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拟人生4三宫六院

      夜晚,家徒四壁的城堡内。

      没错,家徒四壁的城堡,这是所有士兵对于这座城堡的评价。

      整座城堡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的装饰品,只剩下冰冷的石砖和墙壁。唯一有的东西就是一个个简陋的箱子和一张巨大的木桌,根本不像一位公主居住的城堡。

      空荡荡的大厅内,简陋的木头长桌上坐满了人,奥琳娜正在聆听女仆诉说近期领地发生的事情以及食物储备。

      尖兵们或坐在凳子上或坐在地上,擦拭着手中的枪械。

      艾墨娅正在给秦乐讲述接下来启灵的要诀,猎鹰躺在地上,双目紧闭,好像睡着了。

      “启灵成功与否,主要是看个人天赋,有的人一次性就成功了,有的人要是十几次,还有更多的人无论试多少次都没有用。比如这个女子,天赋应该不错,很快就能吸收气。”

      “无法启灵,是不是就无法成为超凡者?”秦乐问道。

      艾墨娅微微摇头:“并不是,只是没有成为法师这类对灵需求高的职业。只要启灵丸足够多,哪怕是一个废物也能入门超凡,不过这辈子也只能处于入门。”

      十几分钟后,躺在地上的猎鹰缓缓的睁开眼睛,眼神有些迷离。

      艾墨娅表情有些惊讶,道:“天赋不错嘛,竟然这么快就醒来了。”

      鱼头迅速上前,快速检查了一下呼吸和脉搏,随后再确认了一次暗号。

      确定对方没有收到某种控制后,鱼头转头秦乐的打那个手势。

      “我们开始吧。”

      秦乐平躺在冰冷的地面上,艾墨娅将食指放置其眉心上,道:“闭上眼睛,感受气的流动,尝试用我的气去沟通周围的气。”

      微微的白光出现在指尖,以眉心为中心,无形的气缓缓的出现。

      一秒,两秒,三秒……

      不知过了多久,秦乐内心泛起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就宛如整个人融入了世界,一种特殊的事物在轻轻地抚摸着自己,那种触感就像微风吹到脸上非常的舒服。

      然而下一刻这种奇妙的感觉消失不见了,一切都回到了正常,感觉和平时闭上眼睛没什么区别。

      看到自己引导的气莫名其妙的消失,艾墨娅有些疑惑的收回了手指:“怎么回事?难道失败了?”

      按照她以往的经验,启灵一般有三种情况,第一启灵成功,灵开始吸收气。第二,启灵失败,气不再进入体内。

      可气突然消失不见,既没有进入体内,也没有被排除,这种现象艾墨娅从未见过。

      这一幕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所有的尖兵默默的起身,场面变得有些紧张。

      鱼头来到秦乐旁边,蹲下来伸手摇了摇他的身体,然而秦乐依旧双目紧闭,没有醒来。

      将手放到鼻子前,随后又放到手腕处,最后再将耳朵放在胸口处。

      做完这一切,鱼头眉头紧皱:“呼吸正常,心跳正常,脉搏正常。”

      取下手腕的绳子,戴在自己手上,转头对艾墨娅质问道:“艾墨娅小姐,请问这是正常现象吗?”

      ……

      一秒,两秒……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周围的黑暗与宁静没有一丝的变化。

      秦乐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睁开眼睛想要询问成功没有。

      可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他已经不在城堡内。

      入眼的是一片黑色与红色,空气中弥漫着腐朽的尸臭味以及名为绝望的愤怒。男人,女人,老人,小孩尸体纠缠扭曲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腐烂的血肉,森白的牙齿,宛如鳄鱼般张嘴,露出无尽的深渊。

      骷髅若岭,骸骨如林。人头发翙成毡片,人皮肉烂作泥尘。

      秦乐站在这片血肉之地上,嘴巴微张,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耳边鸣起宛如邪神的低语,紧接着,无穷无尽的疯狂呓语,像洪水般通过耳朵硬生生的挤进了他的脑子。

      这些声音就像扭曲的血肉大地一样,男女老少各种各样的声音掺杂在一起,疯狂,混乱,扭曲!

      死!

      秦乐终于听明白了这些声音,而听明白的这一刻,就是死亡来临的时候。

      咔嚓!

      伴随着越来越多混乱的精神挤进脑子,慢慢的猩红的血液从七孔流出,头盖骨开始慢慢的裂开。

      红的,白的全部都流了出来,就宛如他的脑子在不断的往外钻!

      想要逃离疯狂的呓语!

      嘭!

      伴随着一声巨响,秦乐感觉自己的脑袋直接炸了开来。

      我死了吗?

      脑袋的炸裂,那些让他无法思考的疯狂呓语,终于消失不见。

      紧接着一抹绿色出现在了他眼前,不知何时他的身后树立着一颗贯穿天地的巨树,巨大的树冠为他遮掩了所有的敌意。

      伸手摸了摸脑袋,他的头还在。

      ……

      “我……我也不知道。”艾墨娅神色慌张,这种情况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周围的尖兵默默地打开了步枪上的保险,食指扣在板机上,目光略显冰冷的看着艾墨娅。

      鱼头盯着艾墨娅那如祖母绿般的眼眸,看着眼神里透露出来的慌张,微微叹了一口气道:“艾墨娅小姐,我们可以等一个晚上。”

      现在队长虽然莫名其妙陷入了昏迷,但生命特征非常的稳定,没有任何生命危险。艾墨娅此时还是他们的朋友,鱼头也不好直接翻脸,要是一场误会那就难办了。

      一个晚上是他们所能忍耐的极限,过了这个晚上,队长如果还没有醒来或者出了什么情况,那就别怪他们无情了。

      闻言,艾墨娅立马就领会了鱼头的意思。

      ‘完蛋,完蛋!为什么我这么倒霉,帮人引导启灵都会出事情!不行,这家伙不能出事,出事了我也要完,还有我的赤金也没了!’

