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性影音先锋第一页

      傅生这话本是调侃,并没什么其它意思。

      说归这么说,但真让这两人待一个剧组,被欺负的肯定是须瓷。

      但须瓷闻言脸『色』却瞬间煞白,他掐着指尖,嗫喏道:“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在教育你。”傅生捏捏眉心,“下次别这么冲动。”

      他总有护不了的那一天。

      傅生有钱有资本,当下尚且可以应对,可倘若将来有一天,须瓷招惹上了更有背景的人,他尽全力也护不住了怎么办?

      在这个圈子里待的越久,见到的形形『色』『色』的人便会越多,也更能明白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地位差距究竟有多大。

      他不是神仙,不能只手遮天。

      傅生刚刚看完微博,网友们已经炸了,大家没想到一瓜接着一瓜,而受众广泛的网络小说《往生》的拍摄这么快就开始了。

      他们更没想到的是,《往生》的导演竟然会是个没有经典作品的新人。

      赞美傅生盛世美颜的多是路人,而《往生》的原着粉丝则多在质疑他的能力。

      试想,自己喜欢的本命小说,最后要交由一个名不经传的导演进行改编,恐怕换作谁都难以放心吧?

      ——长得是真帅,但实力也是真的不让放心。

      ——我只能安慰我自己,这演员阵容不错了……

      ——没想到我女神这次竟然饰演女二,天哪这导演怎么想的?

      ——我倒觉得还好,选角都还蛮贴合人设的,包括这个叫须瓷的小演员,长相装扮是我心目中的慕襄没错了。

      ——同楼上,挺惊艳的,就是不知道他演技怎么样了。

      ——我从外网回来了!大家不用纠结傅导的能力了,他去年六月时,曾在《雪山之巅》的剧组中就职傅导,国外名导都对他赞赏有加。

      ——我也去看了眼,《雪山之巅》是去年影视圈的巅峰之作了吧,他有点牛『逼』的,谁不知道梅克斯最难搞了。

      ——梅克斯是谁?

      ——回复799楼,《雪山之巅》的导演你不知道?《梦》总知道了吧,当今影视史上票房最高的一部电影,也是梅克斯导演的。

      ——最新消息!傅生是梅克斯的学生!!!!

      ——卧槽真的假的?

      ——我去看了!!!!梅克斯刚刚亲口承认了!他在交友网上发了消息,并说傅生能力很强!

      ——我现在能光明正大地叫老公了吗?

      ——叫吧,没人拦你。

      ——呜呜我也想叫。

      ——楼上!你男的!!要点脸行吗,别跟我们女孩子抢!

      ——男的怎么了,他要是能拍好《往生》,让我叫爸爸都行。

      ——美得你,凭空多出一个有钱又帅还有能力的爸爸,去做梦吧,梦里什么都有。

      一排排的老公在剧组的官博下面刷屏了,傅生有自己的微博号,也被这群人顺藤『摸』瓜地找到且关注。

      一时间,傅生微博粉丝的涨幅竟然和须瓷不相上下。

      很快,须瓷和叶清竹的谣言热搜淡了下去,没人还在意这个小小的闹剧,视线都凝聚到须瓷本身和他能饰演慕襄这个角『色』身上。

      当然,此刻心里冰凉一片的须瓷并不知道这些。

      傅生看他紧张地站在那里,头抵着,紧咬着唇不说话,细软的头发搭在了睫『毛』上,像是一个精致漂亮的瓷娃娃。

      他轻叹道:“过来。”

      须瓷微顿,缓缓走了过去。

      傅生抬手一拉,将人揽进了怀里:“给我抱会儿。”

      须瓷一怔,他颤着抬起手臂,很轻很轻地搭在傅生腰上。

      傅生一米八几的身高,完完全全地将须瓷圈进怀里,头也抵在他肩上,脸贴着他柔软的头发。

      这是一个偏向放松和保护的姿势,很有安全感,也让人心里很慰贴。

      须瓷脸埋在傅生暖烘烘的体温里,眼睛发热的同时也觉得有些困了——

      他好想在傅生怀里睡一觉,在他清醒的时候,在他自愿的时候。

      “你要乖一点。”傅生闭着眼睛,“我最近很累,你……”

      他顿了顿,没再往下说。

      以前的相处方式或许是错误的,才造成了今天的结果。

      他总是把工作上的负面情绪都收在心里,回到家都尽量以正面的姿态去面对须瓷,但想想,他不说,须瓷又怎么会知道呢……

      须瓷兀自红了眼眶,以前傅生从没有跟他说一个累字。

      但刚毕业闯事业的阶段里,又怎么可能不累呢?

      应对甲方,应对强势的父母……还有应对无理取闹的自己。

      可那时候须瓷惊慌失措,害怕傅生迫于“压力”抛弃他,于是对他身边的每一丝异样都如同惊弓之鸟。

      他越是害怕、恐惧,就越用折腾的方式让傅生妥协,让他证明他爱自己。

      错了吗?

