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视频下载2021

      “薛林小道长,你确定不走?还要继续维持这葫芦观吗?”

      大楚国江南省杭州府郊外有座葫芦山,葫芦山的半山腰有座葫芦观,葫芦观外,一名身着官服的老者,高高瘦瘦,捋了捋发白的胡须,问了对面的年轻道士一句:

      “令师刚刚仙去,本官不应该这时候过来,但现在世道不太平,你资质不俗,但修为还没有到家,久居城外若有对付不了的大妖上门,到时官府鞭长莫及,你当如何,不怕死吗?”

      名为薛林的道士,有些瘦弱,十六七岁的样子,长得干干净净,穿了一件洗得发白的水火道袍,纯净的目光中透着一股坚毅。

      “是的,多谢监察使大人关心,师父把道观交给我,我便是葫芦观的当代观主,人在观在,我是不会走的。”

      “呵……”

      老者笑着摇了摇头,说:“像你这样的年轻人,本官见得多了,以为学会了一点本事,便能横行无忌。

      其实就算没有妖怪上门,每年十二月,就到朝廷考核宗门的日期,届时你的修为未到筑基期圆满,也是要取缔你这观主资格,你也无法在这观里待下去的。”

      薛林点头道:“多谢监察使大人关心,贫道心里有数,你怎么说,我都不会走的。”

      老者心里暗赞了一声,说道:“哈哈,好好好,不错不错,不愧是老观主教出来的徒弟,有他生前那一股倔脾气。

      老观主在世时就经常夸赞你根骨极佳,是个修道奇才,短短五年便修炼到了炼体九重,确实不简单了,比寻常人快上好几倍呢。

      只可惜人有旦夕祸福,老观主修为虽高,也有寿终正寝之时,他仙逝后,你和葫芦观都难了。

      本官原来想带你回城里谋一份差事,替官府捉妖降魔,但你执意如此,我也不多言了,就此告辞,你好自为之,我们年底见吧。”

      说罢,老者走到山崖边,嘴里不知念着什么,只见他的鞋子以身体为圆心,绕着自己画了一个圈,圆圈画好之后,整个人立刻消失在薛林和另外一人的视野里。

      好厉害!

      他心里暗赞了一句,眼中露出羡慕的目光。

      这就是强者的世界吗?

      而他……

      跟着师父修行了五年,才到炼体九重。

      五年,修行速度虽然比其他修行者要快。

      但作为一个从二十一世纪穿越到这个仙侠世界的穿越者,和那些妖艳贱货的同行比起来,他就差把“我是垃圾”打在公屏上了。

      这可不是在凡尔赛。

      炼体,凝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

      楚国明文规定,修行者至少要筑基期圆满,否则不能建立和维持道观。

      现在是三月,还有九个月便要考核。

      必须在这段时间里达到筑基期,不然保不住葫芦观。

      可……面对的是两大境界啊,他现在一个没有师父带的道士,拿头去跨。

      这也太难了。

      为今之计,只有……

      “系统。”

      薛林默念了一句。

      行吧,摊牌了,他也是有系统的人。

      “叮。

      坑徒弟(划掉)……拼师父系统,竭诚为您服务。

      现在观里徒弟为零。

      请观主早日招收弟子,让他们不断惹上麻烦,你便可得到丰厚奖赏。”

      师父临终前告诉他关于葫芦观的秘密,就是这个师爱如山系统。

      这个爱很正经,系统的宗旨就是不让徒弟受到半点委屈。

      “谁能想到平平无奇的道观,竟也随身携带了一个系统,难怪师父以前经常教导我为人处世,不管做什么都要嚣张一点,原来……他就是想坑我,然后不断从系统那获得奖励,这个三百多岁的糟老头子,坏滴很。”

      知道真相后的薛林,眼泪差点掉下来。

      一时间无语凝噎。

      “虽然我有了系统,但现在的情况,道门破败,自己的修为又如此之低,没人愿意投身进一个不名一文、观主还是个弱鸡的道观啊。”

      本想靠系统赠予的奖励,看看能不能九个月内连跨两个境界,但回头一想,还是有些不大现实。

      不过,还是先下山,想办法忽悠到一个徒弟再说吧。

      ……

      “屠夫大哥,这一节排骨价格多少啊?”

      薛林从葫芦山下来后,就到了山脚下一个喧闹的集镇里,道士的生活除了修行以外,还有柴米油盐。

      他趁着找徒弟的时间,走到一个卖猪肉的摊贩跟前,指了一节排骨问道。

      正在铜盆里洗手的屠夫,转过身,一脸横肉相迎,笑道:“原来是葫芦观的小道长,现在猪肉价格上涨了,这一节要三十三文钱呢。”

      这么贵啊……薛林心里惊呼了一声,十二文一节的排骨,已经老黄历了吗?

