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口美穗乃资源在线

      “刚刚已经计量完毕,此两株灵药应该不作数!”有天涯镇兽骑士大声叫嚷。不过,这显然是在强词夺理。

      三镇大赛的规矩,成绩最后公布之时,才是收获计算截止之刻。只要最后成绩还没有正式宣布,那收获便应计算在内。

      所以,此人言语一出,并无多少相和者。哪怕天涯镇诸人,也觉得此一理由说不出口。

      “看语冰丫头的举动,她似乎之前并不知道里面藏着灵药,本镇守认为,此事还需彻查一番才是!”凌俊天冷然道。

      “照凌镇守之言,那如水他们猎物被盗一事,似乎也该彻查一下,对比猎物伤口,可以看出何种兵刃所伤,甚至连施展了何等战技亦可判断,我们是不是也该一一清查一番呀!”天星镇镇守许云晶亦是沉下了脸。

      “要是这样,那陈峰猎获的迷魂蜂被人捡走大半,重创濒死的六阶赤睛母狼亦被人捡走等诸般事宜,似乎也需要调查一番。我天角的收获,还应该更大才对!”天角镇守刘远亦是寸步不让。

      眼见三镇镇守言辞激烈,互不相让,三镇的兽骑士们也是彼此争论起来。

      局面顿时乱成一团。

      赛前,谁也没有想到,一场普通的比赛,竟然会出现这么多的变故,还真是乱得无法分辨是非。

      今年三镇少年猎士大赛的冠军,确实是有些难产了。

      听到各镇镇守口中互不相让,各执一词,在场二百余兽骑士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蒙了。

      怎么回事?为何闹成这样?这跟往届大赛可太不一样了。

      似乎一多半参赛少年猎士都有违反比赛规矩之嫌了,这可怎么算?

      与之相比,刘旺等人没有掺入其中,反成了最超脱的。

      刘旺神色中隐带期盼,最好是将其他所有牵扯违规之人的成绩全部取消,那他可就是一枝独秀了。

      天色渐晚,深山中兽吼不断,可三镇镇守仍没有吵出个究竟。

      陈峰却是有些受不了了。

      天星镇和天涯镇想抢第一?问过他没有?!

      陈峰的手,刚要伸进行囊之中,场中突然出现一道壮硕的身影。

      师傅?!陈峰愣了。

      “见过狄大师!”三镇镇守,一众兽骑士,以及少年猎士们,齐齐躬身行礼。

      原来,刚刚争吵不休,有人提议去请狄龙大师裁断。而狄龙担心陈峰引起太多关注,不好收场,恰好也在赶往此地的途中,二人相遇,便立时过来了。

      看了一眼众人,包括陈峰,狄龙虎步上前,站到了三镇镇守的面前。

      三镇镇守赶忙寒暄一番。许云晶对劳烦大师出马表示歉意,并向狄龙介绍情况。守着众人,他倒是陈述得实事求是,既无夸大,亦未遮掩。

      狄龙听完,点点头,道:“依诸位之意,是想以狄某之意见为主了?”

      “唯大师马首是瞻!”三镇镇守同时表示。

      开玩意,人都请来了,不听他的听谁的。狄龙一向公正,在场诸人都信服有加。

      当然,这主要是他宝器大师的尊贵身份使然。

      大家为什么非要争个第一,除了虚名好听外,更重要的是因为关乎黑铁矿脉的分成。而多分到黑铁矿石又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想让狄龙大师帮着多打造几件宝器吗?