      须瓷闭上眼睛浑身发颤,或许是错了的。

      可能怎么办呢?他回不去了,他只能成为现在的自己,尽量活成傅生喜欢的样子,好好地藏住自己的真实面孔——

      他阴鸷又偏执的面孔。

      他心里的千疮百孔可以放出来,可以徜在阳光下任由傅生观赏,因为傅生还在乎他,所以会心疼,会更无法轻易抛下他……

      可他充满算计又人情冰冷的那一面,绝对不能让傅生知道。

      傅生不喜欢这样的人。

      须瓷明白的,他很早就明白,傅生喜欢积极向上且阳光的事物。

      他会让傅生看到自己的脆弱,然后被他拥入怀中,再假装被傅生治愈了一样,变得快乐开朗起来、像以前一样……

      他成功一半了不是吗?

      须瓷抿唇试探:“哥……可以收工了吗?”

      傅生:“嗯。”

      “我困了。”须瓷模仿着以前的自己,微扬着尾音撒娇的语调,但怎么听都不够自然。

      好在傅生吃这一套,他松开须瓷:“那走吧,先回去吃个饭再睡。”

      两人还没来得及拉开距离,丰承便戴着耳机走进来,看到他们亲密的姿势完完全全愣住了:“……抱歉。”

      他连忙退了出去,看着对面纵向走过无视了他的叶清竹一脸茫然。

      这……什么情况?

      更衣室里的傅生和须瓷已经拉开了距离,两人都没有在意刚刚丰承的出现。

      傅生没想着要藏须瓷的存在,而须瓷则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傅生是他的人……或者,他是傅生的人也好。

      不过……

      傅生捏了捏须瓷的后颈,小孩如今要在娱乐圈发展,太早染上同『性』恋的名头怕是不好。

      “车钥匙没找到,『药』暂时也拿不到。”傅生眸『色』微深,“你急吗?”

      须瓷一怔:“……”

      他要怎么说?

      说急不行,他之前自己说的,不经常吃,说不急吧……其实他很急。

      虽然他没有按医嘱正常服『药』,因为副作用太煎熬,但最少也要两三天吃一次,如今他手上只有十颗。

      须瓷不自觉地握住手掌:“……不急。”

      “那就好,我抽时间找找,找不到你也不用纠结。”傅生淡道,“家里也还有备用的,到时候找人送过来。”

      须瓷抿着唇:“好。”

      晚餐他们在房里解决的,除了他俩还有罗裳和于幕。

      于幕气质温润,声音也是一样,他笑着说:“谢谢傅导款待。”

      “不客气。”

      “别瞎客气了,赶紧吃吧。”罗裳无奈,“我饿死了。”

      晚餐还算丰盛,酒店后厨送上来的。

      九楼的卧房都有一个小客厅,有桌椅沙发可以作为吃饭的地方。

      罗裳吃饭很快,不像是女孩子那种细嚼慢咽,她像是赶时间似的,一口接着一口。

      “男主人选有想法了吗?”

      “有。”傅生吃饭也不慢,但很雅观,“所以明天我得出去一趟。”

      “你亲自去谈?”罗裳有些惊讶,“怎么去?”

      “开车去。”傅生下意识说,刚想说不远就发现不对,他刚还和须瓷说车钥匙不见了呢。

      果然,一旁的须瓷愣愣地看着他。

      傅生挽救道:“但我车钥匙不见了,恐怕要借用一下其他人的车了。”

      “车钥匙怎么会不见?”

      “……我不小心弄丢了。”须瓷小声道。

      “……行,那你注意安全。”罗裳挑眉点头,总觉得哪里怪怪的,“还有你俩在剧组略微收敛点,我今天听到有人在聊你俩八卦——”

      罗裳看向须瓷,斟酌道:“说须瓷是靠你的关系才拿到了这个男主的。”

      傅生:“……”

      这么说好像也没错。

      但他们说的话恐怕没这么好听,多少会带着“爬床”“卖屁/股”这种难听的字眼。

      “所以你俩多少注意点分寸,如果被有心人拍下什么暧昧的照片,就像和叶老师这次一样……”

      须瓷突然打断了她:“不用。”

      “……什么?”

      “不用分寸。”须瓷低着头。

      傅生侧眸看着他的发顶,没说什么。

      罗裳有些无奈,既然傅生都纵着,她也不好再多说:“反正你们多少提防着,难免有红眼的人。”

      傅生嗯了一声,他看着一旁埋头安静吃饭的须瓷,思虑了几秒:“明天你和我一起去。”

      “……”须瓷顿住了,脑海中刚刚酝酿出的风暴瞬间消散。

      在傅生说要亲自去找那个男主演的时候,他心底名为嫉妒的种子就已经生涯发芽。

      如果他再厉害一点,如果他有足够的名气和实力——

      那傅生是不是就不会看向别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