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女生去掉所有服装

      这时,孙掌柜开始为高风仔细的介绍起锦盒内的物品,

      “噬魂飞刃一套,母刃一把,子刃七把,以噬魂兽的兽骨为原料,由金丹期修为的鬼修用其纯阴真火炼制九天九夜方成。

      只要手持母刃就可同时控制其他七把子刃攻击敌人,不仅可以神不知鬼不觉侵蚀对方的神识,而且还能让对方的灵力消耗比平时快三分之一,不论是偷袭还是对战,都会让对手防不胜防。

      而且这些飞刃上都还带有剧毒无比的阴毒,只要被这飞刃所伤,如果不能及时找到纯阳之地将阴毒驱除,不出三日必死无疑。”孙掌柜指着某个盒子内的一套散发着阴寒之色的黑色怪刃介绍道。

      高风没有说话,而伸手拿起一把子刃细看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又把它放下了。

      “赤金玄天盾,非常罕见的防御性法器,用一小块纯阳之地的赤金炼制而成,其不但牢固无比、坚不可破,而且一经施法驱动,就可在全身四周自动展开防御。”孙掌柜又拿起了一块只有巴掌般大小的微型盾牌说道。然后随手递给了高风,让其端详一下。

      高风将盾牌拿在手中,轻抚了下上面的花纹,沉吟了一下后,问了一句:

      “不知在下是否可以当场验证一番,当然可以了,风兄尽管请用就是!”孙掌柜很大方的说。

      既然对方都如此说了,高风自然不会客气,把灵力缓缓注入到了手中之物。

      结果那赤金盾瞬间亮起了红光,眨眼间就放大了数倍,并且快速飞离手掌,漂浮在空中,并以他为中心开始缓缓地绕行起来,而且盾牌的尺寸大小正好能将他全身遮蔽住。

      高风心中一喜,稍微分神操纵了一下,果然此物可随心自动上下飞舞,非常的小巧灵活。

      在试用之后,高风对这件法器非常满意,他虽然身体十分强悍,但总不能有事没事就直接拿身体去抗吧?

      所以有这么一个不错的防御性法宝,也是非常不错的,而且还能隐藏自己的实力,何乐而不为呢?

      难道还有谁会显自己的法宝多而烫手吗?

      高风暗暗的想道。

      不过高风并没有立即表示什么,他只是默默的将赤金盾放回了盒内,然后继续期待对方下面的介绍。

      孙掌柜并没有因为高风的这种做法而有什么不满,仍非常热情的推荐着下一个物品,一个核桃般大小的金色珠子。

      “天雷珠,数千年前,一位元婴期修士无意中截取天雷之后凝练所成,每一粒都具有巨大的威力。据说即使金丹期的修士正面硬抗此雷,也会魂飞魄散。”

      此珠原本共有八十一粒,但保留至今的却也所剩无几了,这二颗也是本阁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手的。

      孙掌柜说完这番话后,不禁露出几分得意之色,可见此雷珠有多么的珍贵。

      高风闻言有些动容了起来,竟能将金丹期的修士击杀,如此大威力的东西还真是可遇而不可求啊!

      嘿嘿!若能将他们收入囊中的话,自己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搞一些偷袭,倒也挺不错的。想到这里高风决定要将他们拿下。

      不过,这种东西这么稀有,恐怕他的价格也会是贵的离谱吧!否则也不会至今都还未能售出。

      孙掌柜介绍完金色雷珠后,就不再开口说话了,反而大有深意的瞅了高风一眼,然后端起一杯香茶,慢悠悠的品味起来。

      虽然桌子上还有一个盖得严严实实的锦盒未曾介绍,但他却只字不提了。

      高风微微一笑,明白了这位孙掌柜的用意,知道是该自己给对方看看实力的时候了,否则那最后一只锦盒里的宝物,恐怕这位孙掌柜是不会轻易让他见到的。

      此次前来,为了以防万一,高风就特意培植了十株千年灵草。

      不管是对方是要以物换物,还是直接要灵石,他都准备的十分充足,所以这些东西他势在必得。

      不过说实话,高风虽然知道千年以上的药草绝对在如今的修仙界是极其罕见之物,应该价值不菲,但具体能值多少,他心里还真没谱。

      所以他准备先试探亲一下,于是他先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个看起来名贵异常的小木盒,而里边放置的正是一株千年灵草。

      高风之所以会这么做,因为他深知“人要衣装,佛要金装的”的道理,知道只要包装做好了,足可以让药草的价值再升高那么三分。

      高风并没有把盒盖打开,而是直接把整只盒子递到了对方的面前。

      孙掌柜自一开始,就一直都在暗自留心着高风的举动,见此情景也不说二话,接过盒子后端详了一下,就不慌不忙的掀开了盖子。

      “咦!”

