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跑步机上边跑边干

      见范久宇来了,并且他身边的人世家一个比一个厉害,实在怠慢不起。就立刻腾出一只手来示意大家先坐,倒茶,自己则必须得优先整理出这些文件来。因为都是今天就要用的。

      众人很能理解,就算等上一等也没什么。

      说来也巧,进门后由于是大厦边缘,办公室四面墙有三面都是宽广的落地窗。视野极好。而从这儿往下看,正是他们之前站定的地方。

      谢淩这才想起来因为自己不敢直视余文郄而忘了,都还没好好和他挥手道别呢,于是有意靠近窗户边向下凝望,那里已经不见余文郄身影。

      他的车也已经开走了。

      虽然只是多一辆的少一辆,然而整个广场车库看上去比之前更加落寞几分,空荡荡的。

      或者说她心里落寞几分,也空荡荡的。她不明白刚才余文郄突然叫住自己的目的只是为了预祝开心。似乎还有什么东西被自己忽略掉了,而他也不愿意明说。

      真是奇怪,无非就对不住他这一次,怎么还期望自己能够和他心意相通呢?恨不得一个眼神就知根知底。如果真是那样,两人如今就不会是这种局面了。

      范久宇打趣儿部长的声音响起来。

      他说道:“嚯,才一进来就看到你们所有人都忙得不可开交。看来人气挺高的嘿。余下半年你们都不缺节目素材了吧?”

      部长倒成苦瓜脸了,哭笑不得地回到:“托范董和范公子的福,自从签下这笔合同以后我们把最高奖金提升到每组十万元,本意是鼓励更多年轻人注重培养勇气和毅力。却不想反而吸引了很多钻空子的不法者。他们自己对社会贡献能力不行,却想投机取巧来混这笔奖金。这不,都是两人一组,报名的人都排到后年了。

      还都是一个月期限的。又占地方又浪费资源,也没有多少实际素材性,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哈哈……”

      他们谈笑间,谢淩悄悄看了眼范久宇和周莉嫚,实在很好奇她们这一对做了有些时候的夫妻了,是不是也已经达到心心相印的程度?

      如果周莉嫚只一个动作或者一个眼神,一句话,范久宇能够明白自己的妻子想要做什么吗?

      发呆中,谢淩又感觉到一道火热的视线在盯着自己,甚至有脚步声在向自己走来。回首间,还是余东瑞那张长得不错,笑起来表面很深情的脸。

      可是奇怪了,以前明明念得夜不能寐,恨不得睁眼闭眼和自己吻安的都是他。怎的现在看来,就那么辣眼睛呢?

      尤其当他手臂搭到谢淩肩上时,肌肤之间即便隔着衣物有所触碰,她整个人如同触电般抖了一哆嗦,全身汗毛都一瞬间全部竖起来了。

      可想而知心里有多抗拒。

      不过就这样吧,就像尤伯说的“既来之则安之”,既然选择了他,就容不得自己后悔。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告诉自己“他很帅!”

      余东瑞很帅!

      是的,还很……很……是了,他会给女生开车门讲笑话,应该还算很绅士……

      百乱之中,电视台部长抽出几沓文件,分别看了看之后,笑道:“好了好了,轮倒你们了。下面我来确认一下参与者名单。范久宇范公子,周莉嫚周女士,谢淩谢小姐……”说到这儿,不禁停下来悄悄瞄了眼她,吞了口唾液后继续念道:“还有一个是……嗯,余文郄余先生。

      是的不错,余文郄先生。

      谢淩在冷笑。

      但凡当提交资料的时候范久宇能够认真看一看谢淩交给他的资料夹,或者周莉嫚能询问自己丈夫一句她闺蜜有没有邀约过人?是谁?也不至于还闹成现在这番局面。

      真正的“余先生”走了,留下个冒名顶替的“余先生”。

      虽然两人都姓余,即使这俩表亲外表乍一看有半分神似,但气质格局完全天差地别。别说电视台部长持怀疑目光,一再对比着手上资料和余东瑞本人,只身高差别这块试问谁会相信?

