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抖视频免费看

      韩柏寒看着裴方淼的坏笑,并没有任何表情反应,只是安静的看着他等待答案。

      裴方淼忽然觉得这小子有点没意思了,古板的很。

      他扇子一合,拍在韩柏寒的肩膀上说:“就是纯纯的喜欢,与年龄无关,更何况,你母亲给我感觉并不像是年近四十的人。”边说着,眼睛转了两圈:“反正就是能感觉得到她身上有股年轻人的气息,根本不像一个当奶奶的人。”

      收回扇子,妖妖的一笑,转身走向门外:“韩府我会照看,该走就走吧,只是你家二弟弟,想来你也该联系一下。”

      没等韩柏寒回应,他已经没影了。

      韩柏寒回忆着裴方淼刚才说话的表情,他能确定,这家伙真的对母亲有意思,眉头皱皱起来,沈蕊莹刚好进来看见了。

      “相公,怎么了?眉头皱成这样子?”沈蕊莹坐到韩柏寒旁边,拿起韩柏寒的杯子喝了一口,刚才一直陪着韩易云,好容易玩累了,又睡着了,她才出来。

      韩府的下人都遣散了,但还好,她还有一个自己娘家跟过来的丫环小悠,如果没有小悠,让她自己来带孩子,真的会累死的心情。

      韩柏寒看沈蕊莹很累的样子,回手握住对方的手:“我想去京城,但暂时不想带你们去。”

      说完他紧张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媳妇,果真看到了难看的脸色,但沈蕊莹并没有发什么脾气:“嗯,能和我说说为什么嘛?”

      韩柏寒思考了一下:“莹莹,此次去京城,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当初母亲反对我去京城的事情,我没有搞明白,还有一些气愤的。

      前几天听宁儿讲,她看到的关于母亲的一些事情,让我感觉当初母亲的决定是有理由的。

      二十年了,没有见皇上哥哥给过我们什么,也没有来过什么圣旨,偏偏在母亲没了的时候,立马出现了圣旨,并且主要目的是让我回京,这让我更加怀疑这里的夹杂着什么事情。”

      韩柏寒说着说着,自己的思路也似乎更加清晰,这趟京城只能自己去,不可以带他们。

      沈蕊莹看着韩柏寒坚定的眼神,知道她改变不了什么。

      姜冰如晕倒后变了样子,家里人都开始更加喜欢她的时候,她走了,老天爷啊残酷的很呢。

      “你做的决定,我尊重你。但你一下子让那十几位大叔来这里住,我担心公公身体还没完全恢复,我管不了这个家啊,相公。”沈蕊莹说着有点闹心,这一家子她是长嫂得撑起这个家,但她真心不认为自己可以管理得了啊。

      韩柏寒半天没说话,闭着眼睛,似乎想着什么,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他睁开眼睛看看沈蕊莹:“莹莹,等我,我先去和柏强联系上,再看下面怎么做,我只想着去京城会很难,但是忘记让你或着宁儿撑起这个家也是会太困难。”

      听了这话,沈蕊莹的心里松快了一下:“你做决定我知道改变不了,我也真心会支持你。

      对了,那个宫里来的公公走之前,我记得是说,因为韩府现在事情多,说是赶上春试去京城就行来着,离春试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呢,再者。。。”

      沈蕊莹欲言又止,韩柏寒轻轻拍了一下她的手:“和我,有什么说什么,结婚以来,我知道你过的不是很舒坦,我母亲终于正常了,你能刚松快两天,就发生了这些事情。”

      沈蕊莹噘噘嘴,叹口气,带着撒娇说道:“你知道就好,所以我想带着易云和小悠跟着你去,这样至少,在你身边,我心里踏实,有我在你身边,至少有个亲近的人可以陪着你,更何况去京城,你的亲眷在,有些人也会安静些。”

      韩柏寒猛然抬头看着沈蕊莹,没想过她能想到这么远:“莹莹,对不起,一直没能让你过上一份安逸的生活。”

      沈蕊莹耸耸肩膀,脸上笑出一朵太阳花:“哪里呀,这日子其实挺好的,我没有别人家媳妇的勾心斗角,小叔子小姑子都不错的,公公也很好说话,婆婆以前那是谁都挑的,而后来。。。”

      说到这里她感觉到自己失了语,小心的看了韩柏寒一眼,怎么又说到婆婆这里啦,“相公,我。。。”

      韩柏寒微微一笑:“没事儿,正常说话就好,后来的母亲真的太可爱,我也有感觉,裴老板刚才来,说母亲一定没有死,我还考虑这事情如何与父亲宁儿和柏强说。”

      二人都安静许久,宁儿从门外走进来:“大哥大嫂都在啊。”

      “嗯,宁儿累不累,一会儿你休息一会儿,我去陪一会儿公公。”沈蕊莹说着就要站起来,韩柏寒给她按回去:“你回去睡一会儿,父亲那边,我去。”

      转头看向宁儿:“你是不是有事儿?”

      宁儿点点头:“大哥,二哥那边你通知了吗?”

      “我正准备让音鬼派人去联系。”

      “我觉得先不要联系。”

      “为什么?”沈蕊莹问道。

      “二哥一向信息灵通的很,现在也是周国的驸马,这么大的事情,我不相信他不知道,能现在都不回来也不捎个信回来,总觉得他也有什么事情给拌住了。”宁儿手拄着下巴,说着说着,趴桌子上睡着了。

      沈蕊莹心疼的把自己的外套脱下,给她披上:“这丫头,平日里看着都是很没心没肺的,但其实她最操心命,想来结婚的年龄也要到了,父亲是不是会将她许配给姚泽轩。”

      韩柏寒打断她的话:“莹莹切莫多说话,姚泽轩也是母亲晕倒后的事情,父亲现在都不记得了,想来会不会是因为母亲出事,对他的打击太大了,他不想回忆,才造成了现在的失忆。”

      沈蕊莹点点头:“你把快宁儿抱回房间让她躺着睡会儿。”

      韩柏寒也点点头:“我把她送回去,就去父亲那,你回去睡会儿。

      现在很多事情都需要你自己去做,辛苦你了,去京城的事情我会再考虑一下你和易云的。只是让宁儿自己负责韩府,也是会不容易,唉,这些事情是太多了。我也不算管过家,现在只有努力去做了。”

      二人无奈的对笑走出大厅。

      天气今天的阴阴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