      等他看清楚盒内之物后,孙掌柜有些愕然,但随后神色不悦起来。

      “风兄就打算用这祝馀草换本楼的宝物吗?这可不是什么稀罕之物,除非是三百年以上的极品,否则根本不值什么钱。”孙掌柜冷淡的说道。

      高风嘿嘿冷笑了几声,没有解释也没有言语,自顾自的学着对方刚才的样子,给自己倒了一杯香茶,有滋有味的喝了起来。

      孙掌柜见了高风这番有恃无恐的举动后,有些狐疑起来。他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又低下头去,再次细看起盒中的灵草。

      “唏!”

      孙掌柜看着看着,忽然倒吸了一口凉气,激动的立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并拿着盒子到了屋内光线最充足的地方,翻来覆去的细看个不停,嘴里还喃喃的自语道:“不可能,不可能啊!难道这是千年以上的祝馀草?还是说只是看起来相似而已?”

      高风在看清楚了对方的表情,又听到了这番言语后,彻底放下心来。因为此时他已经肯定,千年灵草的价值比预先估计的只高不低,看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孙掌柜检查了一会儿后,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给对方看出了不少的虚实。

      不过,此时他也顾不得这些了,眼前之物早已把他的心神全都吸引住了,只要此物真是他所想象那种千年极品的祝馀草,那他就是花再多的代价,也要将这株千年灵草留在无缺阁,这将会给他和无缺阁带来数不尽的好处。

      但如今唯一让他为难的是,这千年灵草他也只是闻名,可从未见过实物,实在无法绝对肯定盒内之物的确切年份。

      不过即使眼前的祝馀草不是真有千年以上的药龄,但也绝对有七八百年以上的火候,那也是珍贵万分之物,这一点他倒是可以肯定。

      “来人!”

      检查了半天之后,孙掌柜还是喊了一声,从楼下叫上来了一名小厮。

      “去把严老给我请来,就说这里有一件珍品需要他老人家亲自鉴定一下。”他郑重的命令道。

      然后趁此间隙,孙掌柜与高风又十分默契的闲聊起来,但却都避而不谈草药之事,似乎一时间,千年灵草早已被他二人忘置了脑后。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在一位小厮的搀引下,慢慢走上了楼。

      孙掌柜一见,立即恭敬的迎了上去,并把座位让与了老者,而他则在一旁恭敬地站立着,看来这位严老还真是德高望重啊!

      不过高风也已看出,这位老者和孙掌柜一样,竟也只是一名普通人,并不是一名修仙者。

      “孙掌柜,你把我这都快入土的老头子都叫了来,难道还有什么东西,是你也无法鉴别的吗?”老者稍微低喘了几口气后,才颤颤巍巍的说道。

      “严老,麻烦您老人家好好看看此物,晚辈虽然觉得好像是千年灵药,但心中却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还是希望严老您给鉴定一下年份。”孙掌柜,用极为谦逊的口气说道,然后把锦盒递了过去。

      “千年灵草?”严老闻言,也有些难以置信,但还是接过了锦盒。

      “您老请仔细看看!是不是真是千年的祝馀草?”孙掌柜强压住心中的兴奋,有些急促的说道。

      老者并未有接口说什么,而是眯起了眼睛,神情贯注的看着盒中之物的形态、颜色甚至纹理,并不时把盒子放到了鼻下,轻嗅那么几回。

      这药草是高风一手催生出来的,所以是不是千年灵药,他心中自然有数,因此始终神情自若的坐在一旁,对老者的举动视若不见。他现在所考虑的是如何和无缺阁讨价还价的问题。

      孙掌柜则与高风相反,他眨也不眨的观视着老者的一举一动,那种与高风刚见面时,那种万事不惊的风度已完全不见,此时他的脸上充满了期盼、焦虑等患得患失的复杂神情。

      终于,严老把盒子轻轻的放到了桌上,然后手捻胡须闭目沉思了一会儿,才张开双目,用十分肯定的语气冷静的说道:

      “恭喜孙掌柜,这的确是千年以上的祝馀草不假,而且还是刚出土没多久、药性丝毫未损的极品千年草,这点老夫可以打保票!”

