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号APNS-035母亲强制让女儿与他人发生关系(上)666wgg666

      又是一年开学季。

      恒通明星学校的李兰老师,怎么也不敢想象,今年报名学校的少男少女会有这么多。

      办公室的窗沿口,皱眉望着缴费处排起的拐弯长龙,她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提醒这些脑袋一热,就想着一夜成名的孩子。

      也不知什么时候,明星这个不知算是褒义还是贬义的词,时常被媒体所提及。

      镁光灯下的明星永远是光鲜亮丽,出现街头的明星万人追捧,这一切的出现,使得国内很多年轻人开始憧憬成名之路。

      可她这个老师最为清楚,就算这些孩子在学校老老实实的待满四年,能出头的也是寥寥无几。

      每当身在课堂,她总是提醒自己的学生,天赋固然重要,但勤奋才是重点。

      可她明白,这也就是身为老师的安慰之语。

      “唉”不自觉的叹了声气,可能是年纪越加大的关系,她瞧见一些衣着不算华贵的孩子花这么多钱,学些日后可能用不到的东西,总觉得有些心疼。

      想着还有三年就到退休年龄,到时候眼不见心不烦,她算是好受了点。

      “咚咚”

      她转头道:“门没锁。”

      两只手拧着礼物的甘韬,推开门,笑嘻嘻的巴巴道:“我的妈呀,老师,今年学校咋招这么多人,可把我给挤的够呛。”

      “咦,还真是个稀客,不过也算是个贵客!”

      李兰望着一身白色体恤短袖的他调侃道。

      “得,您这是说我来的少了,以后一定常来。”

      恒通毕业以后,他中途就来过两次,确实有点少。但逢年过节的时候,都会给李兰等老师,和认识的几位圈内长辈打电话问候几句,所以也算不上陌生。

      瞧着他将两手的礼物摆在办公桌上,李兰佯怒道:“怎么又带东西,国家现在明文规定不允许大吃大喝和无故送礼,你不清楚?”

      他翘眉道:“要是被人举报,您就告诉我,我去找他们理论,学生给老师送礼咋啦,这只能证明老师受人尊敬!”

      “我可没好东西招待你,只有一杯清茶。”

      李兰倒满一杯茶水搁在他面前,又从办公桌的抽屉内取出盒茶叶递给他:“也是别人送的,临走的时候带上。”

      两人聊了好一会,见他这回待的时间有点长,李兰问:“是不是有事?”

      “咋说呢?”

      他拧眉组织好语言,继续道:“前段时间《萧十一郎》在几家电视台上映不是火了么,我就乘那会跑了好多场商业演出,赚了很多钱,觉着在来这么两次就可以退休啥的,突然就对表演没了兴趣。”

      他就是觉着他干的一切事情都是为钱,可现在钱这么容易赚,他干吗天天锻炼保持身材。

      干吗导演一声令下,他要么开始增肥,要么开始瘦身,看不懂剧本的时候,半夜三更的还在脑中琢磨。

      干吗一拍戏的时候,他就如同鸡狗,早起晚归!

      这一切完全都是可以避免的,因为他现在有钱!

      “你说什么?退休?你多大,退休!”

      听他磕磕巴巴的讲完,李兰恨不得起身呼他两巴掌。

      她今年五十二了,还在工作,年纪轻轻的甘韬却想着退休,最得意的学生竟然如此懒惰,不求上进,让她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瞅着瞪圆了眼睛的李兰,他讪讪道:“也不是说不干活,就是做些别的小生意啥的,娱乐圈不是太乱了嘛,我害怕我以后把持不住。”

      “你跑我这瞎扯什么呢?什么娱乐圈太乱,你跟我讲讲乱到了什么地步,你见过还是怎么的,别说一个小小的娱乐圈,就算一省之地你试试,还无法无天了?”

      “再说,就算乱,跟你有什么关系,什么把持不住,把持不住就说明你思想有问题,好好拍你的戏,别净想些有的没的!”

      甘韬有点蒙,他今天特意过来指望老师给安慰安慰,或者开导开导啥的,没成想,反倒被李兰一顿说教。

      他抿口水,低眉顺眼的琢磨了会,李兰老师讲的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关于娱乐圈的乱,都是他记忆中的八卦引起的,啥男盗女娼的他确实没见过。

      望着一言不发的他,李兰道:“你说你挺聪明一孩子,整天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讲完,呵斥道:“起来!”

      老实坐在椅子上的他,瞬间傻眼,他只不过讲了点个人规划,虽说这规划完全被老师否决,但也没必要赶人啊,听她呵斥的语气,他咋感觉一副要断绝师生关系的意思!

      他起身苦着脸道:“我也没说一定退圈啊?”

      李兰莫名其妙的指着她身后的墙上道:“什么退圈,你站凳子上把墙上的字拿下来,这幅字是一位老先生留给我的,今天送给你。”

      他抬头望着李兰背后挂在墙上的‘戏如人生,谨守自身’八个字帖,踌躇道:“老师,这不好吧!”

      见他龟缩不前,李兰不满道:“墨迹什么呢,让你拿就拿。”

      小心翼翼的将字帖取下摆在办公桌上,他依旧老实的站着,等李兰训话。

      ‘凡事有利有弊,身体上的交换,会换来心灵上的浑浊,不要羡慕,恪守己身,愿你成为一个纯粹的演员。’

      留笔:李兰

      龙飞凤舞的字帖下角,多了一段黑漆漆的钢笔字。

      他伸出双手,满脸郑重的接过李兰递来的字帖:“谢谢老师!”

      “演员是个神圣的事业,你不要含任何负面情绪就看待他,这也就是你学习的时间太少,等开学这段时间忙过去,我去趟海市戏剧学院,看看能不能给你插个班,让你能够参演一些舞台剧,希望你能在舞台上,找回一名真正演员该有的颤栗、归属感!”

      耳畔的微风轻轻吹过,黄浦江畔,他一遍遍的问着自己,是否愿意做一个李兰口中的真正演员,不为钱、不为利,只为做一个演员。

      静静地沉思,直到夜色降临,一声长长的喘气声响起。

      1998年入圈的他,在2002年下半年的黄浦江边、在夜风中,终于一改以往赚够钱就退圈的想法。

      他准备留在娱乐圈,他要做的不是当下流行的明星,他要做李兰口中的那种真正的、纯粹的演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