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哪里下载破解版

      既是生活事,拿于朝堂说,便会有争论。

      有些个小声反对:“这成何体统,不是坏了规矩,怕是要寒了其他武卒的心?”

      “没那么严重吧?”

      ...

      “荀卿,你怎么看?”杞王点名荀将军,他自是知道荀士东与赵文礼也是极好的关系。

      荀士东身上穿着将士的衣服,走起路来,发出听听嘡嘡的声响,花白了的头发是他丰富阅历的象征。

      向来驰骋疆场的他,因今儿是在朝堂,为人臣子,礼貌至极,先是拱手,后鞠了个躬说道:“回禀主君,臣以为主君如此想法甚妙。庆荣这孩子是微臣看着长大的,他向来懂事,是个可造之材,众同僚也可以给他个机会,尚且一试。更何况,主君也不是马上就入了他,还是要他参选第三局的。最后能入选与否,还是要看他的实力如何。”

      听得这位老将军这么一说,好似是这么一个道理,众臣都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杞王看着好似没有反对的声音,于是说道:“这说到这武卒的比试,孤王也是好生兴趣。孤王此前参与怕是十几年前了吧?”那时是第一次举办这种选举,刘进也是参赛的,而如今却已物是人非,山长水阔。“若不然,孤王也去观赛,顺便看看我们的武卒侍卫们都是如何战胜夺魁的。”

      “吾王万岁圣安。”既是金口玉言,众臣俯首行礼道。

      ----------------

      三日时限已到。

      辰时,已是日头高照,清风徐徐。观渚城的大街都因今日的武卒比试格外热闹。

      叫卖的小贩,也想跟着去赛场,听说在赛场上能一睹杞王风采;听说赛场上也是很多人观赛,若是能多卖些东西,那这月的收入就可观了。

      因是杞王亲临,张孝天等人早已张罗着把场地布置好了,只是没有想到,这杞王果然偏爱思景贵妃,竟还带了贵妃娘娘来观看这最后一场比试。

      戚风作为总监事,自是大话不敢再说,大气不敢喘息。“看看,都人都到齐了没有,按着第二局的分组,先排好,我们清点一下人数。”激动的话都说错了,戚风吐着舌头心想:本就央着老大今日主持的,可他偏是不要,说还有其他事务在身。

      倪舞和风姗也在人群中,这是倪华的决赛,他们自是要来捧场的,看着倪华清瘦的背影,风姗心想回去多给他烧些补药,多补补才是。

      迟林一句:“主君驾到!贵妃娘娘驾到。”杞王与思景来了,众人行跪拜礼,“主君圣安,贵妃娘娘金安。”

      杞王在这带了遮阳的主座坐定后,伸手一掂,“平礼。”

      思景坐在杞王右侧凤椅上,一身金黄的华服衣裙撒在膝盖上,极美艳。

      众大臣依次落座,张孝天站在齐烁身侧。

      “哇,这位贵妃娘娘好生漂亮!”

      “是啊,不然怎么能这么多年深受主君恩宠。”

      “这平日里出行都是戴着面纱的,今日若不是这比赛场子对外敞开,你们哪有这个荣幸见上一面?”

      “原来如此。你们?呵呵,说的好像你能经常来一样。”

      “那是,我家姥姥姥爷世代都在这里打扫。我父亲母亲也时常见过。”那人自豪地说着。

      “切..”众人都表示不屑,本以为他还是什么名门望族之后。

      “真的,我说真的。”

      “好好好,看比赛,看比赛,我们看比赛。”

      台上戚风继续说道:“各位,各位,安静点,我们比赛现在开始了。”戚风有些紧张,拿着纸翻来翻去,上一句和下一句接不太上。“那么,那么...”

      齐烁对着张孝天招了招手,小声厉声说道:“你怎么安排的!小风这什么表现,尽给我丢人,还不上去替一下!”齐烁恶狠狠地白了张孝天一眼。

      张孝天先是俯身听完了他的话,应了一声,立马上前,拱手说道:“主君,小风这几日有些劳累,精神上有些不济,还请主君准许小人代劳。”

      杞王上下打量了一下张孝天,有些面熟,自是平日宫内巡视也是他安排妥当的,点了点头默许,继而又端起杯子喝茶。

      迟林尖着嗓子说道:“戚衙官,你且先退下休息吧,比试尚且还得抓紧时间,还请现由张衙官代劳吧。”

      戚风用袖子抚了抚额头的汗,拱手说道:“小..小人有罪,还..请主君责罚。”

      迟林一听,转头看下主君作何反应。

      杞王咳咳两声,对着迟林挥挥手,示意让戚风赶紧退下,莫要再节外生枝。

      迟林又挺直了身子,对着戚风说道:“主君仁慈,不罚你,且赶紧下去,莫要再多说了。”

      “是,多谢主君。”戚风此时真是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确仍然觉得台上有人在恶狠狠地瞪着他,不是别人,真是齐烁。

      果然,邱忠县在一旁嘲笑道:“齐大人,您这手下不行阿,一见大场面就哆嗦了。”

      齐烁应也不应他。

      戚风一下台就被戚雨无情的嘲讽了,“先前不是很能,怎么这会儿焉了,不知道谁在上一局各种人生经验阅历说给他们听。”哈哈哈哈哈。

      戚风只说了一句,“我先走了。”

      “哎,别呀,我开玩笑的,这比赛就要开始了。”

      “不了,谢谢,小爷我不看了。”众目睽睽之下,说话还结巴,真是羞死人了。

      张孝天上台后,多当了几年衙役,自是稳重一些,“上一局我们戚监事早就说过了。我们先来通报上一局的十一名淘汰者张一雨、李二牛、谢小三...武宇。”张孝天顿了顿,“以上十名均在上一局淘汰,还有一名是品行问题淘汰的,那就是柯涛,上一局有明显的搞小团体的恶劣行为,这是我们武卒一行及为不齿的。”

      柯涛听了气极,无奈是杞王也在场,万不能冒着杀头的风险闹起来的。

      张孝天继续说道:“由于我们主君仁爱,给第二局每位淘汰者献上一份小礼物,确保各位年年都能保持着这种为国效力的心情。你们依次去那位戚衙官那里领取。”张孝天指了指戚雨。

      杞王正喝着茶,听到之后,一挑眉,有意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