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PHORIA动漫

      起床,看手机。

      周六,很好。

      看看记事本,居然没有任何事情。

      再看看系统,升级进度还早。

      想想自己一直没能回家,正好今天回家看看。

      先给吴宇航打电话交代一下健身中心事,说了自己回家两天,便打车回家了。

      吴明的老家就在县城下面的镇里。靠山依水,半山而建,村名半山坪。

      出租车要停在镇里,搭公交到村口,吴明带着买的水果往家走。

      “呦小弟回来了?”路边一位正在推车的老汉笑道。

      “二哥!”吴明也笑道:“回家看看,我爸妈呢?”

      二哥笑道:“去镇里派出所了。”

      吴明无语:“又干嘛去了?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爱管闲事。”

      二哥也笑道:“老叔老婶就是好打抱不平嘛!不过这次是所里找老叔老婶去教一点儿擒拿散手,最近不是经常有人闹事嘛,派出所出勤时伤了两个民警,正赶上老叔老婶去镇上赶集,当场给撂下了。”

      吴明笑道:“好吧!估计中午回不来了,我先把东西放家,再打电话问问用不用我过去。对了,跟我二伯问好,我就先不过去了,明儿我再去看他。”

      二哥笑道:“没事,你先忙,宇航的事还得谢谢你呢!”

      顺路回到家门口,铁将军把门。开门把水果放进厢屋,先喝了口井水,这才打通了电话。

      “喂!老爸?咋得?又成英雄了?”吴明调侃道。

      “啥呀!这次是你妈出的手。”吴明老爸委屈的说。

      吴明这次是真的对那人表示同情了,老妈郭兰练的是家传的功夫,虽然因为是女的,没学四架三桩,但鹰翻散手的一百单八式擒拿短打还是学全了的,抓人拿寇那是手到擒来。小时候不听话可没少挨收拾。

      “不是,什么人啊?怎么往枪口上撞?”吴明问道。

      “一个流窜过来的杀人犯,排查时候狗急跳墙,可能看你妈是女的,好控制,想劫持人质吧!”吴明老爸笑道。

      吴明问:“还教多久?用不用我过去?”

      老爸道:“不用,就回去,只是教几个技巧套路,你先看着洗点儿生菜,我和你妈回去买点熟食和大饼,下午还要教那几个小的,现成的省时间。”

      “好勒。”挂了电话,吴明把菜地里的生菜摘了两颗,又洗了几根黄瓜,泄了一碗酱。正打算是不是炒个鸡蛋,外面来人了。

      “呦!小弟回来了!”一个花白头的老汉进来道:“我还以为老叔老婶回来了呢!又没看见车子。”

      吴明笑道:“大哥,我刚到家,我爸说他们一会就到,让我洗点儿生菜。”

      “老叔老婶也是闲不住,都从城里退休了,还总是逞强。也不看看自己岁数,伤了哪可怎么办?小弟你也劝劝!”大哥一边抽烟,一边絮絮叨叨着。

      “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这老哥仨都随爷爷,就好打抱不平。大伯因为这,都上报纸和人骂过架,二伯更因为这学法律当律师。我爸这当警察的,今年才退休,你让他不管闲事,可能吗?”吴明笑道:“大伯二伯现在还在网上和人茬架呢!”

      大哥也是无语:“也是,老爷子生前也还经常管闲事呢!何况这哥仨了。”

      吴明:“……”

      正说着,一阵摩托响后,院外进来一名妇女。看着大概四十左右,身高有一米七左右,短发,身材很苗条,穿着一身较宽松的运动服,手上提着几个塑料袋。

      “呦!吴来呀!大中午的咋来了?”来人正是吴明的妈妈郭兰,五十五了还像四十多的样子。

      吴来道:“老婶,我看院子开着,就进来看看。”

      正说着,吴明老爸进来了,六十的人看着比他侄子还精神,一米八多的身高,肩宽臂长,进门先跟吴来打招呼:“吴来呀,在这吃吧?我们多买了点儿饭。”

      吴来五十多岁的人还有些畏惧自家老叔,忙道:“不了,家里饭也快好了。我先走了。”说着走了。

      吴明也是好笑,大伯二伯,都没习武,可胆气比一般武人都强,这大哥虽然没什么大本事,在村里也是强硬。只是可能从小被老叔欺负,就是怕这个老叔。倒是二哥吴磊,许是差的岁数有点大,没受过吴明老爸的欺负。

