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直播能用版本

      双双破妄!

      这件事要是发生在宗门里,估计五位长老都得坐不住了。

      破妄的外门弟子,称得上凤毛麟角,倒不是说,那么多修士都终生无法破妄。

      真正原因是,外门有年龄限制!

      每个弟子,宗门只培养到二十岁成年,之后就必须离开。

      内门和外门的关系,类似大学和大学附属高中,并不是非招你不可,考不上你就走人。

      对于嫡修而言,满了年龄还未破妄,依托父母长辈积蓄,尚能继续修行,或先搬入内门住着,直到被录取。

      庶修至二十岁无望,重归红尘,俗世中也无资源,基本就断了仙缘。

      所以,成年前能破妄的,无一不惊才绝艳,足以写入宗门史册。

      李牧青和苏无依,正是这等人物。

      “......那是什么?”苏无依沉默好久,才开口问道。

      很显然,她指的是天仙宁神玉上那位仙女。

      李牧青却打起马虎眼:“也许是传说中的神仙姐姐吧。”

      苏无依微微摇头。

      “郡主的玉......”

      “哎,好吧,好吧!”李牧青无奈抓了抓头发,“是那块玉的功效,别问我怎么弄到的,我拒绝回答。”

      苏无依的表情略带失望,半晌道:“我渡劫还是借了外力。”

      “别妄自菲薄啊!那篇仙咒,仅仅是为咱们在险境中提供了一片宁静之地。真正悟道的,是你自己!”李牧青扶她从地上站起,笑了笑,“即使不靠神仙姐姐念咒,最多三五个月,你也能顺利破妄的。”

      他有点哭笑不得。

      人家女孩,都是求而不得,才要人安慰。

      苏无依得了好处,反而要人安慰。

      “这并不矛盾,无依,毕竟若不破妄,我俩都得挂了。”李牧青咬下一截袖子,为她包扎腿上的伤口,嘴里继续劝说,“偶尔偷一回懒,抄一下捷径,不会玷污道心的。总把这事搁在心里,无法释怀,才是意志不强的体现,你说对不对?”

      “嗯。”苏无依轻声答应,见包扎完毕,忙夺回裙摆遮住腿,仿佛在害羞。

      她又变得惜字如金。

      不过,李牧青不觉得违和。

      就像有的人,网恋起来猛似虎,一提奔现怂如狗。

      在半真半梦的意识世界,即便自闭少女,或都不惧敞开心怀。

      回到现实,那就是另一码事了。

      李牧青忍不住想调戏她:“我说无依,咱俩这算双——修——吗?”

      呋!

      苏无依差点滑倒,狼狈稳住身形,不理他,独自往巨兽深处走去。

      “喂,喂!等等我啊......”

      渡过破妄之劫,但也无助于肉身修复。

      两人一个大腿被划伤,一个早摔得浑身淤青,走起来,都是连瘸带拐。

      就这样,还你追我赶跟赛跑似的。

      “我错了,是我胡言乱语......哎哟,无依,哪怕要跑,你也跑反了,入口在我这边呐......”

      李牧青上气不接下气,欲哭无泪。

      不料,苏无依停了脚步:“没有反,我感觉到深处有东西。”

      “哦?”他一听,收起玩闹之心,散发出感知力。

      果然发现,前方不远,有股隐晦的法力波动。

      往前行走约百米,足底酸液沉积,气味愈发浓烈,似乎走进了巨兽的胃里。

      酸液之中,有许多尚未消化完的动物尸体,白骨腐肉,缓缓起伏。

      “简直是一座乱葬岗。”

      李牧青不禁皱眉,右手稍挥,念力筛浊存清,撑起一个相对洁净的气流圆罩,裹住两人,将脏污和怪味挡在外侧。

      破妄前,他就是操纵空气的达者,如今更是得心应手。

      苏无依示意往内再走,穿过累累的尸骨,终于看见前方内壁,印着数十个幽红的血符箓。

      这些血符箓,与葫芦洞里同出一辙,均匀环布,形成一截万花筒似的甬道。

      “眼球?”

