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探电影

      有过写论文经历的人都知道,即使你知道方向在哪儿,下笔也总是让人痛苦的。

      就像姜斌尽管知道自己文章核心内容是什么,依然写的头疼,需要不少的文字堆砌,而且是英文,少不了抓耳挠腮的苦恼。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算上一个月的暑假,一共花了近三个月的时间,才堪堪写就。

      然后,请教授审稿,投递校报登载,又是一段时间。

      但是这两份先知先觉的学术理论,可惜并没有多少人关注,在校内几乎没有泛起任何浪花。姜斌倒也没失望,要知道清大此时人工智能的课程还少有涉猎,又有几人能理解这两篇文章的重要性呢。

      当姜斌向教授申请投递ACM通讯的时候,得到的是两手一摊,表示无能为力,学校教授都很少有这方面的渠道,又何况替学生投稿,只能半开玩笑的道,“得自己想办法”。

      当然“自己想办法”,至多是一句堂堂的敷衍,当下又有几人想的了办法。

      可姜斌要的就是这一句话,无论是否半开玩笑,他也得当真的操作,依然是走黄国豪的渠道,快速的就把稿件寄出了。

      关于文章是否能发表,他也是做了预计的,作为年轻人,论文总会受到一些轻视,被拒也算正常,继续向其他杂志投稿就是。

      就连文章发表这一情况,姜斌也做了预料,他丝毫不担心会受到学校的压力和责难。自从邓公访美之后,中美正处于一个难得的蜜月期,这样的一件小小事情,还是在容错范围之内的。

      寄完文章,姜斌一身轻松,美美的在宿舍睡了一天,恢复自己饱受折磨的神经。

      这一个暑假,清大的学生依然少有人回家,埋头学习仍然是不可动摇的主旋律,不少人正趁此机会极力追赶多年浪费的时间。

      当然,姜斌最近也有自己的烦恼,就是钱太多了。每天三四千的流水,光利润就有一两千,包括老钟、李龙、姜满都在发愁钱应该藏在哪儿。

      没钱的时候,挣一点就能开心的不得了,可是钱多的超出想象,心里反而变得有些发慌。

      老钟虽然已经成了四九城的牌面人物,阔气且有担当,在一圈小贩里意气风发,可是看到姜斌的时候,依然担心的发愁,皱着眉的问姜斌,“这可咋办啊?家里的钱都有十几万了,哪天要是被查出来,可就是大事了。”

      姜斌的先知先觉,知道几年后肯定没问题,眼下还真有点看不清,因为他记得上辈子看过一篇报道:1979年,广东高要,一个叫陈志雄的农民,承包了105亩鱼塘,雇长工一人,临时工400个工日,当年获纯利一万多元,就在当地引起了轩然大波,差点坐牢。

      而自己的四人小团体,收入是他的十几倍,这要是暴露了,可不得了。

      姜斌思考了一下,自己几人是不是太招摇了,于是看了一眼老钟道,“那就低调一些,多出的钱,也别放在柜子里,找个大罐子埋起来。我在学校里还好,显不了眼,你们几个得注意点,宁愿少挣点,也不要招摇。”

      老钟点了点头道,“行,我晓得了,我们最近都小心的很。你说我没钱的时候不安分,怎么有钱了更不自在呢?”

      说完,老钟把烟屁股扔到地上,狠狠的踩了一脚。

      “再等等吧,这天不可能永远这样,中美关系都正常化了,挣钱还不能正常化吗?”

      “说起来就是钱着实多了点,有些提心吊胆。不过算起来,还是有钱舒服,你是不知道,刚开的和平门烤鸭店,我一个人进去就敢叫两只烤鸭开荤,吃一只,打包一只,没钱的时候,哪有这胆量”,说起钱的魔力,老钟的脸上泛起笑意。

      听着老钟的话,姜斌也只是凑趣的笑笑。

      回校的路上,姜斌琢磨这钱还是得花出去才行,于是打了个弯,给远在深圳的黄国豪去了个电话。

      …………………………

      8月份,天气炎热的厉害,远在南方的香港更显得有些闷热,刚回到东九龙家里的黄国豪,来不及休息,先跑到浴室冲了个凉。

      除去一身奔波的汗味,身体也变得放松下来,疲劳感也去的七七八八。

      黄国豪家的经济条件还算不错,最近半年往返内地日子过得更是有滋有味,顶着容家的招牌,凡事顺利的很,几个月下来,全国的出货都超过200万港币了。

      内地的消费潜力着实有些惊人,虽说老百姓不富裕,但架不住人多,200多万的货像是丢进了无底洞,连个声响都没有。

      瞧着眼下的景况,黄国豪对于完成公司全年的销售计划,拿到十万元奖金,非常的有信心。

      其实除了公司的收入,依着进出香港和内地的机会,黄国豪的外快也不少挣,而且在内地,作为境外人士,享受的待遇着实妙不可言,他是逐渐爱上了内地这份工作。

      这不,远在京城的姜斌又给他送了个生意:帮着招聘,酬劳一万。

      一万元的酬劳,就算黄国豪这个销售经理,也得辛苦两个月才能挣到。

      黄国豪对姜斌的印象还是非常好的,一个清大的学生,做事却成熟老练,关键是舍得花钱,安排手下帮忙收集资料这段时间,他深有体会。

      这一次帮忙又是刷新他的认识,姜斌抬手就是一万,让黄国豪甚至有点恍惚,内地人都这么富裕了?他哪知道姜斌正愁怎么花钱呢,找他帮忙就是想把钱赶快散出去。

      看着家里忙忙碌碌的妻子阿雯,黄国豪呷了口柠檬水道,“老婆,最近姨妈家的细妹在做什么?”

      黄国豪本家在香港没什么亲戚,老婆阿雯那边倒是有不少亲缘关系在,特别是她这个姨妈,家里的经济条件比较差,孩子又多,经常接济,一来一往反而有些亲密。

      “细妹?你怎么想起她了?”阿雯停下手中的活,理了理凌乱的头发道,“前几天,刚见到姨妈,听说细妹没有通过高等程度考试,最近正在找工作呢”。

      高等程度会考是香港大学的入学考试,少有的能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之一,激烈程度一点也不比内地的高考差。

      “细妹那么认真,可惜了!”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妻子阿雯叹息了一句,好似说给黄国豪听,又好似自言自语。

      对于妻子的话,黄国豪是有些认同的,姨妈家这些年真的不容易,经济贫困却仍然坚持让女孩读书,没考上确实可惜。

      不过,也正是这种做法才令黄国豪愿意与之往来,自强不息的人总是让人敬佩的。

      “你准备点水果,明天我去拜访一趟姨妈家,兴许我能给她找个工作,”黄国豪也是暗自叹息了一声,对着妻子阿雯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