      吴明的爷爷有三个儿子。老大,就是吴明大伯,今年七十八,以前是个教书的,吴明的体育老师就是他给问的,就是不喜欢练武。老二,就是吴明二伯,今年七十,当过律师,从小就身体不好,也没练武。老三,也就是吴明老爸,今年六十,当过兵,退伍回来当了警察,自然是好管闲事,却没学家里的功夫。气的老爷子直接收了吴明当徒弟,和他爸摆平辈。

      郭兰一边把饭菜摆上,一边问吴明:“这周怎么回来了?不是说新开了健身中心,比较忙吗?”

      吴明道:“有宇航盯着呢!还不算忙。就是学校比较抓人,我正琢磨着是不是干脆把学校的工作辞了,也能多点儿时间。”

      老爸一边拿碗筷一边说:“你也二十六了,自己能拿主意,实在不行就回来种地。”

      老妈拍了老爸一下:“种什么地?趁年轻还不多闯闯?!当初我就不同意给他在县城找什么工作,大城市闯闯多好!你看看他,一副老年人做派,不温不火的,一点儿闯劲都没有,亏的他还有一身好功夫。”

      吴明笑道:“当初您还不是看上了我爸?他可也是不温不火的。”

      郭兰叹道:“谁知道这个以一敌三,公安劳模是个蔫炮,蔫坏蔫坏的,除了出手那一刻,其他事情都是玩儿阴的。要不是还有底线,说是个大反派都有人信。”

      吴明哈哈一笑道:“老爸那是谋定而后动,不打无准备之战。这可是伟人教导呀!”

      郭兰斜了他一眼:“你也好不到哪去,性子随遇而安,主意却正的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有了绝对把握?说吧!到底怎么想的。”

      吴明挠了挠头,笑道:“也不是什么把握,就是认识了一个富二代,人家非要学武,我就替我爷收了个代传弟子。”

      “噗!”正喝啤酒的老爸直接喷了,这儿子和自己同辈,又来个同辈的富二代?这时候他无限后悔当初没跟老爷子学拳,起码这辈儿能保住呀!

      老妈也是一笑:“这叫你爸怎么叫人呀?也是活该,当初我家里是不让女孩学拳,我磨着泡着学了这擒拿短打,你老爸有全套的功夫不学,非说什么相信科学,去部队学什么擒敌拳。结果回来向老爷子显呗,被三两下拿下了。”

      吴明早就知道这段,也知道其实自己小时候学拳时,爷爷教拳并不避着老爸,该学的大部分都学了,只是在名分上还是没上拳谱。到了,自己还是爷爷的亲传弟子,老爸只是占了个派外别传,不入拳谱。

      吃过饭,爸妈去教村里几个同宗孩子打基础,将来学不学另说。吴明则去看了大伯二伯。

      回来后就想着怎么和老爸老妈说事情,他还是决定带老爸老妈走。虽然目前没有不老药,但他已经修炼到了虚丹,只要结成金丹,一般人都会有五百年以上的寿命。若是能够结成元婴,一两千年的寿命自是等闲,更何况以后还会出现仙神。只要老爸老妈也能修炼,自然可以陪自己一起长生。

      至于保卫世界,到时再说,有了力量总比没有强。

      晚上,一家人边看电视边吃饭。电视上演的是《陈情令》,吴明决定试探下老爸老妈的想法。

      “老爸,你看这些个看的懂么?这可都是现在网络上流行的。”吴明笑道。

      “那有什么?我们那时候可是有《蜀山传》的,你看这演的,还没有几十年前的厉害呢!他们这也叫什么修仙?顶多是武侠加鬼片。”老爸不满的道。

      吴明问道:“那你眼里的修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老爸不屑道:“成仙之后暂且不管,你既然修仙,总要有点儿仙的样子吧?你看那《蜀山传》,人家架个法宝就能飞,你看这个,走路、乘船、还骑驴。你敢信?没法宝你架个云也行呀!好嘛!改步碾了。太丢修仙的分了。就算是武侠,人家还有轻功赶路呢。”说着,老爸喝了口啤酒,又道:“你再看打斗,我要说拿《蜀山传》和他比都是欺负他。你看看《天龙八部》,人家那剑气横飞的更像修仙。”

      吴明又问老妈:“妈,你看呢?”

