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药科大学研究生

      时间,申时一刻不到。

      喀拉湖里面一艘渔船飘荡,孟天浩身穿斗笠蓑衣,双手划桨慢慢靠近水鬼们的船房。

      同时,这艘渔船里还有三个人,仇天魁,普刺巴尔斯,卑路丝。

      他们三人被一块大油布盖住,躲在了渔船里面,与孟天浩一起准备突袭水鬼的老巢。

      孟天浩划着船桨,顺着斗笠的缝隙眺望了一下,远处,水鬼的船房慢慢在移动,位置刚好处于喀拉湖中间转弯处。

      东面遥望巴丝玛,西面就是马家帮。

      接着,孟天浩低下头,一边慢悠悠划船,一边说道:

      “水鬼的船房一直在喀拉湖上移动,从来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如果我们要击溃他们,就一定不要放他们逃跑”

      在来的路上,孟天浩已经分享了自己的情报。

      水鬼难杀,其一是西域很少有人擅长水战,这是先天的地利造成的后天优势。

      其二是无法断根,一定情况下想要攻上水鬼的船房不难,但想要在喀拉湖围堵住出逃的水鬼却比登天还难,然后等攻击的人退走后,他们又能在喀拉湖里聚集在一起,继续作乱。

      可谓是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深。

      “孟前辈当年参与艾则孜的行动,也遇上水鬼杀不尽吗!”仇天魁躲在油布下问道。

      “嗯!”…孟天浩小声回道:“当年,虽然艾则孜一直在做做样子,但他大张旗鼓找来的人却不一样,其中一部分是真心想灭了水鬼们”

      “这些人包括商队的镖师,路过的江湖义士,当然也包括我”

      “可是,等我们同心协力攻上船房的时候,水鬼们却一头扎进湖里消失,我们当时拿他们没一点办法”

      “如此往来了几次,我们知道光凭现有的手段,根本不可能解决的了水鬼们”

      “也是在那时候,艾则孜跟伊吾卢苟合到了一起,其他人也失去了耐心离开,这才让水鬼们一直为非作歹到今天”

      孟天浩道出曾经的密事,他作为当事人知道整个来龙去脉,可最终,背叛的背叛,走的走,只留下孟天浩一个人还在坚持想办法对付水鬼。

      显然,曾经的事自有曲折,个中因由早已被时间埋没。

      接着,孟天浩长叹,道:“我们当时能有几个水性好的好手帮忙的话,也不至于让水鬼们活到现在了”

      仇天魁听出孟天浩语气中的无奈,这才说道:

      “这次孟前辈就放心好了!”

      “等靠近船房后,你们三人只管冲上船房救人,遇上敌人就杀”

      “而那些跳进湖里的水鬼们,就交给我吧!我会尽量让他们一个都跑不了”

      仇天魁的作战计划,简单来说就是船上战斗让孟天浩三人解决,水中的战斗他包了。

      孟天浩沉默了一下,并没有驳斥,但他心中隐隐有担忧,因为水鬼们一旦逃窜,绝不会从一个地方下水,他们会从四面八方一起跳进水中,根本不是一个人守的住。

      这事孟天浩也遇上过!

      不过当前关头,孟天浩也由不得多想,他的侄媳还在等着他们去营救,就算硬着头皮也只能用仇天魁的办法,攻上水鬼们的老巢。

      “好吧!”…于是孟天浩回道:“我会用这几天水鬼们的暗号靠近船房,到时候就用这方法开战吧!”

      “不过有一点我还要提醒你们”孟天浩补充道:“一旦过于接近船房,我们一定会暴露,那时候大家就需要做好准备了”

      暴露是肯定的事。

      哪怕孟天浩有暗号,但靠近就一定需要对话,因为水鬼们会问他们的身份。

      只要水鬼们一问,孟天浩就只有两个选择,回答,或则不回答。

      回答,身份对不上会暴露,不回答,水鬼会怀疑,一样会暴露。

      “我知道了”仇天魁拉开油布的一条缝隙,趴在船板上说道:

      “孟前辈只管靠近就行了,到时候的事到时候再说”

      另外有一点,救人不但包括乌依古尔与黛绮丝,还有那些被绑架的女孩子们。

      这也是仇天魁提前交代过的!

