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澄果穗白昼人妻

      新故事的开端是——洸(guang,读作‘光’)又穿越了。

      不同于他上次的魂穿,这次是身穿。

      至于穿越的原因,洸个人的推测这与他穿越前的一件事故有关。

      他遭到了他那个国家的暗算。

      他被数百道强能量光束攻击,一道光束的能量相当于一枚核平使者。

      于是洸认为,是能量的能级过高了,导致了量子波动之类的东西,以至于他又穿越了。

      ·······

      “唉。”洸立于一望无际,荒草连天的荒原上,仰天长息。

      大风吹来,黑色的战袍荡起,中长的黑发飞舞,洸将手搭在别在腰间的剑的剑柄上。

      这把剑,曾为那个国家而挥动。可是这把剑的主人却被那个国家所暗算。

      洸觉得这挺可悲的。

      他将剑拔出来,横于身前。

      亮银色的剑身倒映着一张帅气的脸,剑眉鹰眼,唇朱齿齐,面色白净,神态淡然。

      平静,锐利,洸此时就像一把矗立着的剑。

      洸是什么原因才会被他的国家暗算?

      这就说来话长了。

      表面的原因是:国王认为这个强者太过危险,又有力量,又有着无比的声望。

      严重威胁他的统治了,所以不得以狠心痛下杀手。

      而内部原因呢?

      是克洛斯缇夫公爵想要当国王。

      奎尔·克洛斯缇夫,洸名义上的养父。

      奎尔看到洸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之后,欲望之心不断膨胀。

      于是,他拿着那份被他亲口承认废除的终身契约找了洸,以此想要命令洸助他大业。

      洸怎么可能同意,拒绝之后就继续我行我素去了。

      克洛斯缇夫不甘心啊。

      于是他想到了一个绝佳的方法。推动国王攻击洸。

      在他的设想中,洸是绝无可能被杀死的,然后洸就会非常气愤,自然而然地就把王室覆灭了。接着,他本人就可以顺理成章地走向王座。

      退一步说,洸没有覆灭王室,甚至不管不顾,国王依然会被愤怒的国民推上断头台,王室也会被贬为平民,他坐上王位又成了众望所归。

      有洸这么一张假王牌,没人会跟他争权的。

      说实话,如果洸没有穿越的话,事情的走向还真是这样的。不过可惜了,克洛斯缇夫公爵的阴谋只能成为奢望了。

      他没想到洸真的被“杀死”了。

      准确地说是消失了。

      再准确一点地说是穿越了。

      “奎尔先生,你成也我,败也我。国王先生成功了。

      “就结果而言,穿越了和死了都是一回事。

      “不过啊,国王先生,虽然你要对付我,但到头来,你也不过是颗棋而已。”洸淡淡地说,总结了一下第二次穿越之前发生了什么。

      洸不会为此难过,那个世界值得他留恋的一切都早已不复存在。

      他的剑垂在草地上。

      这把剑,总长约四尺五寸(约1米4),剑身长三尺七寸(约1米1),剑格厚一寸(约3厘米),剑柄及剑镡长约七寸。

      剑柄与剑身同宽,约二寸。全剑最厚之剑脊不过一纸之厚,剑刃之锷处,薄至极,发丝之万分之一亦厚其百倍。

      剑锋寒光内敛,利极而无所不断。

      削铁如泥?否矣。

      金刚石知否?

      其剑,可削钻石如水。

      剑格似旋涡,却异于旋涡,棱角分明,亦是有卷云分断之姿。

      此剑名为刑天。

      来历,不明。

      极为尖锐的爆鸣声在荒原之上骤然响起,祗仅刹那间——

      千里沟壑,卷云断;盈天剑锋,狂风起!

      洸也不记得什么时候拥有了刑天,总之,有那么一天,他就自然而然地提起了这把剑,展现了惊天之姿。

      荒原上被他斩出了一道极深的沟壑,长约千里。

      不过这·······千里沟壑之威能却之行了犁地之能。

      他除了地面,什么都没砍到。洸举着剑,活像一个傻子。

      “嗯?”洸不禁疑惑了一声。

      一里按500米来算,一千里,那就是五百公里。这大概是个什么概念呢?从北京到济南都没有这么远。

      而这么远的距离被他随手一剑斩出,而这么远的距离,他却什么都没砍到。

      他原本还自责自己有些冲动了,万一杀了人该怎么办。

      然后他就发现,这地方大到夸张,什么都没有碰到。

      这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纯粹的一个荒原世界?只有我脚下的草和土?

      我以后只能吃草?然后吃土?最后吃星球?

      于是就饿死了?

