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美尤利娅影音先锋

      “大家休息一会。“看着同志们聚拢在一起,虽然疲惫,但个个精神状态很好。王文汉大声说:“相传战国名将吴起曾在此驻兵戍边,为纪念而命名吴起。1935年10月19日,中央红军到达吴起镇与陕北红军胜利会师,从此结束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我们就沿着英雄们当年的足迹前进!”

      他们站在一座山坡向远处望去,望着白雪覆盖的山峦,王文汉吟诵***《沁园春.雪》诗词:“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山舞银蛇,原驰蜡象……“倒也十分贴切,心中充满了豪情。

      “兄弟们,有没有听过陕北的民歌?让宗春海给大家来一段儿陕北民歌。”王文汉知道宗春海是吴起人,平时爱哼几句。宗春海也不推辞,喝了口水,吼道:“大山的子弟哟——健壮壮——地里的菜花哟——黄灿灿——红军领着我——们打胜仗——“尕娃子斜着眼睛打断他:“哎,宗班长,你唱的哪里是陕北民歌,这分明是革命歌曲嘛?来点酸曲提提神。“大家一起起哄:“对,来酸的,别文邹邹的。“一时欢声笑语,气氛轻松了起床来。

      王文汉来到几个女同志身边,轻轻地问到。“你们还能坚持吗?”“能!”周玲玲坚定地说,她艰难地发出一个字,又咬着牙说:“***说,妇女也能顶半边天。“,看她语气坚定,王文汉不好再说什么。

      “继续前进,冲锋!冲啊!“小吴想在几个女同志面前表现英勇,嘴里喊着冲锋,脚步小跑起来。王文汉连忙大声喊:“不要跑。“他知道,下山时可以利用惯性,但跑是大忌,走了大半天路,这个时候几乎所有人的腿都已经使不上力气了,下山俯冲的惯性让人无法控制,如果滑倒,那将会摔倒滚下去,不敢想象。他制止的喊声刚说完,就看见小吴咧咧切切地倒了下去。“不好,有人滑倒了”旁边的人吃惊地大叫着。王文汉心中不妙,和刘光辉都急了,不顾个人安危,朝着小吴滚下去的地方赶去。还好,下面一块突出的坎挡住了小吴,刘光辉练过功,身体矫健,几个急步先到了跟前,一把拉住小吴急急地问:“怎么了?没摔伤吧!”看刘队长一脸着急,小吴在自已身上摸索了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口,红着脸说:“没事。“站了起来,接着“哎哟“一声又重重地坐在了地上,疼痛从脚上传了过来,脚崴了。王指导员也过来了,快着他说:“来,我看看。”又继续在他身上找了起来,小还好,脸和手上有轻微的擦伤,主要问题是脚肿了。尕娃子过来没好气地埋怨道:“你个孙子逞能吧!脚底下有元宝呢?抢呢!连下山不能乱跑这点常识都不懂。“说的小吴眼角有了一丝抽搐。尕娃子从树下折了树枝,给他当棍子拄着,又和老谢从两边架着他往下走。王文汉问:“这样行不行!“小吴强忍着疼说:“行!““那你接下来可要小心了,一定要注意安全!”刘光辉拍了拍他的后背说。大家又继续向山下赶去。前面送人的大轿车和拉货的卡车,己将第一批人送到,卡车卸完东西,返回来在山脚下等着他们,大家像看到救星似的,他们的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身上又来了力气,纷纷上了车。

      到达时已经是下午五点了,炊事班早准备好了热饭热菜,不少人没心思吃饭,随便咽了几口菜就坐在了地上。太疲惫了,疲惫得甚至不知道腿还在不在自己的身上。休息了一个小时,太阳快落山了,王文汉招呼大家下车搬东西,各种设备,器材,吃的用的,搬下来好大一堆。

      这次的营地是处里早已派人考察好的一处知青农垦农场,在山谷里,这片荒原便被那幽深峡谷经由千万年洪水冲刷和山洪爆发所形成的人字形深沟,正好孤零零地夹到中间平台上。大部分知青返城或转到别的地方,空了一批房子,虽然房少人多,比较拥挤,但比住干打垒好多了。房子低矮,早已破旧不堪,前后两排,三十多间。墙是石块砌的,屋顶覆盖着石板,百年雨雪,石缝里已绽出了野花。房前有个小操场。王文汉想着来时走过的路,克服过这么多的困难,队伍得到了锻炼,很有成就感。身上的酸痛让他忘记了疲倦,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第二天,周玲玲早起,路边零零散散地长着几棵没头的歪脖杨树,上面的枝条虽被西北风吹得倒向了一边,树叶大部分已落地可星星落落的叶片和黄红色告诉人们:它是顽强的,是勇敢的!周玲玲突然悟出了“学习胡杨扎根大漠的精神”的意思。“她擦掉汗水后,钦佩地朝杨树点点头说:“再大的风沙也休想吹弯我的腰,高声喊了句:“学习杨树永不低头,扎根荒漠的精神。“

