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音坐莲

      孙立回到住处,在门前一站,阴测测地看着四周。

      是谁?

      扫了一眼,最终目光停在了一间屋子上,那里是任良的住处,他进了屋子,不多时提了自己的宽背大刀,顿了顿,却是走向了宋丁住的屋子。

      任良实力最强,算是老资格的炼皮初期,最有可能达到炼皮中期的实力,如果是他,肯定会有所防备,自己不一定能够在短时间内拿下他。

      到时候,厮杀一传出去,很可能其他人会联合到一起。

      孙立不想冒这个险,所以打算另外想办法。

      到了门前,脸上的煞气顿时敛去。

      “兄弟在么?”

      是孙立!

      屋内的宋丁正要回应,忽然想起之前陆长生的话来,念头一转,到口的话顿时咽了回去。

      暗道:局势不明,就先假装我不在就是!

      然而,接下来,他的脸色一变,却是紧闭的大门忽然发出一声脆响。

      宋丁哪会不知发生了什么?那是门栓绷断的声音。

      想到孙立的实力,他知道犹豫不得,顿时提起嗓子,高声叫道:“孙哥!你这是干什么!”

      声音远远地传开。

      孙立完全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念头一转,顿时明白,恐怕任良已经提前告知了其他人,至于到现在,他们都没有动作,肯定是因为其他人也不敢完全相信任良的话。

      然而,现在这一闹,事情已经没了回旋的余地。

      脸上狞色一闪,砰的一声,一脚已经踹开了大门,提刀杀了进去。

      两步窜到了里屋,小门紧闭。

      他略一停顿,宽背大刀直接劈了出去。

      哐啷一声,木质小门顿时被劈散开来,一刀冷芒从后面斩来。

      若是孙立不是用刀劈开的话,这一刀就能够杀得一个出其不意。

      门内,宋丁惊怒无比,本想待在门后偷袭,却忘了自己面对的是孙立这一个精锐。

      两把刀刀口碰撞到一块。

      连炼皮初期都没到的宋丁顿时吃了一个大亏,巨大的力道透过刀身传来,连带着自己握着的大刀都被崩飞。

      他竭力地一个扭头,刀背从耳边呼啸而过,一声吃痛,只感到一只耳朵失去了知觉,那被弹飞的大刀脱手而出,砸在后面的墙上。

      这当头,却是不敢自乱阵脚,硬是忍住了痛楚,将旁边的一张椅子挑飞。

      孙立步步紧逼,宽背大刀连连斩出,将木椅子斩飞,直直撞在正要起身逃走的宋丁身上。

      “哇~”宋丁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去。

      孙立怎么会放过这大好时机,脚下一蹬,森然的刀光将宋丁四路封死,随后犹如黑虎扑出,声势惊人。

      宋丁大刀离手,又怎敢以血肉之躯和孙立硬拼,再说,这一招连风都带着一丝热度,力量肯定大得出奇,怕是有刀在身,也难以阻挡,心中顿时一片胆寒。

      不过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宋丁心中升起一丝期望,猛地咬牙,却是扑倒在地,顺势往边上一滚,躲开了孙立的正面一击。

      原本这下一路乃是必死之路,一滚在地,敌人攻势肯定骤雨般袭来,那时候在地上滚上两圈,再起身早就是个死人了,不过眼下这情形不同,屋外脚步声已经快步赶来,能拖多一秒,便多一分生机。

      孙立明白了宋丁的想法,又惊又怒,手上宽背大刀猛地转向,刀光直接斩向地上的宋丁。

      “啊——”

      又是一声惨叫,宋丁一条腿顿时离体,鲜血洒了一地。

      好在这时候,那脚步声终于到了近前。

      “孙立!你果然是黑魔会的人!”任良怒声的时候,人已经扑了过来,刀身轻颤,似有虎啸之声。

      孙立认得这招式,乃是黑虎刀法第四式‘黑虎咆哮’,舍弃一切防御,将力量发挥到最大,若是自己执意斩杀的宋丁,必然遭到这一刀重创,只能回身抵挡,同样一式‘黑虎咆哮’,和任

      良的大刀碰撞到了一起。

      砰的一声。

      任良瞬间倒退了好几步,整个人抵在了墙上。

      “炼皮初期!”

      然而孙立却是脸色一变。

      这一记碰撞,让他顷刻间了解到了任良的实力,这关头隐藏实力绝无可能,那么自己之前的猜测很显然是错的!

      到底是谁?

      这么一愣神,任良已经缓过气来。

      而其他几名正式帮众也齐齐赶了过来。

      “孙立!居然真的是你!”

      “该死,妄我之前还那么信任你!”

      “黑魔会的人?该死!”

      ······

      众人纷纷叫道。

      孙立却是骤然一声冷笑,扫视众人一眼:“很好!既然都来了,那便让我看看,谁才是隐藏最深的那个人!”

      说着,却是扑向了那宋丁,打算先把此人给斩了。

      不过,其他人怎么可能让他如愿,他一动,所有人都动了起来。

      转瞬间,双方就战到了一起。

      孙立虽然有炼皮后期的实力,单对单,完全能够碾压在场的任何一人,甚至以一敌三、乃至四人,都能够稳操胜券,但围攻他的,可是有五人之多,其中的任良还是即将步入炼皮中期的武者,一时之间也占不到便宜。

      碍于空间有限,同一时间只有三到四人围攻孙立,但只要有一人陷入劣势,其余一人就会伺机插手,让孙立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优势瞬间瓦解。

      屋内的家什在厮杀中很快地就沦为破烂。

      转眼间,就过了一刻钟。

      无论是任良等人,还是孙立,身上都或多或少地受了一些伤势。

      就在这时,孙立忽然爆发血气,一股热气冲开,招式开始变得大开大合,直接将围攻之人逼开,不等众人逼上,他冷笑一声,身上气息一变,一股阴冷之气冲荡开来,与此同时刀身上似有阴冷的光芒一闪而过。

      迷醉!

      充满诱惑!

      于是围攻的数人身子一顿,竟是在这刹那陷入了迷茫之中。

      虽然时间极其短暂,只有一秒不到,却让一行人陷入了危机之中,孙立阴森一笑,一式‘黑虎掏心’杀向最具威胁的任良。

      这任良实力最强,再加上乃是围攻的主力,因此离得是最近的,等他反应过来,孙立的大刀已经距离胸口不到半寸,只是竭力挪了一下身子,刀尖便是直接穿了进去,将他整个贯穿!

      “哈哈!”孙立得意地狂笑,刀身一带,一记‘黑虎横身’大刀犹如虎尾一甩,斩向左右两人。

      铛铛两声。

      却是两人仓促间以大刀格挡,只是气力未曾凝聚起来,被孙立的刀锋一撞,顿时弹开,刀背狠狠地撞在胸腹前。

      哇的一下,两人齐齐吐了一口鲜血,气势瞬间萎靡不少。

      “这时候还隐藏!那就隐藏到死吧!”孙立狂笑道。

      六名正式帮众,宋丁已残,任良已死,田勇、以及张天受了重创,一身实力能够发挥出五成算是不错的了,剩下两人根本不足为虑。

      这六人一死,还有谁——

      他忽然猛地一愣!

      等等!

      还有——

      “咻!”

      在他未曾反应过来之时,破空声突如其来,瞬间没入他的胸腹!

      “是你!”他猛然扭过头,只见不远处和此间屋子齐平的屋顶上,却是站着一位少年,手中拿着一张木弓看着这里,目光平静······幽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