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球奖颁奖典礼

      放下电话,无论是亚历山德拉还是王伯特都是冷笑,诚意,诚意个屁!

      亚历山德拉立刻开始摇号叫人,分一半龙骨?做梦,她连一个骨头碎片都不会给对方,毕竟,龙骨代表着手合会的生命!

      亚历山德拉说道:“博徒,索旺达,村上,我们五指,是时候重聚了!”

      王伯特倒没有叫人,他只是用紫人病毒控制了吉冈信,然后让他离开这,回村上那边复命。

      水银望着踉踉跄跄离去的吉冈信,有点担心的问道:“血神,他离开后,你的控制能力还有效吗?”

      “有效,只要不被人发现,一直都有效!”

      王伯特说道:“手合会应该发现不了吉冈信被控制,他们毕竟是武者,而不是魔法师!”

      “那就好,血神,你一招可真是厉害!”

      水银羡慕地道,她完全没有怀疑什么,血神用鲜血控制他人,不是很理所当然的吗?

      王伯特哈哈大笑:“那是,我的血影魔功可是天下第一!”

      高夫人吐槽:“都说了,那不是武功!”

      王伯特翻了个白眼,朝水银道:“收拾一下,我们去安保公司!”

      ……

      “你说,手合会的人懂得气功,还活了几百年,甚至能复活?”

      弗兰克望着王伯特,一副你在逗我的模样,一旁的雪人也是不解的问道:“血神,这有些不对吧?忍者是岛国那边的,而气功是华国的,它们压根不是同一个体系!”

      “跨国犯罪集团不行啊?”

      王伯特没好气的说道,漫威就是这样设定的,他有什么办法?

      “手合会的主力虽是岛国忍者,但他们的首领却是华国昆仑的五个叛徒,另外,他们还信仰邪神‘兽’,做了许多丧尽天良,人神共愤的事!”

      王伯特简单介绍一句,接着说道:“而我们的目标,就是要消灭手合会!”

      弗兰克有些为难的说道:“伯特,战争最重要的是知晓双方的实力,用你们东方的兵法来说,叫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但气功,忍者什么的,太超乎我的想象,我无法准确判断手合会的实力。”

      “这个简单,高夫人,你和雪人打一场!”

      王伯特笑道:“雪人,小心点,你的实力大约相当于手合会的上忍,而高夫人是五指之一!”

      雪人望着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的高夫人,有些不信的道:“血神,你确定我打不过她?”

      事实上,弗兰克也有同样的质疑,西方人有个根深蒂固的想法——肌肉越多,越强大,所以他们的美女,总是喜欢有肌肉的男人,肌肉越大越喜欢。

      “打了就知道!”

      王伯特没有多说什么,带着水银,弗兰克退开,把战场留给雪人和面无表情的高夫人。

      高夫人转头朝王伯特问道:“我可以动真格的吗?我现在很想打人!”

      王伯特笑道:“随意!反正吸血鬼打不死!”

      “那就好。”

      高夫人点了点头,她的气已经恢复,不过,依然在王伯特的控制之下,毕竟病毒已经侵入她的大脑。

      “老夫人,小心风大闪了舌头。”

      高夫人的话让雪人有些恼火,他练的是自由搏击,双脚跳动着来到高夫人身前,然后一拳又快又猛的打向高夫人面门。

      看起来脆弱无比的高夫人在雪人攻击后,立刻身体一矮,然后一掌如奔雷般推出,雪人直接如断了线的风筝般飞出去,砰的一声重重撞在墙壁上,将墙壁都给撞的凹陷下去!

      这还没完,高夫人心里一肚子火,好不容易有宣泄的机会,立刻隔空一掌拍向墙壁上的雪人,又是砰的一声,雪人直接撞破墙壁飞出外面!

      片刻之后,外面传来砰的一声落地声,王伯特无语的朝水银问道:“这里几楼?”

      水银面无表情的回答:“七楼!”

      “带人去把他救上来!我说的话都不信,活该他倒霉!”

      王伯特没好气的道,水银立刻出门叫人,这里是高级会议室,只有他们几人!

      王伯特暗暗想道:“还真弱,话说,要不要让雪人去学咏春?宇宙丹不学咏春,总感觉差点什么!”

