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军事战争>

      雷虎落下身形,并没有理会在一旁毕恭毕敬的五只怪兽。

      双眸如电,环顾四周,陡然间雷虎的目光定格在某处,探出虎爪,虚空一抓,一团微弱的幻力能量,竟就被其随意的抓在手中。

      “又来一个,不应该呀,这才三年。难道是上一个,难道他没有被兽域的天地法则所同化!”

      看着这团幻力能量球,雷虎的眉头也是微微皱起,口中喃喃自语着,说到最后,双眼更是冒出骇人金光。

      同时,它也将自己的精神力外放,探测着方圆百里的一切情况,只是探测半天都没有结果,这不禁令得雷虎眉头微皱。

      难道这次的外来者不是上次那个,可这根本不可能啊,这才三年。

      可如果这个还是上次那人,三年来他为何没有被兽化先不提,他的实力也定然没有丝毫涨幅,可他又是如何能够这么快逃离自己的感知范围。

      难道是那个老东西出手了,难不成它竟还有后手!

      想到这,虎王的瞳孔不禁猛地紧缩起来,不过很快他便将这种情绪平复下来,但脸色却依旧有些阴沉。

      “虎王,多年不见,看你这一身气息,距离那一步也应该是越来越近了吧,等你有一天真正的抵达了那一步,我们兽域想要恢复巅峰也就指日可待了。哈哈哈哈…….”

      沉思间,一声朗笑忽然传入了雷虎耳中。

      而笑声的来源,赫然是一只大猩猩,不过这只大猩猩怪兽无论是身形还是实力,与朱炎杀死那只都毫无可比性,两者根本不是在一个层次上的。

      实力如此之强,想必这只应该便是怪兽大猩猩一族的首领了吧。

      思路突然被打断,虎王顿时不悦,一道冷若冰霜的眼神丢过去,直接吓得那只聒噪的大猩猩噤若寒蝉。

      其它怪兽见状,知道虎王现在心情不好,自然也都是缄默不语。

      不过最为害怕的还是那只大猩猩,因为它竟从虎王刚才的目光中,看到了森然杀意,它毫不怀疑,只要它再多一句嘴,虎王真的不建议留一具尸体在这。

      雷虎虽体表没有丝毫气息波动,可自其骨子里所散发出的天生统治者气势,却是在场怪兽拍马也难及。

      也正因如此,才会只用一个眼神,便吓得那只实力还算不弱的大猩猩如此那般。

      喝退了大猩猩,雷虎又将目光投向了怪兽中,排在最后的一只怪狼,冲它挥了挥爪子上的那团幻力能量球。

      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见那边的怪狼见到它这一举动,竟是直接转过头去,不搭理它。

      雷虎的动作顿时一僵,其它怪兽也都是一脸诧异的看向漠狼王,尤其是其中的一只通体蔚蓝,长得很像海豚的怪兽,更是怒火中烧。

      看那样子,似乎是在因为漠狼王的无礼而愤怒。

      而那只大猩猩却是一脸的幸灾乐祸。

      它与狼王的关系本就不好,刚才又在虎王那儿碰了钉子,现在当然希望看到狼王也出丑。

      不,现在虎王心情正不好呢,它居然敢这样对虎王,或许会挨一顿毒打也说不定。

      想到这,大猩猩獠牙外露的嘴角,也不禁翘起了一个微妙的弧度。

      不过令众怪兽大跌眼镜的是,这次虎王竟没有发怒,就那样静静的看着狼王。

      它知道,狼王还在介怀过去发生的那些事。

      想起往事,雷虎也再没说话的兴致,转身便再次朝着荒漠深处行去。

      众怪兽看着急匆匆离开的虎王,都不禁长呼一口气,不过却也都是一副面面相觑,不明所以的模样。

      刚才匆匆忙忙把它们召来,一副出大事的样子,可这还没说两句,虎王反倒先离开了,也没说召集它们来到底是要干嘛?

      在场当中,或许也只有漠狼王知道,虎王为何召集它们来此。

      虎王都走了,其它怪兽自然也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都是各展身形,纷纷离去,只是在离去之前,都用那异样的眼神看了漠狼王一眼。

      很显然,它们也不明白,为何向来喜怒无常的虎王,对狼王竟是如此宽容,不过有两只怪兽除外。

      那便是那只大猩猩怪兽和那只长得酷似海豚的怪兽。

      大猩猩嘴中似乎嘀咕了些什么,显然是对虎王的区别对待感到十分不满,不过也没敢多说什么,狠狠的瞪了一眼狼王,便也随着其它怪兽扬长而去。

      倒是那只长得像海豚的怪兽,一直用那恶狠狠的眼神盯着狼王,其中的威胁之意甚浓,不过到底在威胁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面对海豚怪兽的威胁,狼王却是视而不见,气的前者一阵咬牙切齿,知道虎王没走远的它,也不敢在这里动手,虎王可是严禁内斗的。

