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草WYC会员

      “咔嚓~”

      轻轻的开门声在寂静的走廊回荡。

      高达深吸口气,慢慢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酸、臭、腥、骚……’十几种刺鼻气味混合在一起如飓风般冲进高达的鼻腔,哪怕是他事先已有所准备,但胃部还是剧烈翻滚起来。

      “啪!”一只枯槁的手拍在了高达的肩膀上,高达肩膀极速抖动一下,随即恢复正常。

      “老马,工作人员怎么也不给你收拾收拾屋子?”高达随手关上门,皱着眉头走进狭小的房间。

      房间只有二十平米左右,除了一张猪窝般的木板床和墙角的一个烧水壶外,什么都没有。

      “我自己要求的!”老马嘿嘿一笑,把自己的手从高达肩膀上抽回,用阴沉诡异的声音道:“这样更安全!”

      “安全?”

      “人怕脏,鬼也怕脏。”诡谲的笑声仿佛能直透骨髓,老马慢慢走到木板床上坐下。

      高达看着头发稀疏、浑身破烂不堪、仿佛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一般的老马,目光闪烁了几下。

      老马看起来很普通人没什么两样,甚至有些方面比普通人还要睿智,但是高达清楚的知道,越是这样的人,疯起来就越是可怕。

      “来根‘大前门’。”坐在肮脏的床上的老马头也不抬的伸出了手。

      高达沉默一下,从兜里掏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大前门’。

      高达抽出两根,并亲自给老马点上。

      “嘶~”

      两团苍白的烟雾几乎同时从两张嘴里喷发出来,随即‘砰’的一下爆开,在空中形成两个一模一样的烟圈。

      两个烟圈慢慢上升,很快在空中相遇,摩擦,‘相爱相杀’,最后融合成了一个大大的烟圈。

      烟圈越变越大,越飞越高,逐渐把安静吸烟的两人带入了那个遥远、恐怖的回忆里……

      那是三年前的一个夏天,当时刚刚27岁的高达正忙着写毕业论文。

      辅修的考古学硕士论文早就提交上去了,并得到了几位导师的一致好评。但精神学的硕士论文一直没有头绪。

      高达跑遍了连大市和周边几个城市的精神病院,接触了二十几个精神病人,勉强凑齐了论文数据。

      经过两个晚上的奋战,高达终于写好了论文,交给了导师。

      三天后,导师给了高达答复:可以毕业,但论文枯燥乏味,基本都是现有的数据拼凑而成,缺乏自己独特的见解。

      高达看完导师的评论,到场把论文撕了个精光,发誓写不好论文绝不毕业!

      两天后,高达在贴吧看到了一个帖子,帖子内容很简单:凑齐四人一起去‘二十里坡’探险,目前有三人参加,还差一人。

      高达当时心情正处于低落状态,直接报了名,根本没想过‘二十里坡’是政府禁止进入的地方,而且相当危险。

      等到出发当天,高达心里已经开始后悔,但是想到已经答应了别人,于是硬着头皮去了。

      四人约好见面的地方是距离‘二十里坡’不远的一个农家餐馆:‘十里餐馆’。

      上午十一点半,四人在餐馆见了面。

      同行的一共两男一女,有一个男人年龄跟高达差不多大,长相平平,下巴有一颗黄豆粒大的痦子。

      另一个男人是个五十岁出头的中年人,浓密的头发焗的油光瓦亮,总是笑眯眯的,这个人就是老马。

      最后是一个看不出具体年龄的女人,长的颇为俏丽,齐耳的短发给人一种英姿飒爽之感,这个人,就是高达唯一医治好的那个人:娜姐。

      四个人在小餐馆简单吃了点饭,喝了几瓶啤酒,决定临时成立个小小的‘四人帮’,随后就出发去了‘二十里坡’。

      一路上,跟高达年纪差不多大的小伙子一直很沉默,高达已经感觉出这个年轻人患有轻微抑抑郁症,于是想方设法寻找话题跟年轻人拉近关系。

      通过了解,高达得知,年轻人名叫‘潘园’,最近因为买房子结婚的事跟处了七年的女朋友分了手。

      高达闻言心中叹了口气,暗道如果当初没听老婆的话,自己面临的结局,估计跟这兄弟差不多。

      现在回想起来,高达更加思念家里漂亮可人的老婆了。

      老马和娜姐倒是相谈甚欢,从两人的谈话内容中高达隐隐得知,两人都是为了排解生活中的压力,才选择来这个‘远近闻名’的二十里坡找找刺激。

      说话间,四人到了二十里坡外围。

      四人所站的位置是临近‘二十里坡’的田地中。

      放眼望去,‘二十里坡’四周的农田大都荒芜了,只有漫山的野草和野草中零星点缀的几座孤坟。

      凉风吹动野草发出“飒飒”声响,仿佛孤魂野鬼发出的诡笑。

      艳阳高照的大夏天,四人被这股邪凤一吹,浑身竟然微微发冷。

      “哈哈,小娜妹子,这地方还真他娘的有点邪性。”老马捋了捋油光瓦亮的头发,话中带着浓重东北口音。

      “怎么,你怕了?”带着明显江南水乡气息的娜姐说起话来有着说不出的野性。

      她做起事来更是干脆利落,竟然直接扒开野草,二话不说向着‘二十里坡’走去。

      剩下的三个大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视苦笑,也跟了进去。

      越临近‘二十里坡’,周围的野草越高。当四人到了政府安放的简易防护网周围时,周围的野草已经将近一人高了。

      看着用铁栅栏搭成的防护网,四人停下了脚步。

      “这防护网这么高,要不,我们还是算了吧?”高达这时候开始打退堂鼓了。

      娜姐闻言转头暼了一眼高达,道:“怎么害怕了?防护网防护的只是不想进去的人,想进去的人,是防不住的!”

      说罢,这个彪悍的娜姐竟然直接扒开防护网,一猫腰就钻了进去。

      高达目瞪狗呆的看着这个外表温柔内心彪悍的江南女子,心中暗暗佩服的同时,也开始埋怨政府的‘豆腐渣’工程。

      刚刚正式越过防护网踏入‘二十里坡’,一抹巨大的阴影就笼罩了小小的‘四人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