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他直播苹果在线下载

      曲晓晴万万没能想到,悲伤犬居然会是楚狄!

      在看清楚狄的那一瞬间,她的脑海一片空白。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悲伤犬怎么可能是楚狄呢?

      她可以为了楚狄砸了自己的生日宴,她可以为了楚狄离家出走,甚至已经做好了彻夜不归的打算。

      她几乎可以为了楚狄对抗一切艰难,但是她无论如何也没有勇气、去接受一个与悲伤犬重合的楚狄。

      因为这等于是跟龙耀京作对!

      先不要说她本身就是龙耀京的铁粉,就算她不是龙耀京的粉丝又能怎样?难道还能跟楚狄并肩站在一起,去迎接整个太阳系里人类的打压吗?

      那就是妥妥地找死!

      不仅会跟楚狄一起死,而且还会连累父母,连累亲人和朋友,总之就是一句话,得罪了龙耀京的人,是没有办法在太阳系里生存的,不论他身处哪颗星球!

      所以当她恢复了一点神智的时候,她果断离开了037号包间,快步走到会所接待大厅,找到了那名037号的专职服务小姐,说道:“037号包间的包租期限是今夜24点!从明天0点开始,这个包间我不租了!请你按照我们的协议执行,在包租期满之后不得泄露客户资料!”

      如此一个大主顾说撤就撤,服务小姐挺惋惜的,但是她却无法阻止。

      客户包租游戏间都是在预付费的基础上签订合同的,而合同里约定的第一条内容,就是客户随时有权撤租,只需提前4小时告知雅典娜会所即可。

      退掉包房是必须的!如同浇灭自己剧烈燃烧了大半天的爱情。

      曲晓晴终究是一个行事果决的女子,一如上午隔绝丁俊超那样,与楚狄划清了界限。

      只是在招呼司机老齐的时候声音有些乏力:“齐师傅,送我回家吧。”

      有车代步,从雅典娜会所到南山别墅这段路途就算不得远。曲晓晴坐在车里哭了一路,进家门时仍然泪流不止,把曲尹夫妇吓得不轻,同时问道:

      “晓晴你怎么了?”

      “是不是那个楚狄欺负你了?”

      曲晓晴一言不发,快步走进卧室,她已经不再关注楚狄的擂台战况了,她知道结果一定是楚狄被人虐惨。

      就算你能够侥幸赢上几局又如何?那只会导致登台打擂的玩家越来越高,你扛得住整个太阳系的高手么?

      其实她本来也不是为了关注“悲伤犬”进入“单挑擂台”的,她进入单挑擂台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看看“悲伤犬”怎么让人虐成狗的。

      只是没有想到悲伤犬竟然是楚狄。

      曲尹夫妇当然不会任由女儿一个人躲在闺房里面哭泣,敲门后走了进来,一左一右坐在女儿的床边,继续关切:“到底怎么了,晓晴你说呀,有爸妈给你撑腰呢!”

      曲晓晴却仍然不肯说话,只是无语泪流,只把曲尹夫妇急的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在屋里转起了圈子,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还不敢催问逼问。

      足足过了一小时,曲晓晴泪水渐止,贝齿咬了咬薄薄的下嘴唇,说道:“我爱错人了,爱了一个不该爱的人,现在我知错了,我改!”

      曲尹夫妇立即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曲亮怒道:“这楚狄在哪呢?我去找他算账!”

      尹艳华也跟着发飙:“还反了这个野小子了!老公你去的时候别忘了带上你公司的安保,先揍他个半死再说!”

      “什么呀!”曲晓晴当即阻止了父母的打算,说道:“你们这样一闹,还不得闹得天下皆知啊?到时候人人都知道我有过这样一场荒唐的恋爱,说不定还有人会添油加醋、往你们女儿身上泼脏水……”

      “也是哈!”曲亮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赞道:“还是我闺女想的周到,爸爸冲动了,可是这样一来,你受的气怎么出啊?”

      曲晓晴冷笑道:“不用你给我出气,他也活不下去!”

      曲亮听了这话就不禁大吃一惊,难道说女儿知道她舅舅已经安排人去杀楚狄了?如此机密的事情女儿是怎么知道的?

      到了这个时候,曲晓晴自觉没有必要跟父母打哑谜了,说道:“他就是悲伤犬,是在龙二少帖子后面拍砖的那个人!他惹了龙二少,还用得着咱家出手么?”