      若是得罪了身边这个大师,即便多得一些矿产,又能起多大作用。

      虽然可以拿到遥远的星城去找那里的宝器大师,可外边的炼器大师费用极为高昂不说,来回的运输和安全也是个问题。

      所以,在这里,狄龙凭着宝器大师的身份,完全可以一言九鼎。

      “好,既是这样,依狄某之见,既然查不清楚,那便依眼前收获来定,现在猎获在哪家手中,便算是哪家的!”狄龙之言简单明了。

      “我天星同意大师意见!”听到狄龙的话,天星镇镇守许云晶面上露出喜色,第一个表态支持。

      开玩笑,狄龙大师的提议正合其意,他不赶快同意才怪呢。这样既得第一,还可让大师看出他的态度,一举两得。

      “这!——”天涯镇镇守凌俊天和天角镇镇守刘远面上露出丝丝苦色。他们显然没有想到,狄龙的提议会是这般简单粗暴。

      不过,他们之前已表示会遵从,此刻便也无法多说什么了,只能同意。

      三镇其他兽骑士,以及十余名少年猎士,即便心中有什么异议,也不敢当众表露。

      “呵呵,既是如此,那本镇守便守着大师之面,宣布总成绩了,我天星镇共计收获……”天星镇守许云晶上前一步,朗声开口,想要宣读最后的成绩。

      “慢着!”陈峰上前一步,开口阻止。

      嗯?

      看到他的举动,众皆不解。有人下意识地便想要开口斥责,不过接着被身边的同伴捂住了嘴。

      开玩笑,前面说陈峰几句也就算了。此刻守着人家的师傅,还能想说就说吗?不怕得罪宝器大师?

      “陈峰贤侄还有何话说?”被人强行打断,许云晶憋得难受。可即便心中大是不满,此刻他脸上也没有丝毫的表露,反而一派和煦之色,尽显长者风范。

      狄龙亦定睛看向陈峰。刚刚他听说了陈峰搅出的一大堆事,正想着回去教训一下这小子呢。没想到这小子又跳了出来。

      他倒要看看,这小子还想干嘛?

      莫非这小子……

      想到陈峰那逆天的搜寻灵药本事,狄龙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各位大人,我因中了迷魂蜂毒,又受人惊扰,毒素没有祛除干净,所以头脑一直发晕,刚刚忘了身上还有猎获没取出来!!”陈峰说着,从行囊中再次掏出了两株灵药。

      两株蜂尾花?!

      距陈峰较近者,清楚地看到了陈峰手中之物!

      许如水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蜂尾花!这怎么可能,我可是亲眼所见,这家伙为了保命,已将一株蜂尾花吞入肚中,解其所中之蜂毒了!他怎么可能还有两株?”反应过来后,许如水第一个惊叫出声。

      “是的,我也可以作证,我当时亦亲眼所见,他已经将蜂尾花吞服,顶多还有一株。这第三株绝对有问题!”凌雨峰同样出口相和。

      两个情敌,乍逢大变,此时竟出奇地步调一致起来。

      而且,激动之下,他们竟然忘了狄龙在场,习惯性地对陈峰出言不逊。

      “是不是作弊,三位镇守和其他评判不会看吗?什么时候,你们两个竟也成了评判?谁告诉你们,我当时只采到了两株蜂尾花的?”陈峰面带讥讽,看着那几乎是爆跳起来的许凌二人。

      当时,爬到蜂尾花生长处时,他也有些发蒙。因为,他赫然看到,那个迷魂蜂巢出奇的大,上部平整,竟如一个三尺见方的小石台一般,其上一共生长着四株成熟的蜂尾花,两株生长靠外,就是他们在悬崖下可以看到的那两株,而另两株则生长在里侧,相隔约有两尺,紧贴岩壁,从下面无论是看不到的。先内后外,为采到里面那两株,陈峰着实费了一番劲,这也是下面之人当时感觉陈峰采药动作有些缓慢的原因。

      “你!……”

      许凌二人蒙了,无言以对。

      回忆当时情景,想起来了,怪不得当时觉得这小子采药的速度有点慢,有些像是在作死呢,敢情他一次采了四株呀!

      这个运气逆天的小子。难怪他当时没怎么犹豫,一下就吞服了一株珍贵之极的蜂尾花,原来还有三株打底呀!当时只以为他是怕死之故!

      许如水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这个机遇,是他送给陈峰的。

      难不成,冠军真的要归这个好运的小子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