      他表面镇定,从褡裢里心疼地拿出三十三个铜板,递给屠夫,道:“还行吧,那你帮我切一下。”

      排骨虽然贵,但既然已经问了,不买倒有些不好意思。

      而叫屠夫帮忙切肉,是自古以来南方集市里常有的现象。

      “好嘞。”屠夫高兴地给薛林拿起他要的那节排骨,然后就在砧板上哗哗哗切了三刀,接着拿荷叶包好并用绳子捆上,送到薛林身前,道:“小道长拿好啊。”

      “嗯。”

      薛林提着排骨,继续往前走去,融入熙熙攘攘的人群里。

      集市上的人,大多穿着普通的粗布衣裳,面黄肌瘦。

      就在这时,前面街边的一家赌坊里,有一个十分另类的少年,被人扔了出来,摔在地上。

      说他另类,完全因为这人穿了一件极其华贵的衣服,唇红齿白,和街上的普通百姓一比,略显得格格不入。

      而他的眼底有很浓的黑眼圈,整个人看上去虚的不行。

      “这人有点不对劲啊。”

      薛林瞧着少年的状态,微微一怔,连忙从褡裢里拿出一张符纸,在眼前擦过。

      符纸一擦,眼睛微亮,法眼打开了。

      而后,便看到少年印堂发黑,身上有黑色的鬼气弥漫。

      这鬼气还深入到他的五脏六腑,特别肾脏那一部分,鬼气最浓。

      “难怪他看上去那么虚脱,原来被女鬼缠上了,是一个亡灵骑士,生死之交。”

      薛林感慨了一句。

      随后听到……

      “没有钱,竟然还敢来赌坊撒野,你个废物,白穿了一身好衣裳,给老子滚。”赌坊老板吐了一口唾沫,转身回去。

      少年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赌坊,发出中二的声音,大怒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街上的人只当他是一个疯子,围观了一会儿后,又一个个散去了。

      而薛林就不一样了,听到少年的话,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这不正是我要找的徒弟吗?”

      作为观主,又继承了爱徒弟系统,薛林有着极严格的收徒标准。

      能不断惹出麻烦的徒弟,是什么样的徒弟?就是拥有主角体质的徒弟啊。

      眼前这个少年,十有八九就是了,因为他说出了那句最经典的话,又被赌坊的人瞧不起,还叫女鬼缠上了。

      啧……真能惹事啊。

      薛林走了过去,直截了当地问眼前的少年,“这位公子,请留步,你与道祖有缘,不知是否愿意拜我为师?”

      “啊?”

      少年有些懵逼,原以为自己是个非常另类的疯子了,没想到这世上有人比他还疯。

      待看清对方的脸时,少年才恍然道:“原来是小道长,我是凌非凡啊,你师父是我祖爷爷,难道忘了?

      祖爷爷葬礼那天,我还见过你呢,不过啊,收我为徒?想什么呢。

      虽然成为你的徒弟,是我祖爷爷的遗愿。

      可我娘葬礼结束的时候也说了,葫芦观破败不堪,你的修为又没有到筑基期,不符合朝廷对道观的考核标准,九个月后,年底考核一来,你便要被取缔观主资格了,我又何苦跟你混?

      所以,你也不用劝了。

      我就是死,死在这条大街上,也不会拜你为师。”

      说罢,摆了摆手,转身朝前而去。

      薛林这时才想起对方的身份,凌非凡,师父重了好几代的孙子。

      师父临终前,叫凌家的人,让凌非凡拜他为师,就是为了能让自己通过凌非凡,获得系统的奖励。

      只是,凌家的人在师父托付后事时,表面答应,葬礼一结束,便直接反悔了。

      “等一下……”薛林从凌非凡身后走过,到他跟前,直言道:“我刚才用符纸开了法眼,看到你印堂发黑……”

      “什么?”

      凌非凡从袖子里拿出一面小镜子,在脸上照了照,摇头笑道:“没有什么异常,只是最近睡眠不好,眼圈有些浓了。小道长,你该不会为了收徒,故意和我这样说吧?”

      薛林道:“你不信?”

      “我信你个鬼。”

      “你不信,但师父的法器,总该信吧?”薛林连声道。

      随后,他从褡裢拿出了一面八卦镜,照在凌非凡的头上。

      只见镜子里的凌非凡,印堂果然有黑色的雾气出现。

      “这……”

      凌非凡反应过来后,惊出了一身冷汗,祖爷爷的东西,他肯定相信。

      回想起一年前,那个在荒郊野岭认识的女子,确实有些蹊跷,莫非真的是鬼?

      凌非凡立刻大声疾呼:“小道长,救我啊。”

      “救你不难,先拜我为师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