,封坚这些年行事有些太过刻意“正道”。

      “你所见所思,我无法也不需替天心门去辩解,但我想说的是,天心门之所以成为正道第一大派,是有他的原因。”

      吴奇柳循循善诱:“现在我问你,你觉得天心门立派的根本是什么?”

      “立派的根本?”封坚很快得出答案:“仙法。”

      “是的,一个门派立派的根本就是它的法。天心门有仙法,自然可以依着仙法去挑选人才,从而逐步发展起来。那我再问你,天心门为什么会是正道?”吴奇柳继续问到。

      “因为从前的天心门弟子做了许多好事。”封坚回答还加上了从前二字,说明他只是不满而今的天心门而已。

      “那他们为什么要做好事?”吴奇柳再次发问。

      “因为他们是好人。”封坚很简单的下了一个定义。

      “若是你这么想,就错了。我可以告诉你,天心门一直会出好人,而且那些修为最好的弟子,都会是好人。原因,我先前给你们讲过了,你仔细想想是不是?”一个好的老师,不能光给出答案,有时候还要顺势引导学生自己思考。

      “是因为功法?”封坚虽然笨了一些,但那也要看和谁比。举一反三做不了,但是学一会一还是能领悟的。

      “对的,天心门立派《天心鉴》,每一句都是要做好人,行好事,因此一个坏人是学不好这个功法的;相反的,学了这个功法,便会促使他行好事。不然,心念不通,轻则修炼缓慢,重则道消身死。好人会和好人做朋友,收好人做徒弟,久而久之,天心门就成了正道门派。例如左丘,也是一样的道理。他们修炼需要人血,灵魂,自然也就成了魔道。”吴奇柳总结到,最后引申出自己想要表达的观念:“你在金丹期接触到的弟子,又如何可能是天心门嫡传的弟子?故此,这些人,良莠不齐是正常的。但又因为身处正道第一大派,不得不行正道而已。但等你修为提升上去,所遇见的天心门弟子,就会越发的正道起来。例如这些天以来,白白的表现,你又觉得如何?再更进一步说,便是白凌封了山,他至今为止所表现出来的,又何尝不符合正道第一大派的名声地位?”吴奇柳举出两个近期封坚就接触过的人,作为自己观念的佐证。

      “我说这些并非是要你去接受我的观念,也不是说要你就此愿意帮我,而是希望你不要被一时的仇恨蒙蔽了双眼;你厌恶天心门大多数人,仇恨封远,这些都没有关系,但你要明白,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而天心门这个林子太大,大得你我难以想象。当你能弄清楚这些之后,你的本心会更坚定。”

      他终究是一个良善的人民教师。

      封坚自父亲去后,很久没有感受过一个人如此无私的教诲,十分感性的他,忍不住的道谢:“多谢吴师如此细心教诲。我要去天心门看看,这个大得难以想象的林子里有什么!”

      “不妥,你去了天心门,按照你说的,岂不是会暴露你和严仲的关系,让封远以后有所顾忌?”吴奇柳心善,总是在为他人考虑。

      “多谢吴师关心,但是我觉得那位太平真人,并不一定会暴露自己。封远在天心门有一个年岁稍小一些的劲敌,名叫裴中飞,他正是太平真人弟子。封远若是前来,我想这位裴中飞自然也会前来。到时候,我便可借由他的名头行事。”封坚这种人,一个事认定了,就会去做,而且一定是要做得好的。

      历经逆境多了,人就会坚韧起来。

      他原先有所犹豫,但也并非不愿,和吴奇柳吐露心事之后,又觉得吴奇柳为人坦诚,本就存着欠了恩情要还的心思。

      吴奇柳道:“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也只能说要小心行事。”说完又从身上掏出一个东西:“你且将这个东西带上,到了天心门,你再输入灵力激活此物。”

      又掏出另外一个小一些的物体:“见了裴中飞之后,将此物交给对方,让他交给严仲,待严仲拿到之后,让他将灵气输入此物。”

      封坚不解:“谨遵吴师吩咐。只是我有一些不理解,此二物是做什么用的?”

      “我一时半会儿也不好给你解释清楚,第一个这个大一些的,我叫他做节点,叫做基站也可以;第二个,我一时半会也不好确定,到底叫他电脑还是手机比较合适?”

      “节点?基站?电脑?手机?”封坚一头雾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