      艾墨娅一脸肉疼的把自己的项链摘下来,那是一串深棕色,豆丁大小的木珠。

      将项链戴到了秦乐脖子上,道:“这是精灵族的宝物,用生命之树的树心做成的项链,能够让穿戴者时刻保持健康状态,并且免疫所有的负面状态,包括精神层面。”

      咔嚓!

      伴随着清脆的响声,项链上的一颗木珠怦然破碎。

      艾墨娅表情瞬间凝固,整个人都石化了。

      继救命药后,她又一件宝物好像没了。

      然而还没等她来得及心痛,异变突起!

      一轮椭圆色的红圈,缓缓地出现在秦乐的脑袋上方半米处,将周围的景象切割。

      随后红圈开始慢慢的扩张,宛如火焰蔓延一样,吞噬着周围的景象。

      城堡外的天空,深沉的黑夜被染成了一片火红色,这片红色犹如滔天的大火般迅速蔓延,恍惚之间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一片红色。

      无数的生命仰望着天空,目光里掺杂着惊讶,恐惧,不可思议……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红色就静静的飘荡在所有人的头上。

      这是一场没有人能扑灭的大火,唯一能做的就是仰望,犹如尘世蚍蜉。

      ……

      罗拂帝国,白色大理石构建其主体,黄金点缀辉煌,白银象征神圣,那是犹如山脉般高大的宫殿。

      男子高居于帝位之上,衣着华丽而繁复,手中的黄金权杖象征着至高无上的权力。

      望着火红色的天空,这位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人类皇帝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维多利亚精灵帝国,巨人王庭,亚特兰蒂斯,巨龙之巢,钢铁山丘,到底是谁破坏约定,触碰那些遗迹?”

      罗拂皇帝收回目光,看向了御座下方的十二人。他们有男有女,服装各异,手上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

      十二王具使,帝国的最高战力,每个人都有屠龙,破军,踏城的力量。

      “剑使,你现在前往罗拂遗迹,如果帝国遭到其他国家的帝具攻击,就打开遗迹,把那东西拿出来。”

      “遵命,陛下。”手持一把怪异长剑的男子转身朝宫殿外走去,三步之后身形消失不见。

      ……

      维多利亚精灵帝国,高耸入园的生命古树屹立在大地上,

      美丽的维多利亚精灵女王望着红色的天空,声音空灵而清雅:“母神说,他们回来了。”

      此话一出,身后上百个精灵强者面面相觑。

      天空出现异变的那一刻,整个维多利亚所有的精灵族强者都聚集到了生命古树打算询问女王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而最终却得到了一句他们回来了。

      垂垂老矣的精灵贤者小心翼翼地询问道:“女王陛下,他们是谁?”

      “人类种歌颂他们为祖先,所有种族未闻其名,却依靠着他们的遗产存活。”维多利亚女王的回答让在场的所有人愣住了,紧接着全身汗毛都竖立起来。

      “女王陛下,您是说高等人类种?”一名精灵族强者说出了所有人的猜测。

      “这怎么可能,高等人类种不是人类种虚构出来的东西吗?”

      “当年人类皇帝还被骗得上街裸奔,那时候我也在场。”

      一说到高等人类种,所有人立马就想到了当年那场震惊天下的糗事。

      维多利亚女王抬手一抚,清雅美丽的脸庞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道:“高等人类种,并不是虚构出来的。现在的传说,不过是扭曲而来的历史。”

      垂垂老矣的精灵贤者也点了点头:“女王陛下说的没错,生命短暂的人类中最擅长的就是扭曲历史。”

      活得越久,知道得越多,精灵贤者就越发觉得自己的渺小,越发恐惧那可笑传说背后的事实。

      这一刻精灵强者们已经无法再欺骗自己,脸上出现了无法遮掩的慌张眼神,展露无法掩盖的恐惧。

      “女王陛下,我们精灵族该怎么办?”

      “走一步,看一步。”精灵女王面无表情的清冷面容,让众多精灵族强者略微安心。

      “你们回去吧,该做什么做什么,不用太紧张,伟大仁慈的大地母神会庇佑我们的。”

      天塌了,有高个的顶。

      这下众多精灵族强者才纷纷松了一口气,离开了生命古树,只留下精灵女王和精灵贤者。

      待到所有人都走远后,精灵女王看向贤者道:“老师,母神说他们回来了,带着火焰与死亡,手握兵刃与骸骨,在太古泥泞的道路上蒙眼前行。”

      “……”垂垂老矣的精灵贤者睁开眼睛,那苍老浑浊的眼眸里,只剩下无声的恐惧。

      “母神就不能阻止他们吗?”

      “阻止不了,母神不行,众神不行,但我们可以。”

      精灵女王的话,让贤者浑浊恐惧的眼眸里燃起了一丝希望,连忙说道:“那我们来阻止他们。”

      “老师……”精灵女王静静地看着贤者,声音空灵清冷,宛若冬季的白雪:“会死的。”

      天空的大火慢慢的消退,远东的太阳缓缓升起。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