      队部办公室里,烟雾缭绕,王文汉陪着宣传队队长老张,还有刘光辉,李文革,谈论文艺演出的布置和安排。老张说:“文艺节目可是精神啊,我们可要两手抓啊。”

      王文汉附和着说:“这样的活动应该经常开展,虽然我是大老粗不懂什么艺术,但是知道这玩意儿的威力,不亚于飞机和大炮啊。”刘光辉抽着烟,火星照亮了他的脸庞。“不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时期,艺术来源于生活,又服务于生活,所以我们得关心得重视同志们的文化生活。这里的环境这么恶劣,同志们在工作之余,享受点精神食粮,这也是劳逸结合的最好形式。”

      李文革点燃香烟,继续补充道:“冲锋陷阵时,冲锋号一响,将士们的热血马上沸腾了,和平时期的文艺活动,同样能鼓舞大家的斗志,让大家精神百倍地投入到生产建设之中去。”

      老张赞同道:“说的是啊,以后基地的人员还要大规模增加,政治思想工作的任务会越来越繁重,我们要把文艺活动作为政治思想工作的重点来抓。”

      为了活跃气氛,增强企地关系,应当邀请当地政府和村民来看节目。

      夜幕在风里多了一丝鬼魅,远处甚至传来了几声似有若无的狼嚎……“

      赵红霞听到敲门声,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开了门,见是李建绥“噢,刘班长,什么事?”红霞愣愣地问。“今天油田指挥部宣传队来演出,咱俩去看节目!”赵红霞抹了一下额头上被风吹乱的发丝。“什么时候开始表演?”赵红霞故意问李建绥。其实,今天晚上演出的事她早知道了,赵红霞知道,李建绥醉翁之意不在酒,是来找机会和她亲近的,前段时间,王指导员和马大姐都给她提了李建绥,撮合他俩的事。

      芦地质知道文艺宣传队来了,非常兴奋,因为马上要见到日思夜想的恋人晓钰了,他平时不修边幅,不爱打扮,今天一反常态,打扫卫生,理了发,刮了胡子,换上了洗干净的衣服,在房间里等着晓钰,左等右等,不见人影,又跑到女工宿舍去问,也不见人影,人等人,急死个人,这一天,好像很短,又好像很长,直到节目快开始了,才急冲冲地跑到操场上。

      当晚,在基地的露天剧场上,干部和战士还有乡亲们,黑压压地坐了一大片。李建绥和赵红霞没有坐到前排,而是找了个隐蔽的角落坐了下来。

      这时候舞台上的灯亮了,一个漂亮的女演员走上台报幕,台下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王文汉微笑地看着大家,宣传队的女演员一向是职工们私下追捧的对象,再加上演员漂亮的衣服和明亮灯光照射的效果,所以会场的气氛马上热烈了起来。台上又雄赳赳气昂昂地走来了排排演员,她们表演的是合唱《我为祖国献石油》,尽管她们唱的都是战士们耳熟能详的歌曲,但是每次表演,将士们和老百姓的掌声依然接连不断。芦地质在台下紧张地寻找着蒋晓钰,竟然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可蒋晓钰却看见了他,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接着是《长征组歌》在热烈的掌声中,一个女演员落落大方的走上了主席台,蒋晓钰声情并茂的朗诵:芦地质这才看出是蒋晓钰,可是,这眼神,这身材,怎么一点都不像,才几个月时间,变化怎么能如此之大,一个人的眼神、身体、气质,一切都变了_……

      接下来是李文革的手风琴独奏,曲目是《智取威虎山》片断

      《红灯记》,把晚会推向了高潮。

      看了节目,深受启发和鼓舞,王指导员和刘队长商量,在吴旗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弘扬延安艰苦奋斗的作风。

      第二天早晨8点,芦地质还未等到蒋晓钰,又随全队人员冒着绵绵细雨,来到吴旗县长征广场,参观革命旧址包括***旧居、张闻天旧居等,革命烈士纪念牌、“切尾巴”战役遗址等,进行革命传统教育。

      讲解员说:“1935年,中央红军胜利到达陕北吴起镇,在此打响著名的“切尾巴“战役,吴起镇更是声名远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