      曲亮听了这话便即心中一宽,但同时也不禁心中一动,冒出了另一个念头。

      楚狄竟然是龙家的对头啊!如果这小子有点本事,就这么死了可就有点可惜了。

      与曲亮不同,尹艳华对游戏里面的事情毫无兴趣,有些不明白女儿的意思,不过她至少懂得一件事,那就是只要楚狄和龙氏制药作对,就一定会死的很惨。

      尹艳华没有插嘴,曲亮却念念不忘心头一事,问道:“对了,晓晴,爸要问你一件事,你如果知道一定得告诉我。”

      曲晓晴道:“什么事?”

      曲亮忽然压低了声音说道:“你知道楚狄送给你那朵铁树花是从哪摘下来的么?或者说,那棵铁树在哪里?”

      曲晓晴不禁有些疑惑:“不就是一朵破花么?有什么好神秘兮兮的?我不知道啊,没注意。”

      在会所的绝大多数时间里,她的心思都用在如何让楚狄爱上自己,哪有心思去看会所走廊里的盆栽?

      而在最后的时间,又从爱情的梦中惊醒,心中伤痛难抑,当然更不会去关心其它景物了。

      听了女儿的回答,曲亮就没再说什么,既然女儿不知道,那就别让她知道了,以免因此生出祸端。

      于是说道:“也没什么,我就是觉得铁树开花挺稀奇的,晓晴你早些休息吧,后天你就开学了,该收收心,到时候有了新老师和新同学,说不定你还能结交新朋友呢,别伤心了啊。”

      曲晓晴点了点头:“行了,你和我妈都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曲亮和妻子出了女儿的卧室,让妻子去休息,自己却悄悄来到前院,找到了司机齐师傅,“老齐,你把今天和楚狄接触的全过程给我讲一讲。”

      曲亮才是发薪水的主子,齐师傅自然不敢有所隐瞒,他也不知道主子想了解那方面的内容,便把自己所知如实汇报。

      关于那朵铁树花,老齐并没有看见楚狄是怎样和服务员交涉的,当时他已经到楼外去备车了,不过他对那盆铁树留有印象,告诉曲亮铁树就在037包房的门口。

      曲亮听完之后也没说什么,转身缓步去了他的书房,在路上思考了一段时间,觉得楚狄和会所包间服务员一定不知道铁树的秘密。

      如果服务员知道这个秘密,就等于会所老板知道,那么如何还能把铁树置于公共环境之中?

      如果楚狄知道这铁树的灵异,又怎会摘下一朵花拿到自己家来?那不是拱手将人间至宝送给别人么?

      这样看来,灭口倒是不必了。回到书房,曲亮打一个电话出去。

      “你带人去把雅典娜战网会所037号包房门外的铁树偷到手,尽快!千万不要惊动他人!后半夜送到我这里,一样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尤其是我女儿……”

      曲亮担心女儿一旦睡不着就会去她的书房玩游戏,其实是多虑了。

      曲晓晴已经决定退出银河战纪了。

      她退出银河战纪,不是害怕被别人知晓她对楚狄的一段情愫,事实上开发银河战纪的“智慧科技”在用户资料保密方面口碑甚好,只要楚狄、她和丁俊超都不说什么,就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情。

      她觉得楚狄一定无法坚持到午夜时分,一旦被人打下擂台,他就会走出037包房,而当他找不到自己的时候,他会怎么办?应该会去找丁俊超吧?

      不知道。估计此时丁俊超肯定也知道楚狄就是悲伤犬了,丁家一家人还不得防疫一样的防楚狄啊?即使楚狄真的回到中央花园,丁家也不可能让他进门了。

      她退出银河战纪,是为了避免睹物思人,触及她的伤处。

      真是可惜了,这个原本可以在未来叱咤风云的男孩,竟然注定会夭折!以致于自己不得不提前杀死自己的爱情。

      是不是每一桩美好的爱情都是这样绚丽而又短促?

      譬如烟花,越是绚烂多彩,就越是短促,只因越是燃烧剧烈的火焰熄灭越快。

      这场美丽的爱情从上午开始,当晚便已结束,只留下深深的痛楚和遗憾。

      此时曲晓晴只想睡觉,或许,只有睡眠才能愈合爱情带来的创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