      刚刚的那一幕,让弗兰克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一个弱不惊风的老太太,居然把一个壮汉打的破墙飞出去,这要不是亲眼见到,他绝不会相信!

      “这可是活了数百年的昆仑精英武者,事实上,这还不是她最强的实力,如果是几十年前,她能一掌将坦克打爆!”

      王伯特笑着朝弗兰克道,弗兰克苦笑道:“我现在相信你说的了,手合会都这种水平吗?”

      “不,只有五个手指是这种水平,剩下的忍者分为上忍,中忍,下忍,上忍拥有气,水准大约和雪人相当,至于中忍和下忍,虽然没有气,但也不会太差,毕竟活了那么多年!”

      王伯特说道:“另外,他们能够复活,所以悍不畏死,经常拿着炸弹和敌人同归于尽!”

      弗兰克估算了一下,皱眉道:“这场仗,不好打啊!”

      “也没那么难打,手合会五指我可以对付!”

      王伯特笑道:“而且我们有高夫人,手合会并不知道她被我控制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情况可就完全不同了!”

      弗兰克喜道:“但这需要严密的布置,手合会做了这么多恶事还没被铲除,肯定不是易与之辈。”

      王伯特哈哈大笑道:“这就要麻烦我们的卡斯特教官了!”

      “百万年薪果然不好赚!”

      弗兰克说是这样说,神色却相当兴奋,像他这样的铁血男儿,最喜欢的就是战场。

      为了家人,他可以离开军队去当教官,但这不意味着他不想重温以前的硝烟!

      弗兰克干练的说道:“我需要更多的情报,手合会具体的实力,还有他们能带来的人手。”

      王伯特道:“高夫人,你来和他说,他问什么,你回答什么!”

      高夫人面无表情的点头,弗兰克看了她一眼,朝王伯特问道:“你的控制手段,牢固不?”

      王伯特说道:“百分百牢固,我的鲜血正在她体内控制她!”

      “那就好!”

      弗兰克同样没怀疑什么,还是那句,血神用鲜血控制他人,再合理不过!

      在弗兰克询问高夫人情报的时候,水银已经带人把雪人救了上来,雪人虽然伤势不轻,但灌了一些血后,已经恢复行动能力!

      水银冷冷问道:“知道自己错在哪了吗?”

      “我错在太轻敌,没想到那老太太会那么强大!”

      雪人捂着发疼的胸口苦笑,他的肋骨被打断了好几根,需要时间慢慢恢复!

      “你的错误不在太轻敌,而在不相信血神!”

      水银冷声喝道:“血神说她很强,你居然敢不相信?你以为你今天拥有的一切,是谁给你的?”

      “什么?”

      雪人一愣,随即冷汗大冒,他急忙道:“我知道错了,我马上去向血神认错,祈求他的原谅!”

      水银说道:“这样的错误,不要犯第二次,无论血神说什么,你都要相信!你的一切,都是血神给的!”

      “我知道!”

      雪人十分认真的点头,接着,他有几分迟疑的问道:“你为什么提点我?你是纯血,而我,只是混血!”

      “你的确只是混血,但混血也是血族。”

      水银说道:“我不希望安保公司落到人类手上!负责人的位置,你必须牢牢坐住,不能让人抢了去!”

      雪人知道水银说的是谁,他道:“弗兰克教官人很不错,也很有本事,我很佩服他,但负责人的位置,只会是我的!”

      “那就好!”

      水银满意的点头,接着,她带着雪人返回会议室,高夫人正在介绍手合会的情况:“这一次,手合会另外四根指头肯定会全部到齐,他们能动用的忍者大约有两百左右。”

      王伯特见到水银和雪人回来,示意他们旁听,然后朝高夫人说道:“两百忍者?你们手合会在纽約的势力不小啊!”

      两百忍者,听起来不多,但忍者都是嫡系,手合会还有大量的旁系打手,如果有需要,他们分分钟能拉出上千人。

      王伯特的血族安保公司外加水银统帅的护卫,短时间内能动用的好手也就一百五十多而已——血族主力在血族警局,每天忙的跟狗一样,毕竟要订立新秩序,王伯特的新秩序!

      “这一次的谈判与龙骨有关,手合会只会用嫡系。”

      高夫人道:“手合会在岛国和其他地方还有大量人手,我建议你尽快跟他们谈判,以免他们从外地调人!”

