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军事战争>

      封远最终还是不死心跟着来到了大衍峰,毕竟是天心门名义上的首座大师兄,但是这种行为只会更让人觉得愚蠢,因为毫无意义。到了大衍峰又能如何,难不成还能让严仲放他过去看看封坚到底来做什么?

      到了山上,果不其然,通报过后,两个道童出面拦住了封远,直说是严仲有请他到一旁稍坐,封远也不敢多做反抗,赔笑着到了一旁去干坐。看得裴中飞又骂了一句蠢货。

      处理完封远事宜,严仲便登了场。

      却是没有说起吴奇柳的事,反而先问起了封坚:“倒是聪明,借吴奇柳之名。可惜你天赋终究差了一点,说吧,上山来寻我做什么?”

      封坚摇摇头:“我将与你的关系和吴师讲明了,是吴师让我来找你的。”

      “吴奇柳让你来找我?是觉得我这里有他的生路么?”严仲磨蹭着自己的下巴,又道:“可惜,我并不想插手管这些事。倒是你,入了元婴,何不到天心门来修行,这样我也好传你一些高深一些的功法。”

      “谢真人好意,但是我暂时还不想入天心门。吴师让我将这两个东西带来,说你会感兴趣的。”说完便掏出了大哥大。

      “是么?”严仲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却没有表明是在回应封坚的前半段还是后半段。

      “真人且看。”说完,他便开始按照“金木水火土”的方式输入灵气,灵石也就亮了起来。

      不一会儿,从灵石里就传出了吴奇柳的声音:“喂,是封坚吗?”

      严仲这才起了一些兴趣,饶有兴趣问道:“吴奇柳,这么一个玩意儿想买下一条活路?”

      齐云山上的吴奇柳一听这个陌生的声音,便知封坚大概是成功的见到了严仲了。

      “封坚,是严真人吗?”吴奇柳问道。

      “是的,是严真人。”

      “严真人啊,是这样的,你看我这个东西的价值如何?”吴奇柳先问。

      严仲一把将东西从封坚手上拿过来,端详了一会儿:“距离能有多远?”

      这个问题就比较精髓了,吴奇柳笑道:“不愧是严真人,你想要多远?”言外之意就是,你想要多远,我就能多远。

      “那倒还不错。什么人都能用?”

      “什么人都能用,但是得先充值,就是将灵气按照一定规律充满这个灵石,然后才能使用。”

      “那倒还可以,不过若只是这样,还是比不上仙法的重要性。”

      “严真人说笑了,我这些哪里算什么仙法,所有的东西我都传给了白白了,等白白出关,你们看看,再对比一下这个玩意儿,再来算一下,能不能买下我的命。”虽然隔着一个“大哥大”,但严仲觉得吴奇柳脸上应该充满不快。

      “水镜术知道吗?”

      “知道的,这个和水镜术的原理比较像,但是比水镜术简单。水镜术能用出来都算得上大能了,起码得洞虚了,局限性还是多了。您是想问,能不能像水镜术一样,对吗?”吴奇柳大致知道严仲想问什么,他早就猜想过了,也早已经备好了答案,但是他不能把主动权让给严仲,所以依旧还是要发问。

      “能吗?”

      “如果严真人说的是讲所见的一切让别人也看到的话,大致是能的,我把这个功能叫做拍照功能,想法和实验已经做过了,还挺成功的,唯一的缺陷就是消耗会大一些,因此暂时还没有加上去。”吴奇柳一笑:“呵呵,总得给自己多留两张底牌,不是吗?”

      “时间上来说,空间上来说都挺方便的,就是不知道,如何保证消息不被他人所知?”严仲又提到一个关键问题。

      “严真人用水镜术之时,也有想过这种问题?”吴奇柳用置换来诡辩,效果确实不错。严仲并没有多想,只当吴奇柳是从水镜术上得到的灵感,使用的也大体是水镜术那一套方式。

      “若是丢失了,别人使用又如何处理?”严仲又问。

      “这个问题倒是不麻烦,带上办理时候的证明到咱们这里挂失,就是报备一下说丢失了,咱们再给他重新办理即可。重新办理可以选择以往的号码,也可以选择新的号码。”手机号码挂失的老问题了嘛,有现成的解决方案。

      “不错。只是除了方便一些之外,并无他用。”严仲下了一个定义。

      “严真人可能还不能理解,这个东西会带来的变化。久闻严真人擅天机术,长于推演,不如您试试推演一下,看看就这两个功能,能带来什么影响?”吴奇柳开始慢慢掌握主动权。

      “有趣。中飞,你来说说看。”严仲倒是起了一些兴趣,却不自己说,反而先让自己的弟子来说。

      “是,师傅!”裴中飞在封远面前有一种吊儿郎当的感觉,在严仲面前却显得极为庄重。他稍微思索了一下:“以后门人弟子的联系会更方便,不限于时间和空间,随之而来的是人和人之间的联系会更频繁一些。”

      “不错,还有呢?”严仲表示赞同。

      “消息的传递会变得更便捷,宗门的管理会更轻松一些。”

      “还有呢?”

      “弟子愚钝,暂时想不到太多。”裴中飞思来想去,也就这些变化了,空间,时间,信息的安全性和便捷。

      “若是老夫来说,也不过是这几个答案。但是若是用上天机术来看,必然并不只是如此,对吗,吴奇柳?”严仲并没有使用天机术,反而是问起了出题者答案。

      吴奇柳在心中暗想:没有动用天机术,只是在推演而已,这么说来,天机术要么就是使用的条件苛刻,不是随便能用的,要么就是使用的代价比较高。又或者,我这个东西还不能勾动他的兴趣,还不到用天机术的时候?

      “是的。我说两个,严真人可以看看,是不是会这样。第一个,每一个凡人都可以纳入到门派的情报体系中,比如说,在景泰城内有一个凡人发现了一个可能是天才的小孩,就可以上报给门派,这样门派的弟子来源就更广阔一些了。”

      “不错,和前面节约时间不同,这个倒是一个不错的使用方式,第二个呢?。”

      “第二个,我听说有一些凡人,为了求仙缘,不惜用生命去探索险地,只为求得一些可能的天材地宝或者遗迹,对吗?”

      “是的。”

      “那如果让训练好的动物替代凡人,尤其是鸟类,在高空之中拍下所见所闻,再让人来筛选,这样就可以极大的提高效率和生存的机会。”

      “有趣。”严仲给了一个评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