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直播为什么变了

      这时候,刚从台上走下来要向方雨田敬酒的水无疆听到了方雨田的话,马上抢答道:“这方大人说得极是啊!要不……就由我来与这位影卫过几招如何?”

      水无疆说着说着就恶狠狠地看了王左一眼。

      由于王左一直对水无疆刚才说朱红的话耿耿于怀,所以他很想帮朱红出口气,

      于是,王左噌地一下就站了起来,盯了回去,速度快到朱红都来不及拦。

      而在附近敬酒的季群芳也看到了这里的动静,老早就赶了过来,并听到了水无疆的话。于是,季群芳就拍了拍手,叫停了歌舞,对着所有人大声喊道:“诸位,接下来有请,水二公子和大名鼎鼎的影卫来为大家进行一场武术对打表演!大家掌声欢迎!”

      台上台下掌声雷动。

      于是水无疆就站到了台下空地的中央。然后,王左刚想跃到空地中央的时候,就被朱红拉住了脚。只见朱红用眼神示意王左坐下,但王左摇了摇头,坚定地看着朱红。

      但就在二人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棠梨就跳了出去。

      棠梨对着台上和台下的人拱了拱手,然后就看向了水无疆。

      水无疆看着瘦小的棠梨,更加生气了,指着王左怒斥道:“有本事你和我打!”

      而王左看到棠梨跳了上去也是吓了一跳,然后他就看向了刘福。只见刘福摆了摆手,示意王左坐下。

      于是,王左这才放下了心,对着水无疆比出了一根手指,左右摇晃了下,表示水无疆不配和他打,然后就坐下了。

      水无疆心里那个气啊,怒视向棠梨,恶狠狠地说道:“我会让你后悔替他出头!”

      于是,水无疆就冲向了棠梨,一拳打了过去,被棠梨轻松躲过。然后水无疆又是一个鞭腿,依旧被棠梨躲过……水无疆拳打脚踢,阴招损招层出不穷,但都被棠梨一一躲过,于是,在众人看来,棠梨就像是在耍猴,果不其然,就有人憋不住了,发出了笑声。这可就又在水无疆火上添了把油啊。

      只见水无疆气到了失去理智,浑然忘了自己在比武,抬起手指唤出灵印就要布阵……

      但是,被刘福训练了一年多的棠梨眼力极好,一眼就看到了水无疆手上的亮光,趁着水无疆布阵的时候,棠梨一个鞭腿,直接把水无疆的手指踢折,发出“咔”的一声。水无疆吃痛,注意力立即涣散,阵法也就散了。然后,水无疆想喊痛还没喊出来的时候,就被棠梨抓住了手掌。然后,只见棠梨一个跳跃翻身,结结实实地把水无疆的手臂转了一圈。于是水无疆只能顺着手臂旋转的方向弯下了腰来缓解痛疼并发出了瘆人的惨叫声。

      但这一切还没有结束:棠梨见水无疆弯下了腰,于是直接提着水无疆的手臂,然后跳起来用膝盖击中水无疆的肩膀,将水无疆击趴在了地上。然后棠梨用力一提,直接把水无疆的一条手臂提到脱臼。

      虽然水无疆身上的痛疼一波接着一波,但这更让他生气。于是他就又转动了另一只手掌瞄准向棠梨,然后唤出灵印就要开始布阵。但他灵印散发出来的幽幽蓝光再次被棠梨发现了。于是,棠梨直接倒地一个肘击,将水无疆的另一只手也砸断了几根手指,然后膝盖抵住水无疆的另一个肩膀,如法炮制地将水无疆的另一只手也拉脱臼了。

      这时,水无疆嘴中虽然发着惨叫,但他依旧没有放弃:只见他的脚底又发出了幽幽的蓝光……

      棠梨的双脚刚要对着水无疆的脚踝踩下去的时候,水无疆的守卫就跑了上来,喊道:“我们认输!”

      “我没输!我怎么可能输给低贱的……?”

      咻!

      叮!