      与此同时。

      唐军潜伏在巴丝玛的斥候终于回到了王凯身边,将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禀报了王凯。

      王凯远眺巴丝玛,脑中已经将所有的情报串联起来了。

      “女弓手在西,监视过马家帮!”这是聂军传出的消息,很早王凯就知道了,他也派人去了同一方向,希望在不惊扰乌依古尔的前提下找到她。

      “魁哥在东,被颜西北这些人发现了踪迹,引起了巴丝玛北街的骚乱!”王凯心道。

      旋即,王凯一招手,唤来了地图,仔细查看了一下。

      王凯手指慢慢移动,在喀拉湖东西两面重重点了点,这才移向了喀拉湖南面。

      “南面!”…此时,王凯心中了然,嘴唇微动,无声的肯定道:

      “不出意外,魁哥五人中至少有两个躲在喀拉湖南面,搞不好他们都在南面也有可能”

      一个很显然的事,东西都有敌人,早就被这些人布置好了,北边是王凯,他不可能不清楚自己周围的情况。只有南面有空档,所以王凯的猜测合理合情。

      到此,一切明了,一张势力图形完整的出现在王凯脑海中。

      东面的巴丝玛是颜西北他们呆的地方,因为仇天魁他们要去月氏的话,一定需要走东面才能接近昆仑,所以此地是仇天魁他们的必经之路。

      颜西北已经无形中站在了路口上,很难绕开他的视线。

      西面是马家帮,从聂军的情报得知,马家帮之所以在这里,一是避开水鬼们的视线,二是有意选择巴丝玛的对面,因为马家帮所选的地形偏僻,又能藏住大队人马,对他们的行动相对比较方便。

      而在此时,仇天魁很不凑巧的出现在了南面,刚好在两大强敌中间,再加上仇天魁已经暴露过一次,说明两大强敌都注意到了他,他们也一定会随着时间开始推算仇天魁抵达的位置,然后从新开始找人。

      想到此,王凯突然发现事情有点棘手。

      “不管是颜西北,还是马家帮,这次巴丝玛的骚乱没有抓到魁哥,他们一定会先排查巴丝玛,然后发现魁哥离开了巴丝玛”

      “接着,他们就一定围绕喀拉湖找人,有可能从北面开始,也有可能从南面开始”

      “北面开始的话,就算我们隐藏的再好,两百余人的大部队都一定会被发现,如此一来,我隐藏踪迹的目的就失效,事情也会朝着对我不利的方向发展”

      “南面开始的话,魁哥他们极有可能被两拨敌人同时堵住,在地形不利的情况下,魁哥这一战必将打的异常艰苦”

      事情不明了时大家束手束脚,事情能推断时风云突变。

      “时不待我!”…有感事态变化的王凯,当机立断做出反应。

      “不能再停留于此了,不管是躲避搜查,还是为接下来的事做准备,我现在都必须带着队伍移动,先避开一切可能再说”王凯如此心道。

      旋即,王凯吩咐全军立刻开拔营地,消除停留的痕迹,转移位置。

      至于转移的方向,王凯已经有了想法。

      他要暂时转移到喀拉湖南边!