      “这是当然。”

      王伯特点了点头,继续问道:“再说说有多少上忍,多少中忍,还有,他们会选择在哪谈判?”

      “兰德集团在地狱厨房有个码头,他们应该会选择在那和你们谈判,因为兰德集团已经被我们手合会控制。”

      接下来的时间,王伯特和弗兰克仔细询问了各种情报,说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才说完,高夫人很是不爽,这群混蛋,连把椅子都不给老太太坐,尊老爱幼的美德去哪了?

      雪人是不知道高夫人的想法,否则肯定会吐槽:“你也算老太太?老子肋骨现在还断着呢!”

      弗兰克喝了口保温杯里的水,朝王伯特笑道:“这场仗,我们能赢!”

      “那就看你的了!”

      王伯特大笑,罚叔的保证,那可是相当可靠!百万年薪能请到他,自己赚大了!

      听完情报,雪人终于有机会向王伯特道歉,他低头道:“血神,我不该不相信你的话,请你原谅!”

      王伯特见雪人主动认错,心中怒火稍熄,他说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以后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是,血神!”

      雪人赶紧点头,同时感激的看了水银一眼,没她指点,这一关可不好过。

      水银没理会雪人,因为她的电话响了,她走到一旁接电话,片刻之后走回来道:“血神,卡特女士在咖啡馆那边,她想见你!”

      “我回去见她!”

      王伯特朝弗兰克点点头,让他专心制定战术,自己则带着水银回咖啡馆那边。

      见到王伯特,一身女士西装,看起来分外干练的卡特开门见山的问道:“你要做空斯塔克集团?”

      王伯特坐了下来,点头道:“对,怎么了?”

      卡特紧紧盯着王伯特,说道:“托尼在中东遇袭,生死不知!”

      王伯特笑道:“看来我的判断没错,水银,可以让金融公司开始了!”

      “是,血神!”

      水银立刻出去打电话,这个时候做空斯塔克集团,肯定能赚不少,血神的判断真准确。

      卡特又问道:“你早知道会这样?”

      王伯特说道:“收到了一点内幕消息,卡特女士,你没必要一直盯着我看,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我跟托尼没那么大仇,他前几天才刚帮我设计了一个面具。”

      卡特道:“那你知道是谁做的吗?托尼是我侄子,我不想他出事!”

      王伯特不答反问:“卡特女士,众所周知,美军最喜欢用斯塔克集团的武器,那你知道恐怖份子最喜欢用的是什么武器吗?”

      “什么武器?”

      “同样是斯塔克集团的武器!袭击托尼的武器,说不定就是他自己设计出来的!”

      卡特大声道:“这不可能,斯塔克集团不会把武器卖给恐怖份子!”

      王伯特淡淡说道:“卡特女士,时代不同了!托尼遇袭,是斯塔克集团本身的罪孽,我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么多。”

      卡特一愣,若有所思的问道:“你是说,是斯塔克集团内哄?”

      王伯特没有再多说什么,他转移了话题,问道:“卡特女士,血神集团的组建还顺利吗?”

      卡特闻言只能先放下疑惑,点头道:“还算胜利,已经从混乱走向正轨,不过血液部门有点问题,想研究人工血液,必须找真正的专家,而这种专家,要么被其他公司聘请,要么看不上我们的新公司。

      我打算过几天回英格兰一趟,那边我有不少人脉,应该能请到一些不错的专家!”

      “这样啊!”

      王伯特想了想,问道:“你听过兰德集团吗?”

      “听过,市值将近百亿的大公司,以经营医药为主,同时还有房地产等各种业务!”

      卡特点头,为了当好这个总裁,她可是补了不少课!

      “兰德集团一直在被手合会控制,这几天我会消灭手合会,到时我们就能掌控兰德集团!”

      王伯特说道:“你准备一个计划,将兰德集团的医疗部门掏空,然后利用它们组建我们自己的血液部门!”

      “掌控兰德集团?”

      卡特一愣,将近百亿市值的大集团,说掌控就掌控吗?

      “话说,这一次搞定手合会,好像能赚不少钱的样子?”

      王伯特摸了摸下巴,喃喃自语道:“这可怎么办啊,我已经这么有钱了,现在居然还会变得更加有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