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办公室

      “嗯,说的不错,然后呢?”林默拍了拍手,问道。

      杨宇轩艰难的站了起来,然后拔起刚刚插在地上的剑,将剑放在朱一品的脖子处。柳若馨大声喝道:“住手!”

      朱一品感受到脖子上有些凉意,大叫道:“好汉饶命啊!林默,若馨救命啊!”

      “老朱,放心吧,他杀不了你的,而且他也不敢杀你。”林默对朱一品说道。

      杨宇轩没说话,他知道林默说的都是对的。他杀不了朱一品是因为林默在,林默绝对会在他杀朱一品的时候把他杀掉。而他不敢杀,是因为朱一品身上有他们厂公要得“东西”。

      “林默,他都把刀架我脖子上了,还有什么敢杀不敢杀的。”朱一品害怕的叫道。

      “他说的没错,我的确不敢杀你。不过,你得跟我去趟东厂。”杨宇轩对朱一品说道。

      “东厂?!”朱一品疑惑,这几天发生的事太多了,先是知道他师傅是个特务,然后西厂要杀他后又保护他,还有一个什么春三娘要杀他而后又有一个武功比西厂第一高手柳若馨的林默。

      现在又来一个东厂,他整个人都快懵了。不就是一个卷轴嘛,至于嘛?

      柳若馨听到杨宇轩要带朱一品去东厂,立马走过去拦在两人前面,说道:“不能去!要去我也要去!”

      杨宇轩还没回柳若馨的话,林默就在旁边说道:“若馨,就让老朱跟他去吧。”

      柳若馨不解,但还是放下了拦住他们的手。朱一品就林默和柳若馨没阻拦,就大叫道:“林默,别啊,救我!我不要去东厂!”

      林默将朱一品拉到一边,对他小声的说道:“没事的老朱,我把我的扇子给你,他们要是想杀你,你把扇子拿出来他们就不敢动你。”

      “你确定管用?”朱一品看着手里林默给他的扇子。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就是一把扇子嘛,有那么大的震慑力?

      “放心吧。我能害你不成?”林默无语道。好心好意的帮这货,结果这货还不怎么领情。

      “好吧,我相信你一次。”朱一品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说完朱一品将扇子放在了怀里,走到杨宇轩身边说道:“走吧,带我去你们东厂。”

      杨宇轩有些疑惑,刚刚还害怕的要死的朱一品,怎么被那个叫林默的说了几句后,就一点都不怕了。也不在多想,施展着轻功便带着朱一品去了东厂。

      柳若馨看着朱一品被杨宇轩带走,对林默问道:“你确定朱一品跟他去不会有危险?”

      “不会的,曹少钦那个老狐狸估计跟汪植那老狐狸想的一样。而且,我都把我的扇子给朱一品了,我就不信曹少钦他敢动朱一品。”林默说道。

      说完,林默又看着柳若馨道:“那个若馨,今晚……”

      林默搓着手看着柳若馨,脸上还带着一起猥琐的笑意。

      柳若馨脸色有些羞红,心想:这家伙就那么急吗?

      林默见柳若馨没说话,走过去一个公主抱将柳若馨抱了起来。柳若馨被他这一抱有些吓到,惊呼了一声,然后双手搂着他的脖子,脑袋靠在他的胸口。

      然后,林默将柳若馨放在了床,一时间整个屋子都充满了春意,若是仔细听,还能听到断断续续压抑的喘息声。

      先不管林默和柳若馨这两口子,这边朱一品就被带到了东厂。

      杨宇轩带朱一品来到了一个名叫“紫气东来”的酒楼,朱一品看着这酒楼,对旁边杨宇轩问道:“还是你们东厂好,知道边吃边聊。”

      杨宇轩没说话,白了朱一品一眼,继续往前走。

      不得不说朱一品想多了,主要还是东厂太穷了,只能靠着开酒楼来维持。

      走进酒楼,朱一品看着正在招呼客人的小二和正在吃饭的客人,感慨了一句:“这就是东厂啊!比西厂正常多了!”

      想他去西厂的时候,那场面打打杀杀的看着都渗人,哪像东厂这么和谐。

      杨宇轩带着朱一品来到了后厨,这景象把他惊到了。只见一人将土豆往空中一抛,然后用菜刀来回晃了几下,一盘土豆丝就切好了。

      这时,杨宇轩带朱一品来到了一个身材较为肥胖的厨师面前,对他抱拳说道:“卑职杨宇轩,参见厂公大人。”

      朱一品看着曹少钦,对他疑惑道:“你就是东厂厂公啊!?”

      曹少钦瞥了他一眼,然后继续炒着菜说道:“是啊。”

      “你们东厂不应该到处都是升降机,然后都是暗道机关,怎么和西厂差别那么大?”朱一品看着四周,仿佛是想找出他们这里是不是有什么升降机和暗道机关。

      曹少钦炒着菜解释道:“西厂啊,那是圣上直接创立的。他们有钱,可是搞情报这些事呢又不能光靠这些假招子,那些锦衣卫也有钱。穿的是绫罗绸缎,可是他们呢就是一帮大傻子。”

      朱一品挑了挑眉,问道:“那六扇门呢?”

      “六扇门?”曹少钦表示有点复杂,但是没有回答朱一品的话。

      曹少钦继续问道:“我听那汪老头你跟他喝过茶是吧?”

      朱一品急忙摆手解释道:“没有没有,我和他不熟的。”

      曹少钦听出了朱一品的紧张,随即安慰道:“不用怕,我们东厂西厂虽然是难分伯仲,但是都是为圣上服务的。在这方面,我们可以通力合作啊!”

      朱一品一听曹少钦的话,一脸的开心。至少自己的小命可以保住,不用担惊受怕的。

      朱一品看着曹少钦,开心道:“好啊好啊!我就一医馆小小的大夫,大人跟我合作当然好了。以后有什么头痛脑热的,大人尽管找我。绝对不收您一分钱!”

      “小伙子挺会说笑的,我这个人是个粗人,我倒是没有什么病可治,也没什么需求。就一个要求,就需要陈幕禅的那个活卷轴。”曹少钦看着朱一品说道。

      朱一品一听,脸色一变,慌张的从腰间拿出林默给他的扇子挡在了前面。

      曹少钦看到朱一品的扇子,脸色有些变化,但是又立马恢复了笑容,对朱一品道:“你这扇子哪来的?”

      朱一品看到了刚刚曹少钦脸色的变化,心想:林默没骗我啊,这扇子刚拿出来这个东厂厂公脸色就变了。

      朱一品没有像刚刚那样慌张了,装逼的说道:“你说这个啊,我朋友给我的,有问题吗?”

      说完,还用手撩了一下自己的刘海。

      旁边的杨宇轩这才知道,原来刚刚林默给朱一品的是扇子。不过这扇子到底有什么含义,居然能使厂公都有些变了脸色。

      “你朋友?”曹少钦感到奇怪,便将视线看向了杨宇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