      最终也只能一甩尾巴,愤愤离去。

      海豚怪兽虽是海洋生物,但它却可以在空中游动,那样子简直和在水中无异,且速度也很快,眨眼的功夫便已消失在视线尽头。

      一片黑暗狭小的空间中,朱炎和樱樱正趴在其中,屏住呼吸,一动不动。

      那些强大气息消失了好半晌,朱炎才终于忍不住,将头伸了出去,看看外面什么情况。

      无尽的荒漠上,狂风席卷,飞沙走石。

      突然,在一个极为不起眼的角落处,探出一颗脑袋,脑袋上一头蓬松的头发,脸上的沙子更是遮盖了此人的面貌。

      此人探出脑袋后立刻东张西望,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

      是的,这个探出脑袋的,可不正是朱炎嘛,而他们之前所呆的地方,正是沙子下面。

      虽然不深,不过也足以盖住他,樱樱还有那只大猩猩的尸体。

      确定外面没有任何危险,朱炎才算松了口气,告诉下面的樱樱一声,自己便先爬了出来,樱樱也紧随其后。

      一人一鸟脱困后,直接躺在沙子上重重的呼吸着这不算清新的空气。

      他们倒不是因为刚才被沙子埋住而这般,若这种忍受力都没有还如何当幻师,主要是因刚才那种生死一线间的感觉实在是太压抑了。

      樱樱甚至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躲过一劫的,就在刚才,它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一道近乎于神识的感应力从他们头顶上方扫过。

      可是却就那样一掠而过,真不知道是对方故意放过他们,还是说他们头顶上方的沙子起了作用。

      缓了好一会,一人一鸟才算缓过来。

      朱炎抖掉了身上以及脸上的沙子,便开始忙碌起来。

      只见他用手一捞,便将埋在更下面的大猩猩尸体给捞了出来,这可是他们这次的收获,如果不是因为这家伙,也不至于会引来这么多强大的存在。

      捞出大猩猩尸体后,朱炎不禁一愣,似乎发现了点什么,不过现在时间紧急,也没工夫多想什么,冲樱樱打了声招呼。

      “走了。”

      说着一把将大猩猩的尸体扛在肩头,迈步向前走去。

      樱樱追上朱炎,落在他另一边肩膀上,眼神复杂的看着他,欲言又止了好几次,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一句话。

      朱炎斜眼瞅了樱樱一眼,笑道:“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咱俩谁跟谁呀。”

      听朱炎这么说,樱樱也不矫情,转过头,沉声问道:“小炎,你是怎么发现那些强大存在靠近的,是因为…那快玉佩吗?”

      “嗯。”朱炎轻轻点了点头。

      此时他们已经来到一个挖好的土洞旁,说来也奇怪,这些土洞挖好也有好几年了,经过这么多年风沙的吹袭,竟然文思未变。

      “那块玉佩有什么特殊之处吗?那是谁给你的玉佩呀,为什么在此之前我都没有注意到啊?”樱樱再次问道。

      “这块玉佩是母亲在我三岁时就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听母亲说,这块玉佩是用来探测修为躲避危险的,而且还有传言,说这乃是从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宝物,十分珍贵。不过因为长期生活在皇都,也根本遇不到什么危险,如果不是因为这次事情的发生,我都忘记还有这块玉佩了。”说到这,朱炎也是讪讪一笑。

      樱樱一脸嫌弃的看着他,不阴不阳的说道:“这么珍贵的东西你都能忘了,你真是人才呀!”

      朱炎却是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废话,这玩意融入到你体内好几年没有动静,你能记得?”

      “这块玉佩之前一直都是在你体内的?”此时,樱樱的表情已经是一脸的震惊莫名了。

      “是啊,不过你也不用这么惊讶,这块玉佩也只能测出神幻师以下的幻师,面对一名神幻师,也就无计可施了。不过神幻师那种高手,也不是那么好遇见的就是了,哈哈哈……”

      朱炎还没有反应过来,在那里自顾自的说着,说到最后,更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可是樱樱的下一句话便直接让他的笑声戛然而止。

      “可是,之前在你的体内,我从来没见过这块玉佩呀,甚至我连它的存在都不知道。”

      听到樱樱这么说,朱炎也是脸色微变,若说来到这个世界后,樱樱没有发现倒是还情有可原。

      毕竟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朱炎和樱樱的那层心灵感应不知何故,竟一下子淡薄了许多,而且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樱樱也再无法融入朱炎体内。

      而樱樱所说的之前显然不是来到这个世界后,可是,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樱樱一直都是可以融入他体内的呀。

      虽然樱樱一般情况下不愿意融入朱炎体内,可是这么多年,呆在朱炎体内的时间也绝对不短。

      可从樱樱之前的表现来看,它的确没有见过这块玉佩,否则,凭借它过目不忘的本事,是绝对不可能会忘了这块玉佩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