      李牧青意念一扫,肉墙上镶嵌着八颗眼球,全是闭合着的,其中三颗已经枯萎,干瘪不似球形。

      “这些血符箓共同结成封印阵,威力极大增加,生命力顽强的邪眼,也被活活耗死。”他看出符箓的布置精巧繁复,猜到丹阳真人花了不少力气,“可他,为什么要在一头巨兽的胃里,煞费苦心布下此阵呢?”

      “他不想邪物逃出去,为祸一方。”

      “英雄所见略同!看来,丹阳真人思虑甚密,特意命这头巨兽守在岩窟的地下,定期抽空吸食,连同被眼球腐化的生物吞入胃中,再以血符箓封之至死。我们也算倒霉,刚坐上滑滑梯,就撞着它的饭点!”

      李牧青也是瞧附近没有活物,觉得玩一玩无妨,还能提振士气,哪知一玩就玩脱了。

      苏无依想到傅星辰和姜央下落未明,面庞划过一丝忧虑。

      忽然,她右手轻抬,指向了几米外一具溶化过半的人类尸体。

      “谁?不会是丹阳真人吧?”

      李牧青乍看一惊,还当丹阳子刻完阵法后,累死在此处。

      仔细再看,尸体不是修道人的装束,反倒像夜行衣,血肉脱落的骨手,犹自紧抱着一个油布包。

      油布包能防水,半边浸泡在巨兽胃液里,只略微掉色。

      李牧青手指一勾,念力驱动,油布包飞离尸体怀抱,稳稳落在他掌心。

      拆开包装,明光四射,露出一尊雕着麒麟像的宝玉方印。

      “王玺?”

      他将方印浮起,翻转头脚,果见方印底部,刻着“御赐镇南,世代永传”八个古朴大字。

      没想潇潇郡主追贼千里,仍未寻获的镇南王玺居然出现在这儿。

      那具尸体,多半就是偷去王玺的窃贼了。

      “他身上有个腰牌。”苏无依提醒。

      李牧青颔首,隔空取物拿到腰牌,乃是整块桦木制成,上面只有一字:“义”。

      苏无依脸色微变。

      “无依,你知道什么吗?”

      “他来自义军。”

      “义军?”

      “就是与大乾朝廷作对,想推翻乾帝的义军。我的父母,就死于他们手上......”说着,她神色黯然。

      李牧青赫然想起共同渡劫之时,看到的那些画面。

      为了照顾挚友心情,他原不打算多问。

      然而苏无依肯主动提及,他也就顺水推舟了。

      通过少女挤牙膏一般的表述,半小时后,终于得知大概:

      苏无依的父母,是江湖上一对侠盗。

      在她五岁时,他们偶然得到一页笔记,其中记载着一柄真人所遗法剑的下落。

      为此,“义军”找上了门,掳走苏无依,逼他们拿笔记交换。

      双方追至深山,苏无依父母舍命救出了她,却被义军的高手杀死。

      她的童年,就此留在了山林间,日复一日练剑,以谋复仇。

      等她年纪稍长,翻阅笔记,按照指示,攀援险峰,找到了传说中的法剑。

      又练几年,她已算得凡人中的高手,便即出山报仇,仗着绝世剑锋,手刃了所有仇敌。

      仇敌里有个道姑是异人,也被她险胜击杀,临死前动了惜才之念,竟将一枚问道宗信物赠给她,劝她继续修行。

      报仇雪恨的苏无依,茫茫然,不知该何去何从。

      于是,她听从道姑的话,来到了问道宗。

      “命运当真莫测......看来这些义军,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李牧青叹道。

      “红尘事,红尘了。”苏无依意兴阑珊,“我已报过仇了。”

      “无依,既然你不在乎,我就收下了。等送还王玺时,方便做个凭证。”

      李潇潇的勾玉耳环,帮了两人天大的忙。

      李牧青却还曾算计对方,害得她差点走火入魔。

      这人情不还,太过意不去。

      李牧青将王玺和腰牌收入囊中,顺便把墙上的血符箓也薅了。

      正要检查天之锁变化,通道猛地剧震,后方出现了一抹久违的光亮。

      “巨兽又张嘴了?”

      两人相视一眼,急忙转身,往那入口奔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