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邻距离

      顾少游点点头,心中思绪一时有些翻腾,和万凤山道一声罪,拿出书信便细细看了起来。

      看了一会儿,这才终于搞清楚状况。

      自己父亲顾元昌已被重新起复,任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并即将奉旨巡抚浙江和福建,估计年后就会启程。

      还有自己的大哥顾伯言,已经正式成为一名进士,被分配在兵部当了个观政进士,这起点也已不算差。

      如此一来,顾家瞬间变得炙手可热,前程远大。

      顾少游不仅一阵唏嘘,按照原本轨迹,自己这身体的原主估计很难考上举人,大概率会一直待在老家,当个快乐的富家翁?

      不过本朝政坛一直诡谲,后面到底谁好谁坏也很难讲。

      但不管怎么说,自己父亲和大哥升官,总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书信里又提到,希望顾少游能回来过除夕。

      除夕完了,父亲就得前往浙江赴任。

      那这样一来,自己这趟回家倒是应有之意。

      顾少游合上书信,手指轻轻敲击椅背,心中微微沉吟。

      顾安见他看完,便急急道:“少爷,老爷和太太都对你想念的紧,老爷得知你上华山习武,也没有怎么发火,你要不就跟我一起回庆阳吧!”

      顾少游点点头,有点不置可否,道:“放心,除夕之前我应当能赶回家,不过何时回去我还得再斟酌一二。”

      顾安急道:“这离除夕也只有两个多月了,少爷你还是跟我一起回去把。”

      顾少游摆了摆手,没去理他,又转头对着在一旁的万凤山笑道:“万总镖头这次来华山,可是有什么要紧之事?”

      万凤山在一旁一直默不出声,眼观鼻,鼻观心,犹如老僧入定,这时听了问话,这才仿佛如梦初醒一般,脸上又堆起了笑容,回道:“顾少爷,你叫我凤山就行,我这次是过来西安府押镖,刚好顺路便陪顾安小兄弟一起来了。”

      顾少游嘿嘿一笑,也不去揭穿他。

      什么顺路的,还能让总镖头一起过来不成?

      万凤山见到顾少游神色,又赶忙笑着补充道:“上次在下镖局护送少爷二位上京,没想到中途遇了匪徒,惊了少爷贵体,在下听闻后一直心有不安,这次特意过来,也是想着跟少爷赔罪。”

      顾少游摆了摆手道:“无妨,无妨,上次也是因祸得福,若不是如此,我也不能拜入到华山门下。”

      万凤山一听这话,登时来了精神,嘴里谄媚之词不停涌现,什么智勇兼备、文武双全之类的,听的顾少游都有点脸红。

      万凤山站起身来,从袖子中拿出一张单子,恭敬递了过来,道:“顾少爷,这是威信镖局给到华山派的一份心意,请顾少爷转交给岳掌门。”

      顾少游接了过来,展开一看,心中登时一惊。

      这礼单可不轻!

      田产、现银、杂物,竟然是应有尽有。

      顾少游不仅眼中显出了几分好奇之色。

      万凤山又东拉西扯了一阵,絮絮叨叨说了不少往事,顾少游从一开始的摸不着头脑,渐渐的听的入了神!

      听出了端倪!听出了缘由!

      原来如此!

      顾少游原本之前心中的许多疑问,竟然都被万凤山这絮絮叨叨的一席话给解开了不少。

      这还真是意外之喜!

      顾少游眼神越来越亮,看着万凤山圆圆胖胖的脸,心里倒是给了他结结实实的点了个赞。

      原来,自从华山派立派之后,这陕西、甘凉附近,黑白两道就都隐隐以华山为尊。

      在过去的日子里,华山派在这西北之地,可谓半个地下皇帝。

      不管是掌控的土地、商铺、武馆,都十分之多。

      这些陕西境内的镖局就更不用说,几乎都可以说是仰华山之鼻息,每年都有大笔孝敬奉上。

      也算是变相的保护费吧!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气剑之争后灰飞烟灭!

      气剑之争后,华山派元气大伤,岳不群以弱冠之年执掌华山,不仅武功不够,威望更是差的太远。

      在当时说出去,压根就没人知道岳不群是谁。

      华山也少了可以压的住场面的长辈。

      这也导致了华山在陕西、甘凉一带的影响力直线下降。

      除此之外,还有更糟糕的。

      在过去,华山这些外门事宜,俱都掌握在剑宗子弟手中。

      无论是对外应酬、开设武馆、扶植代理人,这些事情大多都是剑宗子弟出面在外奔走。

      谁叫气宗子弟以气为先,大多都只能憋在家里苦练内力呢!

      在过去这种分工并没有什么不妥,或者说隐忧未曾爆发。

      但是如今是剑宗彻底落败,这就导致了一个极为严峻的问题。

      外面的这些关系网、华山的外围人员,就在一夜之间,全部灰飞烟灭。

      甚至随着剑宗落败,还有不少从对华山的支持,而变为对华山的敌视!

      华山派的影响力,几乎可以说已然归零!

      这几年来,岳不群紫霞神功已渐渐接近大成,这才和宁中则一起,不断下山,以期为华山派重新争回脸面。

      虽然在这期间,岳不群也闯出了个“君子剑”的名号。

      但是,一来华山可以出动的人数太少,只有岳不群和宁中则两位可以拿得出手的高手,能做的事情实在太少。

      二来,这覆盖范围也极为有限,岳不群就算三头六臂,也只能照顾到华阴府、西安府这附近一圈,和过去华山派影响力涵盖陕西、甘凉,还能辐射到山西的状况,可谓天差地别!

      三来,岳不群自己对这些俗务就不太感兴趣!而且出于各种考虑,如今派到外面处理庶务最多的便是二弟子劳德诺。可劳德诺毕竟是一个卧底啊!哪里会尽心尽责去办事!

      这几个原因也就导致了华山派的声望,迟迟没有得到恢复!

      再如此下去,世人还知不知道华山派,都变成了一个未知数!

      顾少游边听,登时有些醍醐灌顶,恍然大悟的感觉。

      怪不得!

      怪不得这华山上下如此拮据!

      自己上山之后,便有些隐隐觉得不对,这华山派乃是有数的名门大派,可是门内这一干弟子的用度却极为拮据!

      甚至用寒酸来形容也不为过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