      只见水无疆的话还没说完,棠梨的飞镖就甩到了还趴在地上的水无疆的眼前……

      于是,水无疆的嘴唇就颤抖了起来,将还没说出口的话和口水一起咽了回去,然后就被守卫扶了起来了。

      但守卫一扶水无疆,水无疆的手臂就像挂饰一样在两边晃动了起来,然后牵动了筋骨,疼得水无疆直冒汗。

      但水无疆却只能愤怒地看着正在把玩暗器的棠梨,一句话也不敢说。

      而他的守卫看了水无疆这半死不活的模样,生气地对朱红说道:“还请朱小姐给我们西海水家一个说法。”

      朱红戏谑一笑,脸色不悦地看向了方雨田,说:“方大人,你觉得……我该给他们一个怎样的说法呢?”

      方雨田知道朱红的意思是:这事是他提起的,却要她给一个说法,她感到很不服气。

      于是,方雨田微微一笑,对着朱红和水无疆说:“既然是比武,那受伤在所难免,况且水二公子也是自愿参加的,哪有讨说法这一说?不过,朱小姐,这位影卫出手委实太重了……您看……要不您就给水二公子一些医药费,这事就算结了。二位觉得如何?”

      那守卫无奈只好点点头,对着方雨田恭敬道:“我们全听方大人的。”

      但朱红却是微微一笑,直接坐了下去,讥笑道:“大家有目共睹,是大名鼎鼎的水二公子妄图使用印阵在先,是他先乱了规矩!现在他这样也是他咎由自取,要医药费?门都没有!你们要是不服,随时可以来找我理论!方大人,你觉得呢?”

      朱红微笑地看着方雨田。

      方雨田对上朱红的眼神,微微一笑,说:“朱小姐说的是,确实是水二公子违规在先,是我疏忽了……既然如此,这位先生,还是尽快带你家二公子去找大夫吧!不然,晚了,怕是手臂不保啊!”

      那守卫咬了咬牙,对着方雨田行了下礼,然后就背上了水无疆,带着其他守卫走出去了。

      方雨田看水无疆一行人出去了,于是就转身对着朱红歉意道:“这事因我而起,我本想让大家伙一睹影卫的风采,却不曾想会发生这样的情况……都怪我。我自罚一杯。”

      方雨田站着对朱红喝了一杯酒。

      于是朱红就赶紧站了起来,也拿起了一杯酒,微笑地对着方雨田说:“这事怎么能怪大人呢?大人也是一番好意啊!要怪只能怪那水无疆。大人又何必罚酒呢?来,我陪大人喝。”

      于是,朱红就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对着方雨田拱手继续说道:“方大人,天色已晚,我还得回去好好筹备明天的天下群英会呢。大人吃好喝好,我就先走一步了哈,再会。”

      “欸好,再……”

      方雨田的礼还没回完,朱红就对着棠梨挥了挥手,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而季群芳见了这情况就赶紧跟了上去,苦口婆心地劝朱红再留一会。因为如果没有了朱红这等大人物在场,估计这开山宴就要散了一大半了。

      棠梨也赶紧跟了上去,然后方雨田就目送着朱红一行人出了门,然后笑着摇了摇头,看向了沐盈,问:“盈盈,你还想看表演吗?”

      而沐盈则是因为又想起了王左,所以一直情绪不高,所以她听了方雨田的问题就直接摇了摇头。

      “那我们也走吧。”

      于是,方雨田就叫上了焦云,牵着沐盈的手,直接往外走了。

      而刚从外面回来的季群芳见方雨田也要走,立马心急如焚地上去劝说。但方雨田直接一言不回,径直地走出了大厅。留下独自叹息的季群芳。

      果不其然,朱红和方雨田走后,这开山宴的人也就都陆陆续续地走了。

      而季群芳想要靠这场宴会赚取人脉的愿望也直接破产,最后惨淡收场。

      ……

      王左一行人回到三景驿站后,天已经暗了。于是,朱红就开始了对无辜的王右的训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