      一个一米八几,一个则……估计不比谢淩高多少。

      尤其最后电视台内部安排的一系列确认性复查,就更加破绽百出。但并没叫停,由于安排今天开始的组数较多,给他们四人的复查时又疑点重重,状况百出,着实耽误了好些时间,直到中午一点半才得空去吃午饭。也是她们临行前的最后一端丰盛餐食。

      叫上经手过他们资料的人一起,几乎半个电视台工作人员。这一去就摆了将近四桌,都由余东瑞掏钱来“贿赂”的。吃人嘴短,大家也就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余东瑞当成了“余文郄”。

      饭后暂别,范久宇和余东瑞两人去紧急置办了点儿户外装备,也给他自己重新买了身舒适的运动装,下午三点,就乘坐电视台公务车出发,去了郊外搭建的录影地点。后来换作搭乘直升机走了将近半个小时,直到越过一大片碧蓝海域,降落在一座漫林青透的壮丽岛屿上。

      为期一周的野外生存挑战,就这么正式开始了。

      ……

      ……

      海浪一潮接着一潮拍打着水中大块礁石,不知道到底经历了多少年已经被腐蚀得坎坷不平,怪状嶙峋。表面覆盖着层焦黑色青苔,湿润中散发着比海水浓郁的海腥味儿。

      这些大大小小的礁石不规则连在一起,乍一看仿佛一座几分巍峨的小山。而小山头上,还有个万木葱茏,充满未知的大森林。

      这是自由的气息。

      大自然的确很有趣。与大城市中的喧嚣不同,乃是只有不曾涉足过人类的野外才有的宁静。

      微风如同少女的手,轻柔抚摸过每个人的脸庞,虽然其中夹杂着泥土芬芳和草木腐烂味儿却一点儿不难闻,反而凉飕飕的很让人身心舒畅。与此同时连胸襟思维都升华了一个度。

      通过这种气息也很容易让人和大自然感到心神合一,真正体会到它的美好和神奇之处。

      但谢淩并不以为然,她一点儿都不喜欢这里。并且其实从直升机送她们跨越过蔚蓝海域时,她就开始后悔了。

      后来和工作人员临别时,她更是一度想要叫住他们别走,至少得把我送城市中去。

      但纠结了一会儿之后又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除了自己,其他三人都显得很兴致勃勃,她实在开不了这口。

      想着“随遇而安”吧?只要尽量不去看或者不要靠近海域,应该没问题。但还是躲不过面对野外蛇虫鼠蚁的难题,万一哪个环节没做好,或者忘了视察当地环境,很容易就会来一次“亲密接触”。

      要知道,大自然中的这些生物可都是有毒的。只是强弱不同,哪怕被一只野蚊子咬上一口,都会比城市中鼓起的包更大,还非常难消退。

      仅靠着临行前恶补的那点儿野外求生知识和意外时紧急自救的窍门,等真到了那地步,一切都无能为力。

      至少队伍中得有个专业人士领头才行。

      看了看手机,信号栏里显示着一个小小的红叉,运营商处直接显示“无服务”,估计连个紧急电话都拨不出去。这让谢淩更加心中没底了。

      她以前没参加过这类探险节目,不知道电视台甄选地点的方式是都没在信号基站范围内,然后定时悄悄来取一次录制内容;还是有信号,但为了节目效果,为了彻底做到“与世隔绝”而安装过信号干扰器。目的是防止有人会通过文字或者视频的方式与外界联系。

      不过想来后者的可能性要大些。相比如果定时来取内容录制,可能会与参加节目的人遇个正着。从而进行一些违反规定的事宜,那就很尴尬了。

      这次野外生存挑战的携带物品都是通过电视台规定统一审核的。

      每人分别是一顶帐篷一把手电,和一把十公分的小长刀;而根据参加时长规定,比如说为期一月的,则比短期的多了个可以选择带或者不带换洗衣物。如果要带,每人仅限一套。

      大概是电视台理解他们四人的身份和成长环境,知道大家对自身都有着或轻或重的清洁要求。虽然只去一个礼拜,也给开了这道后门。

      帐篷用来露营,这样就省得他们在下午临近晚上的时间步入岛屿后还得慌不择路寻找栖身之地。只需要找一个较为平坦的地方安营扎寨就行了。

      而小长刀则是用来解决露营之外的所有活动需求。真正的一物百用。

      可以看出周莉嫚很喜欢这儿,虽然大森林中一切都显得犹未可知,但恰恰是这种无法估量反而刺激着她的探索欲,整个人敏捷得如同猴子一般在前方上蹿下跳,又喊又叫。

      她的身体素质可以算是四人中最过硬的,这么巍峨的山路并没有让她感到疲惫,反而轻巧地攀爬过一株根部隆得如同一座小门,又从上方垂下许多比她身高还高的蔓藤,乍一看如同个迷你小瀑布。然后利用手中小长刀利索地斩去这一路上所能够阻拦到人的荆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