      搞笑。

      洸将他的剑收入剑鞘。

      “呼——”洸站正,调整呼吸。

      他也不纠结穿越之前的事了,反正穿越了,重要的是眼前的事。

      双手平摊,大拇指内扣,手掌指尖相对,掌心相对。叠合。大力抽出,双掌四指划过彼此指尖。双手分开,马步!双臂平举,掌呈爪状。

      “八方玉刃·弦。”

      世界骤然多了一份不可名状的压力。这份压力,使“弦”显现。

      共有八根“弦”,“弦”的其中一端缠绕在洸的指尖,另外一端在看不见的尽头。

      八根“弦”均匀分布在洸的八个方位。

      他对“弦”施加了一个“力”,让“弦”波开始传递。

      “弦”波是以光速的传播的,于是,几乎在下一瞬,洸就收到了回馈“力”。

      能收到回馈,这就证明这个世界不全是荒原。

      而且其中有一根“弦”,它给的回馈比其他“弦”要快很多,也小很多。

      那么,这个方位的不远处就有那么一个小单位。

      他把其他七根“弦”移过来,有了更多的回馈信息。

      信息显示,这个小单位正在向他移动,不过速度慢的很,堪堪达到了音速的六分之一左右。好像还在减速?

      走,去见识见识。

      洸收式奔跑,其速至极,顷刻便破音障。

      ······

      让我们将目光投向洸所察觉到的小单位处。

      这里,一场激烈的追击战正在展开。

      被追击的一方只有五人,追击一方却有足足一百人!

      被追击一方的速度奇快,他们的战马铁蹄流火,身随火丝,飞奔起来,犹风火轮,似火流星。

      追击方的速度不如对手,但是他们有远程攻击的手段。一次次攻击,总能迫使对方不得不减速躲避攻击。

      一来二去,前甩不开后,后追不上前,陷入了胶着。

      但是这种情况真的可以一直持续下去吗?

      “公爵大人,赤焰战马已经开始减速了。快要撑不住了。”被追击方中,一位身穿红褐色铠甲的骑士对被四位与他相似的骑士保护在中央的青年说道。

      青年身穿华贵的红金色类巴洛克服饰,金发蓝瞳,相貌英俊,身材中等。

      所谓类巴洛克,比我们这里所说的巴洛克服饰简约修身了不少,但依然是保留了主要特征,是复杂,华丽的西欧服饰。

      青年沉默了一会儿,面无表情,说道:“知道了,准备战斗吧。和这群渣滓们拼了。”

      他是一位公爵,昨天刚刚继承了父亲的爵位。他的家族在这个国家的地位仅次于王室,拥有无比的威望与势力。

      他的全名是苏特·里格·阿忒洛汀·塞特洛瑞尔。

      毫无疑问,这个名字太复杂了。不过也不需要你们记住。

      为了好记,我们就叫他里格。

      里格就是公爵,那个正在被追杀的人。

      塞特洛瑞尔是他的姓氏,也正是他家族的名字。

      当他远离了王都,追杀便不期而至。

      “是,公爵大人。”骑士回应道。然后连同其他三位骑士拔出了剑。

      后方追击者的领头人——一位身披黑色厚重盔甲,气息沉重的人看到猎物开始准备抵抗,马上意识到对方恐怕是无力逃跑,要与他们殊死一战了。

      “全速突击,取下阿忒洛汀·塞特洛瑞尔的项上人头!”他高举着手中的剑,压低身姿,胯下的马也十分配合地开始加速。

      追击方全员提速。被追击方全员减速。二者的差距不断缩小。

      最后,公爵一方停下了,宣告追击战到此结束。接下来,是正面搏杀了。

      公爵与四位骑士从马背上下来,转身站定与汹汹来袭的敌人面对面。赤焰战马瘫倒在地上气喘吁吁。

      “待会儿,瑞茨,鸥,去缠住对方的圣光级强者。赫尔去解决另外的人,巴伦斯跟着我,一旦瑞茨和鸥阵亡,带着爵勋和文书立刻逃走。”里格平静地安排着,没有一点畏惧。

      虽然他知道即使爵勋和文书即使回到了家族手里也毫无意义,但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了。他从未想过自己会被人追杀——是被人类追杀!从未想过!

      “是。”四位骑士同声回应。

      追机方的领头人见状抬手让部队停下。

      于是五人与一百人在相距不到20米的地方互相对峙。

      里格冷冷地问道:“是谁要杀我?

      “而这个人,又为什么要杀我?”

      黑甲骑士乘于马上,居高临下,气势逼人。

      他说道:“无可奉告。”

      “哦,那你们的时间可挑的真好……身为人,你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里格的心中已经是怒火中烧,面部的表情也不像之前那般平静,稍稍地有点愤怒之意流露出来。

      里格用力地指着前方的土地,说道:“那现在,你们又为什么停下?”

      “受雇主之托,给公爵大人您带一句话:‘一切都安排好了,无论你愿不愿意。即使你的家族做出了无比的贡献。’

      “而且说实话,对于我们这些刺客而言,像这样可以正面截杀一位驱魔公爵的机会实在难得。”黑甲骑士略带同情地说,随后将他那柄宽厚的剑对准里格——

      “苏特·里格·阿忒洛汀·塞特洛瑞尔!

      “请献上你的生命吧!”

      他高举手中剑,奋力挥下。

      这是冲杀的信号。

      震天响的马蹄声轰隆而响,首当其冲的不是驾马骑乘的黑甲骑士,而是各种的远程攻击。箭矢,能量波,火球,冰棱······密密麻麻,似要将天空都封锁。

      躲无可躲,退无可退。此为必死之局,对否?

      答案是: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