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久道综合在线无码

      婧薰在熟睡中被人摇醒,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感觉到有只温暖的手掌在抚摸她的脸颊,耳畔传来熟悉的声音:

      “小懒虫,该起床了。”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婧薰瞬间清醒,睁大着眼睛看着眼前日思夜想的人,她眨了眨眼,不敢确定眼前这一幕是真的。

      “笨蛋,看什么呢,傻了?”见婧薰这副可爱的模样,白叶不由得笑了笑。

      “阿叶,真的是你吗?”婧薰猛地扑向白叶怀里,紧紧地抱着他,感受自白叶身上传来的温度。

      “嗯,是我。”白叶抱紧了婧薰的身体,看着婧薰的脸蛋,温柔的笑道:“我说过,无论你身在何处,不管去你身边的路有多远,我一定会到你身边,我永远不抛弃你。”

      闻言,婧薰心花怒放,多日来脸上终于浮现灿烂的笑容,圈着白叶的脖子,撒娇似的在他怀里蹭了蹭,说:“我也说过,我不会离你太远的,因为我舍不得离开你。”

      说着,婧薰向白叶邀功,道:“本来我是可以离开这里的,但是因为长青城是距离你最近的地方,加上我怕我走了以后你很难找到我,所以我才没有离开的。”

      白叶亲了亲婧薰的额头,笑道:“我的薰儿最乖了。”

      “这还是你第一次夸我乖呢!”婧薰眼睛一亮,心里边美滋滋的,像极了得到糖果的孩童。

      “那我以后天天夸你好不好?”

      “好啊”,婧薰靠在白叶怀里,想到这段日子以来的相思之苦,她将脸蛋埋在白叶怀中,有些委屈的说:“你离开之后我真的好想你啊,想到茶不思饭不想,睡觉也不踏实,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整颗心都是空荡荡的。”

      说着,似乎想起什么,婧薰抬头看向白叶,好奇的问道:“对了,这里是长青城,你是怎么进来的?”

      白叶笑了笑,捏了把婧薰的小脸蛋,凑到她耳边,轻声说:“秘密,不告诉你。”

      见白叶不说,婧薰也不恼,想了想城内的局势,心想:肯定是通过城内的暗道进来的吧!

      然而,婧薰开心的笑容还没维持多久,她就想到……

      “我……”婧薰脸上的笑容瞬间垮掉,不久前白叶麾下的一名弟子就是在军营里被斩杀的,此刻,她该如何解释。

      “怎么了?”白叶捏了捏婧薰的脸,瞧着婧薰欲言又止,不由笑道:“有什么话就说吧!”

      “我说了,你会不会怪我?”婧薰看了眼白叶的神情,有些艰难的开口:“你,你麾下的一名弟子……被……被我抓了……被判了斩首……”说话间,婧薰根本不敢看着白叶,只好将目光错开,转移视线。

      “笨蛋。”白叶抱紧了婧薰,柔声说道:“我不怪你,你也没有做错。”

      “真的?”婧薰将信将疑的问道,心中有些不敢置信,好歹是麾下的弟子,真的无所谓吗?

      “当然是真的。”白叶在婧薰额上轻轻一吻,捋了捋婧薰的秀发,看着婧薰清澈的眼眸,认真的说:“薰儿,战事结束了,我会以三书六礼,凤冠霞帔,八抬大轿,十里红妆,娶你为妻。”

      “以三书六礼,凤冠霞帔,八抬大轿,十里红妆,娶我为妻……”婧薰轻声的呢喃着,随后静静地看着白叶,颤抖的伸起手,想去触碰白叶的脸,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一句战事结束了将她沉浸在见到白叶的喜悦里的理智拉了回来,她怎么能忘了,她与白叶皆身处战场,如今城未破,白叶身为东空主将,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左秦军营里?

      伸出去的手差一点点就可以触碰到白叶的脸,可终究是无力的垂下,婧薰边哭边摇头,嘴里呢喃着:“假的,原来是假的。”

      这怀抱是温暖,可给她的感觉太不真实了,她害怕她一伸手,连梦都破碎了。

      婧薰在哭泣中醒来,她还没能从刚才的梦里缓过劲,望着天花板,任由冰冷的泪水划过眼角,滴落在枕头上。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白叶,我真的好想你啊,日思夜想,就连做梦都在想你。

      良久,婧薰才回过神,抬手擦了擦泪水,苦笑的坐起身,她都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因梦到白叶而哭醒了。

      婧薰捂着脸,心口处传来痛感,她不明白,为什么梦到最后都要有理智,为什么就连梦里都要让她清楚的认识到眼下的处境。

      松开手,婧薰吐了吐气,此时的她已无睡意,索性换好衣服,到外面去透透气。

      东方将白,外面的士兵一个个严阵以待,昨日首次告捷,如今军营里士气大振。

      婧薰没走多久,耳边开始传来振奋人心的鼓声,她知道,新一轮的战斗即将拉开序幕。

      伫立在原地,一时间婧薰感觉到有些无措,她不想继续到战场上杀敌,可是如果她什么都不做,内心又极度不安。

      忽然,一个念头闪过脑海,她想起之前找姜楼了解先前战局时,姜楼曾说:

      “军粮被毁了一半,辎重库也出了问题,有被损坏的,也有失窃的,但是因为当时战况紧急没来得及调查。不过军营布防图倒是没有遗失,只是东空大军似乎很熟悉地形,若非我军将士拼死抵抗,只怕伤亡更加惨重。”

      婧薰蹙眉细想着,这回东空会不会故技重施,若是这回城内的粮草也被毁掉的话,那么左秦将士也撑不了几天。婧薰握了握拳,不管东空是否会故技重施,还是要吸取之前惨痛的教训,做好防范。

      回到帐内,婧薰唤来手下的近三十名女弟子,看着这些年龄与她不相上下的女子,心中感慨万千,她清了清嗓子,这才说道:“你们兵分两路,加强对粮草库、辎重库的巡视,尤其是粮草库,不能有一丝疏忽。在巡视期间若是发现有不对劲的地方立即上报,如遇可疑人员可先斩后奏。”这个节骨眼上,宁可错杀也不可放过。

      “明白!”

      “清绾留下,其余人去忙吧。”婧薰对这些女弟子是信任的,所以才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她们去做。

      苍蓉府训练女弟子和训练男弟子的方式不同,女弟子要承受的考验更多,多年来经过层层筛选才选出这一批,其忠诚度不需要去怀疑。

      婧薰在书案上拿出一张她自己话的地图交给清绾,说道:“你带着剩下的人去重点排查一下这地图上标注的地方。”这地图是她根据这些天对城内的观察所画,通过这些天的观察,她也发现了一些可疑的地方,说不定还窝藏着不少细作。

      “是,属下这就去办!”

      清绾走后,婧薰靠在书案边上,揉揉太阳穴,她现在一刻也不想让自己闲下来,可她也不知道现在还能做什么,最终无奈的轻叹一声,索性拿起佩剑,找了个空旷的地方练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