      孙掌柜一听脸上大喜,随后就把此老恭送下了楼梯,接着喜不自胜的拿起了装灵草的盒子,又反复的看了数遍。

      “孙掌柜,你我二人是不是该谈谈交易之事了!”高风看到对方似乎早已忘了谁才是这灵草的主人,不禁出言提醒了一句。

      “哦……啊!……在下真糊涂,还望风兄见谅!”孙掌柜微微一愣后,这才想起这株灵草还不属于无缺阁,脸上不禁轻轻一红。

      “呵呵,这没什么!那阁下打算如何交易,不过看孙掌柜对此物如此的喜爱,想必不会让在下失望吧!”高风轻笑着说道,微微挤兑了一下对方。

      这时,孙掌柜的神色恢复了正常,并把手中之物放回了桌上,才说道:

      “风兄既然能拿出来千年灵草,想必也不是普通的修仙者。那我也不用做生意的那一套欺瞒兄台了,就给阁下说个公平价!”

      他说到这里,略思虑了下,就用很诚恳的语气继续道:“这株灵草可以换任意两件我给风兄看过的锦盒宝物,或者是单独换取最后一个锦盒内的东西。假如还是都看不上的话,那本阁也可以出让阁下绝对满意的灵石。将此灵草给买下来。风兄,你意下如何?”

      高风感觉到了对方话里的诚意,在心里翻来覆去几回后,也觉得这个价格还算合理,没超出自己的底限,就暗自有了八九分答应的意思。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是要看看那最后锦盒内装的倒底是何物?

      可孙掌柜未等高风开口,就已识趣的把最后锦盒的盒盖掀开,并推到了高风的面前,笑吟吟的说道:“这个盒子内装着的,是阁的镇店之宝。不过,就是看风兄识不识货了!”

      高风也被孙掌柜的话勾起了好奇心,目光往盒内一望,顿时目瞪口呆起来,只见锦盒内孤零零的放着一个小锤子,锤子上面布满了纵横交错的花纹,金光闪闪的,一看就不是凡物。

      在看清楚此物后,高风心思转动不停,沉一会后说道:

      “伪法宝?”高风深深的出了一口气,有些不太肯定的开口问道。

      孙掌柜的愕然之色一闪而过,但随后讶然的说道:

      “真没想到,风兄竟能认出此物!按理说,这伪法宝应该不是风兄这个修为就可以接触到的。没想到兄台居然真的认识此物,真是见多识广,在下佩服啊!”

      高风听了后,心中暗道:“只不过是一个伪法宝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但表面上却摇了摇头,叹息道:

      “阁下太高看风某了,这伪法宝在下也只是闻名而已,对其知道的实在甚少。不过孙掌柜既然能拿出此物,那想必对伪法宝应了解一些吧,还望赐教啊!”

      孙掌柜有些意外的望了望高风,觉得这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事情,不值得为此得罪眼前的大客户,就非常爽快的答应下来,并一一道出了有关“伪法宝”的一切。

      因为高风也确实对“伪法宝”知道的不多,所以这位孙掌柜如果可以给他讲解一下来历的话,那他倒是很乐意听一听。

      原来“伪法宝”此物竟是只有结丹期后期以上修士才可制作的物品。

      它是拥有金丹期巅峰修为的修士在破丹化婴炼之际,把金丹的部分威力封入到特定物品之中,让其他修仙者也可暂时使出法宝威能的一种特制物品,使其具有金丹和法宝的双重特性,所以被为称为“伪法宝”,但此宝却深受一些修士的追捧。

      因为这种“伪法宝”特殊性,所以任何阶段的修仙者都可以使用。即使是只有练气期一二层功法的修仙者,也是可以使用的。

      只不过,筑基期之前的修仙者不会凝练之术,使用此伪法宝也只能发挥出其十分之一的威力,与顶尖法器相比,似乎都还略有不如。

      而筑基之后的修仙者就不同了,是完全可以把“伪法宝”的威力全部发挥出来,虽然不能像真正法宝那样惊天动地,山崩地裂,但却足以蔑视所有的法器。

      因此筑基期以后的修士,人人都希望拥有一件“伪法宝”,这会让他们在争斗中占尽上风,傲视同境界的所有修仙者。

      “伪法宝”威力虽然惊人,但使用起来会不断的消耗存在其内的金丹能量,如果能量消耗殆尽,那伪法宝也就彻底作废了。

      另外“伪法宝”的制作,也是一件极其无奈的事情。

      因为金丹原本就是结丹期修士才特有的,不但数量稀少,而且由于一直在修士体内润养,其也会随着修士的修为增长而威力剧增,所以金丹期的修士,一般不到生死关头是不会轻易拿出来的。

      要知道制作“伪法宝”,那只是一些金丹期大成的修士在多次破丹化婴后,始终无法结成元婴,自知此生结婴无望后,才决定制作一枚“伪法宝”出来,为的只是能给后人或晚辈,留下一笔不小的助力。

      因此修仙界常常会出现这样的情景。

      某位金丹期大成的修士,在自知此生无法进入元婴期后,就会炼制一件“伪法宝”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