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胸女友

      第四日,山庄中央的竹亭内,中午茶时间。

      “一千两,陆老板同意我们就签合约,如果不同意只能说我与这山庄无缘。”白文柳伸出一根手指说道。

      “一千两实在太少了,在山下连一进院落也买不下,白兄若是诚心想买就再加点。”陆文昭摇头道。

      “就一千两,再多我就吃不下了,陆老板若是不想卖,就算了,我们这就走,陆老板就当我们没来过。”白文柳放下茶杯说道。

      “白老板,你这一千两出得也太少了,不是明摆着坑人嘛?人家陆老板救妻心切,才决定卖掉山庄,你做这么大的生意多少加点,让他们夫妻也能多有点买药钱。”一旁的月牙看不下去了所以接话道。

      “打住,月牙姑娘说的这是什么话,这感情归感情生意归生意,既然是生意就得按生意场上的规矩来办,陆老板对妻子的情感固然值得敬佩,可是我白某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我也是上有老下有小,这钱得节省着花,万一哪天生意失败,我这一大家子也不至于露宿街头不是。”白文柳头头是道的说着。

      “你……”白文柳的一通诡辩气的月牙气不打一处来。

      可是还不待月牙把骂人的话说出口,一旁的无心便按住了她,眼神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

      经过昨天的那些事,无心的心中有很多的疑惑,虽然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对,但是他也开始明白这山庄的主人不简单。

      但是怎么个不简单法,无心不知道,不过就凭山庄里的客人接连出事,但是山庄的老板却一直无事来看就知道,这陆文昭一定有问题。

      所以无心才拉住月牙,从昨晚开始无心就有意的观察陆文昭。

      只要和他们无关的事情他尽量不参与,就比如说和白文柳砍价,他到想看看这陆文昭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如何,陆老板是什么意思?卖还是不卖?”白文柳悠悠的问道。

      坐在面前的陆文昭脸色难看,脸上的肌肉动来动去挣扎不已。

      “白兄这样如何,你再加五百两,这山庄就是你的了,如果你同意我们马上就签合约。”陆文昭挣扎许久然后说道。

      陆文昭这话一出,正喝着茶的白文柳突然开始正经起来,脸色严肃,默默地在心中计算着得失。

      陆文昭见白文柳一直不说话,只是在心中默念所以扇风加火道:“白兄,一千两这山庄实在卖不了,五百两白兄不会拿不出吧?白兄再加这五百两,就当是我们交个朋友陆某我感激不尽。以后白兄若是有事我陆某义不容辞。”

      “白老板,既然陆老板都退了一步,你怎么也退一步吧!做生意也讲究和气生财不是。”一旁看戏的王奂见事态一直没有进展所以推波助澜道。

      这也算是副本参与度不是,不然剧情一直没有进展,老在这里待下去也不是办法。

      “若是平常时节一千五百两这山庄我是说什么也不会卖的,要不是因为内子生病急需用钱,我也不会找到白兄你。”陆文昭继续打着感情牌。

      时间又过去了五分钟……

      这短短五分钟内,白文柳脸上的表情一直在变换。

      “怎么样?白兄考虑的如何?”陆文昭问道。

      “行吧!既然法师开口了,我就再加五百两。”白文柳开口说道。

      从他“狰狞”的脸上可以看出,他喊出这么一句“行吧”,心里经过了多么长的心理路程。

      多付这五百两简直比剜他的心还难受,但是一想到他还是大赚特赚,心里也就好受了些。

      “多谢白兄。”陆文昭怀着激动的心情急忙握住了白文柳的手。

      脸上的笑意溢于言表,一是因为终于把山庄卖了出去,只要山庄的生意得到改善,她的妻子就不会因为得不到精气补充而魂飞魄散了,二是因为再也不用与白文柳演无间道了。

      既然决定了要买,接下来的程序就快了,两人只用了半个时辰便办理好了一系列的交接手续。

      买下山庄后,白文柳就开始在众人面前抒发他的改造大计。

      他先是决定把围绕在阁楼外的围栏给拆了,然后觉得泉眼不够,准备多修阁楼,再挖他几十个泉眼。

      最后又觉得“青竹轩”这个名字不好,他准备把名字改成“皇家行宫温泉山庄”。

      引得众人的一阵唏嘘。

      王奂就是其中一个,皇家行宫温泉山庄这个名字太俗,充满了赤裸裸的金钱感。

      “嘤嘤嘤……”

      “桀桀桀~”

      “什么声音?”

      胸中万丈豪情正抒发着心中大计的白文柳被这一阵突如其来的诡异哭声吓得是失魂落魄,急忙蹲下躲在王奂身后。

      也把无心、月牙、王奂三人弄的莫名其妙。

      “白兄不必惊慌,这是内子的哭声,这山庄内子是看着修建的,住了这么些年有了感情,这一时卖了出去,难免有些难以接受。”陆文昭看了一眼远处的阁楼然后回过头来笑着对白文柳说道。

      “搞什么?把我吓了一跳,我还以为是邪祟又来了呢?你得赶快把这件事处理好,不然等客人来了,她一直哭算什么事儿,这渗人的哭声还不得把客人吓跑咯?如果这件事得不到解决,我就得重新考虑让你们夫妻在这儿继续住下去的条件了。”白文柳瞥了一眼陆文昭说道。

      “白兄放心,在下回去就立马相劝内子,断然不会让她做出吓跑客人的事情来。”陆文昭急忙说道。

      “如此最好。”

      说完白文柳坐下,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压了压惊。

      ……………………

      “救命啊!!!”

      当天晚上月牙房中。

      蛇妖陆文昭再次出手了,虽然有法师王奂和无心,但是陆文昭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

      他的妻子因为数次阻止他吸别人的精气,元神已经到了涣散的边缘,若是今晚再得不到精气的补充,怕是就会消散了。

      这是陆文昭接受不了的事情。

      无心因为在山庄里探查,被蛇妖用妖术弄倒货物把他压在了下面,一时出不来。

      但是房间里的王奂还是第一时间听到了月牙的呼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