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视频app在线观看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

      下午两点,夏平安准时出现在了光洲酒店的茶厅。

      一进入茶厅,夏平安就看到了钱岚警官和一个穿着西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坐在茶厅的一角聊着什么,夏平安朝着两人走过去。

      钱岚警官发现了夏平安,站了起来,然后那个穿着西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也站了起来。

      今天的钱岚,穿着一身淡蓝色的女式西装和高跟鞋,长发披肩,就像一个靓丽的白领丽人。

      “夏先生,你好!”钱岚警官微笑着和夏平安握手,然后给夏平安介绍那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这位是穆远律师,穆律师,这位就是夏先生!”

      “夏先生你好,你好!”那个律师倒显得很热情,连忙和夏平安握手。

      “你们两个聊吧,我今天来就是负责给你们引荐一下,有什么问题可以再给我打电话!”看到夏平安到来,钱岚警官提着她的蓝色坤包,就笑着告辞了。

      钱岚走了之后,这茶座这里,就只剩下夏平安和那个穆律师。

      穆律师站了起来,先客气的给夏平安倒了一杯茶,一边倒茶一边恭维的说着,“夏先生真是年少有为啊,这么年轻就加入光谷通讯社了,以后一定前途广大!”

      “穆律师客气了,我今天还赶时间,我们能快点进入主题吗?”夏平安直接说道。

      “爽快!”穆律师坐了下来,“我的委托人对之前给夏先生和夏先生的妹妹造成的伤害与不便深感抱歉,他们两人这几天在看守所里已经很后悔当初的冲动,我和夏先生这次见面呢,一方面是代我的委托人向夏先生道歉,二呢也是想和夏先生商量一下,如何让这件事尽快了结!”

      “穆律师的了结是什么意思?”夏平安微笑着问道。

      “这个,夏先生丢失的工作配枪,我的委托人的确没有见到过,这配枪一日找不到,这案件一日也就无法了结,这不仅给我的委托人带来巨大的压力,香河市警局这边也承受着压力!”穆律师小心的和夏平安说着话,那眼睛背后成年人略带油腻和狡黠的目光一眨不眨的盯在夏平安的脸上。

      “我是受害者,我也无能为力啊!”夏平安微笑着摊开手说道。

      “我知道夏先生是受害者,之前我的委托人翻动夏先生屋子的时候,把屋子弄得有些杂乱,但的确没有见到配枪,拿走的钱也没有五十万,只是三万不到,我想……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有可能那枪还在屋子里,夏先生丢失的其他钱也可能丢在屋子里的其他什么地方,夏先生不如再抽点时间回去再找找看,或许就能找到!”

      穆律师说着,已经从身上掏出一张银行卡,从桌面上推到了夏平安面前。

      “穆律师,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卡里有50万,是不记名的银行卡,密码就是卡号的前六位,这是我的委托人家属凑齐的对夏先生的一点经济赔偿和歉意,我们委托人知道夏先生这些日子有家不能回,在外面住酒店花销大,又不方便,那日在夏先生家中,我的委托人还弄坏弄乱了家里的一些东西,这就是一点赔偿,希望夏先生能接受!”

      夏平安笑了笑,看了穆律师一眼,毫不客气的拿过银行卡,”好的,这份歉意我收到了,那房子这几天我就会找时间搬走,在搬家的时候我再找找看,看看之前我报案丢失的枪和钱是不是在家里什么地方!”

      “太感谢了!”穆律师高兴的说道,心中则在暗暗感叹,和聪明人交流,就是省心,自己的这笔律师费是可以稳稳赚到了,至于他的委托人,对了解案情经过的穆律师来说,说心里话,那是活该。

      买卖不破租赁,这是法律常识,占着自己是新房东就撬门扭锁的进入租客家中拿东西,已经形同盗窃,还撒泼耍横,这次踢到铁板,惹到不能惹的人,把自己搭进去,真怨不得任何人。

      话又说回来,要是没有这些沙雕,自己的工作也就赚不到钱了。

      “穆律师是学法律的,我问一下,要是我的枪和丢失的部分钱找到了,那法院最后会怎么判?”

      穆律师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嗯,我的两位委托人私闯民宅,而且拿走夏先生的财物和威胁夏先生人生安全的犯罪事实已经很清楚,从法律上来说,这属于入室盗窃和寻衅滋事,如果他们能取得夏先生的谅解,及时找回丢失的枪械和其他的存款,法院在判决的时候可能会酌情处理,考虑到他们的悔过和对夏先生的赔偿,就按入室盗窃三万元左右和普通寻恤滋事的案件处理,量刑标准应该就在两年左右!”

      “好的,我没问题了!”夏平安站了起来,已经准备离开,“我这几天会抽时间再回家找找看,如果找到之前丢失的东西,我会直接打电话和钱岚警官联系!”

      “这是鄙人的名片,夏先生以后如果遇到什么法律问题,可以来找我!”穆律师微微弓腰,双手递过一张名片,夏平安接过来看了看,收起名片,然后就和穆律师握手告辞。

      50万到手!

      走出酒店大门的时候,夏平安心中暗暗感叹着,召唤师没有穷人这话还真说对了,遇到这种宁愿自己撞得头破血流的都要往他口袋里塞钱的事情,他要不收下,他都对不起那对夫妻。

      这顿社会的毒打以后应该能让那对夫妻学老实点。

      走出酒店的夏平安拿出手机,直接就给夏宁发了一条信息——周五回家做香锅汤!

      几秒钟后,夏宁回了信息——耶!(笑脸)

      夏平安步行来到附近的一个公交车站,等了一趟公交车,最后坐着公交车离开。

      酒店外面的街上,一颗大树下,钱岚警官坐在一辆黑色的SUV上,驾驶位置是香河市警察局刑侦大队的副队长刘睿警官。

      看着夏平安走到公交站台上了一辆公交车坐公交车离开,刘睿看向钱岚,“这位夏大记者也太节省吧,居然是坐着公交车来的?他刚刚才拿了50万啊,光谷通讯社有这么穷的驻地记者么?”

      “或许夏大记者就是喜欢呢?”钱岚警官也饶有兴趣的看着离开的公交车,不用她说什么话,刘睿警官已经开着车,悄然跟上了夏平安乘坐的那辆公交车。

      ……

      四十分钟后,看着夏平安换了两趟公交车,最后在香河市国家秩序委员会外面的停车站下了车,朝着香河市国家秩序委员会的大门走去,坐在车上把车远远停在路边拿着相机跟着夏平安来到这里的钱岚和刘睿互相看了看,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夏平安走到国家秩序委员会的大门口,那大门自动打开,在进去之前,夏平安转过身,对着几百米外坐在车里的钱岚和刘睿挥了挥手。

      “他发现我们了!”刘睿脸色微微一变。

      “把相机里今天拍的所有相片删了吧!”钱岚看了看他手上的相机,两道好看的秀眉轻轻蹙着,苦笑了一下,“上面的人也绝不想惹出一些莫名其妙的麻烦,我们要把照片带回去,那就是我们自己的麻烦了。”

      刘睿说着,直接把相机里的内存卡拿出来,掰碎,从车窗里丢到了外面的路上,一边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那两个白痴,还不知道自己惹了什么人,以为自己是房东就敢胡来,人家已经手下留情了,就是给他们一点教训,不然把他们当场毙了也是白死……”

      ……

      夏平安回到总部,才发现特别行动处晚上的值班表已经排出来了,下周一,就轮到夏平安第一次点灯……

      不过好消息是,他和安晴分到了一组。

      和安晴那样的美女去点灯,共度漫长的黑夜,这差事应该不算难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