      郭兰也是摇头道:“我们那时候《八仙过海》正是热播,人家修仙之人讲究斩俗缘,修功德。你再看看这个,勾心斗角,两面三刀,更像是《笑傲江湖》里的人,只是换了个名头。”

      吴明问:“老妈,斩俗缘是什么说法?”

      郭兰道:“修仙里的斩俗缘,就是隔断与俗世的来往缘分,比如为父母送终,给帮助过自己的人结清恩情,把有关系的人安排好。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吕洞宾和何仙姑。”

      吴明笑道:“这样不是不孝么?他们自己成仙,却留父母终老。”

      老爸倒是笑了:“没有仙缘慧根的,即便修炼也只是能多活几十年,到最后难免一死。就是咱家的功夫,也不是人人可练呀!本就在世几十年,哪那么多说法!”

      老妈也点头道:“斩俗缘并不是说不管了,而是要安排好俗世。”

      吴明笑道:“那要是您二位,怎么安排?”

      老爸看着电视道:“我?有什么好安排的?两个哥哥都有儿子,除了你老妈和你,也没什么了。”

      老妈更干脆:“你老爸这个性格太独,家里虽然没什么矛盾,也没什么牵挂。我们也就是操心你了。对了,你说你都工作了,也还没对象,这才是我们最牵挂的。”

      吴明无语,怎么拐到这上面来了。不过他也听出来了,老爸老妈对修仙,或者说对改变现在的生活没什么抵触。这样一来就没什么顾及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突然感觉头脑一沉。仔细一感受,原来是笑傲江湖的分身回来了。

      略一回忆,分身六十年的生活尽收心底。

      经过查阅,那里的传剑山庄已成为武林圣地,每一代掌门都会收七个弟子,其他师兄弟只是辅助。一般都是大师兄当掌门,剩下的弟子作为长老,坐镇山庄各处产业。各师兄弟的孩子如果资质高的,可以优先成为亲传弟子。

      而他这个分身去世之前,传剑山庄成就最高的是他收的关门弟子林平之,创出了一套问心剑,心快一线,剑快一分。在与华山令狐冲的独孤九剑比试之中打成平手,被称为至诚一剑。

      在与五岳剑派联手对抗日月神教的战斗中,凭借着心快一线,剑快一分的特性,多次招架住东方不败的攻势,更是以一线之差,先一步刺中东方不败,剑斩了任我行。被称为问心剑主。也是吴明这些徒弟中唯一的剑主。

      吴明大概看了看记忆,就放下了。笑傲江湖世界力量上限太低,只要那的传剑山庄不灭,他大概率不会再去了。去了干什么?物是人非了!

      第二天一早,吴明试着打一下新创的伏波掌(没带水罐)。抬眼却看见吴宇航带着曲灵珊来了。

      “师兄,你回老家也不带我?”曲灵珊笑着道。

      吴明无语道:“我回老家为什么要带你?”

      “那个,小叔,你们聊,我先回家看看。”吴宇航说着就跑了。

      吴明看向曲灵珊:“怎么跑这来了?”

      曲灵珊笑道:“听说你回家了,看看你家里都是什么武林高手。对了,你这打的什么拳呀?怎么感觉不像我这几天学的呀?”

      吴明道:“本来就不是,我只是在活动身体,马上就要晨练了。”

      正说着,吴明爸妈出来了。

      “小明,这谁呀?你朋友?”郭兰两眼放光的说。

      “不是,这是我代师收徒的师妹,曲灵珊。还有,别叫我小明……”吴明无奈的回了一句,又介绍到:“这是我妈,郭兰,这是我爸吴涛。”

      “伯母好,伯父好。”曲灵珊笑吟吟的问好。

      “好好!”郭兰笑弯了眼的说:“正好我们要晨练,一起锻炼锻炼。”

      四人在园中站定,吴明开始走通臂白猿的七十二长架,吴涛走的是通臂白猿的小架六十四手,郭兰则走起了滚龙手,曲灵珊刚开始学基本的四大山,动作都不连贯,笨拙的一招招练习。四个人,四个套路,倒也是蛮有趣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