      ……

      除了王凯率军移动之外,其他人也没闲着。

      这些人看似都没关系,却在明暗之间千丝万缕。

      越过昆仑的大商队依然在挺进,目标直指巴丝玛。

      吐蕃潜伏者一边在巴丝玛确定仇天魁的身份,一边分散在喀拉湖周围查找唐军大部队的痕迹,为接下来的事做准备。

      颜西北自从仇天魁消失之后,又回到了边兵的驻扎地,等待伊吾卢答复的同时,也在默默地思考仇天魁的去向,即将要捋出了头绪。

      小贩阿迪里因为担心仇天魁,正立着耳朵听别人的谈话,想知道后来怎么样,而且,阿迪里想到了那拉提老爹,决定等一下去探一下老爹的口风,毕竟那拉提是开客栈的,想必也该知道点事。

      马家帮这边,在马远华的命令下,刚刚启程不久的马匪们在半途碰上了回来报信的人,从他口中知道了后续发生的事,顿感大事不妙,连忙带着这人返回了马家帮。

      喀拉湖中间的水鬼们,正因为伊吾卢今天要举行婚礼开着宴会狂欢,大吃大喝好不热闹。

      而,所有事情的关键人物,仇天魁,很凑巧的出现在了喀拉湖中间。

      这也是所有人暂时都没想到的事,可以说此时的仇天魁,既在颜西北眼皮子底下,又在马家帮眼皮子底下,也在王凯眼皮子底下,还在水鬼们的眼皮子底下,同时也在吐蕃潜伏者眼皮子底下。

      于此,因为乌依古尔与黛绮丝被绑到伊吾卢房里,另一件事也在同时上演。

      只见两个女孩子抱着结婚的衣服,脚上拴着镣铐,靠近了伊吾卢房门。

      伊吾卢房门前。

      两个女孩跪在了地上,轻声细语的说道:

      “两位夫人,大当家让我们来给你们换衣服”

      屋里,稍早一点,乌依古尔与黛绮丝被绑在床上后,其余的人就退了出去。

      待到四下无人,乌依古尔见时机成熟,这才把长靴中的短刀抽了出来。

      先是割断自己手上的绳子,接着是脚,完事后又割断黛绮丝手上的绳子,正在弄脚上的时候,门外女孩的声音传了进来。

      两女对视了一下,乌依古尔当即吼道:

      “滚!”

      “不换!”

      乌依古尔现在只想带着黛绮丝逃出去,哪有心思换什么衣服,再说了,要是让这两人进来,岂不暴露她们已经脱困这件事。

      所以,乌依古尔故意恶语相向,就是想让门外的人暂时不进来,好争取点时间。

      然而,乌依古尔这一嗓子,却吓到了门外两个女孩子,她们惶恐的对视了一下,依然跪在地上重复道:“两位夫人,大当家让我们来给你们换衣服”

      屋里随即又是乌依古尔的怒吼:

      “你们是耳朵聋了还是想找死,老娘说了不换就是不换”

      这个时候,乌依古尔已经割断了黛绮丝脚上的绳子,正在屋里寻找出去的地方。

      旋即,乌依古尔还恐吓道:

      “你们要是敢就这样进来,老娘弄死你们!”

      说话时,乌依古尔顶开了一扇窗户,发现可以从这逃到外面,对黛绮丝使了一下眼色,就准备离开。

      可就在他两扒开窗户的时候,门外穿来了哭泣声,两个女孩还跪在地上,其中一个女孩颤抖的说道:

      “夫人们,求你们行行好,给我们两一条活路吧!就让我们伺候你们把衣服换掉”

      “求你们了!”

      她们不敢离开,哪怕乌依古尔恶语相向,她们也跪在地上不敢起身。

      屋里,乌依古尔露出了疑惑的眼神,不明白这两人为什么要执着的给她们换衣服。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再生变化,一个女孩突然猛的叩首,额头在地上撞得咚咚直响,哭着说道:

      “夫人,我不想被大当家虐待死,求你们发发慈悲吧!就让我伺候你们,把婚衣换上啊!”

      隔着门,都能听出女孩的绝望,她因为被拒绝声泪俱下,如同乌依古尔只要答应换衣服就是拯救她一样。

      屋里,乌依古尔与黛绮丝停下了逃跑,呆呆的看着那扇紧闭的房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