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是三个香蕉的APP

      时间一晃,几年过去了!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讲的多数是神话故事,但对漂流儿来说,日子还真差不多就是这样过来的。两年多的时间,感觉就像一眨眼的功夫就过去了,除了放假和特殊日子,漂流儿都待在山上修炼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有修炼的原因,山上人都好像没什么变化,除了漂流儿。这两年多漂流儿的个头一下子飙升到了接近一米八的样子,身体由于每天都有锻炼的原因看起来异常结实,虽说长得一副大众脸,但给人的感觉确非常的干净与阳光。天蚕变功法在漂流儿15岁生日前夕,莫名其妙的就突破到了第二层,还闹出不小的动静,幸好是在山上,不然都有可能被人当成外星人。第二层天蚕变功法相较于第一层出现了明显的变化,就是不在日出时段,在其余时间里不用漂流儿刻意的修炼,功法也在缓缓的运行,这一点在师父以及各位长辈看来是有点bug了。但经过师父与药老的长期观察,除了上肢所有经脉因为功法的突破全部贯通之外,没发现有其他变化,并没有什么隐患,在开明兽雕像下也完全无异常,众人才放下心来,由于没人修炼天蚕变,没人能指导漂流儿,所有这部分只能任由漂流儿自由发挥了。

      由于上肢经脉全通的原因,漂流儿手上功夫也提升了一大截,漂流儿能明显的感觉到手相较于以前灵活了很多很多,由此提升最明显的便是剑法与后面学的少林十八罗汉手,独孤九剑由于手更灵活的原因,有了进一步的理解,跟师父纯切磋剑技都能硬抗个十几招,无名剑招一直没有显露过,因为漂流儿也不清楚师父会不会因为没经过他的同意,私自练习其他东西而生气,虽然无名剑招是从自己脑海中自己跑出来的东西,但保不准跟什么有关系也说不定。但也有一次差点就露馅了,在师父喂招被自己格挡后,漂流儿下意识的去反击使出了无名剑招的第一式,当时师父还特别惊讶,以为漂流儿从独孤九剑中悟出了一招攻伐招式,当时漂流儿也不知道怎么去解释,心里只好默认,心想这样刚刚好,要是以后使出其他招就不会被误会了。

      十八罗汉手是后面师父又加的一门功课,虽说十八罗汉手是武林泰斗少林人人都学的基础拳法,但可千万别小看这基础拳法,少林武功大多数都是由十八罗汉手演变而来,自然有它的独道一面,而且以后出门要是遇到什么人切磋的时候,使十八罗汉手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少林并不禁止外人练习十八罗汉手,谁都可以练,练不练的好,练不练的精那就看个人了,练差了跟他没关系,练好了还可以涨涨少林的声望。练到后面漂流儿发现,十八罗汉手跟其他功法或者剑技武艺混着用的时候居然没有任何不适或者别扭,完全就是百搭功夫。

      锻造方面经过反复锤炼,具体实力不是很清楚,但听药老说差不多能达到师傅级别,就靠这手艺一辈子也不用愁了。最初那一块铁条经过千锻后就被漂流儿打造成了一把小小的匕首,取名‘秋水’,期间有把锈铁短剑拿来改造过,但都失败了,不要说改造了,连熔都熔不了它,更别说其他的了,到最后连上面的锈渣都没怎么弄下来。医药毒理方面有药老的传授,算是学的东西里面最深刻也最好的,只是没有怎么实践过,也不清楚实力强弱,经过那么长时间的学习,漂流儿才知道前人是多么的英勇,世间万物都被他们一一摸索开来,才有了今天中医药特有的治疗系统。

      枪法倒是一如既往的神准,有周队这个枪械狂人在,漂流儿对枪械的理解也深刻了许多,一圈玩下来,漂流儿还是喜欢手枪配狙这个组合,因为漂流儿觉得其他长枪能做的狙都能做到,就没必要带其他枪了,而且带其他枪总会觉得很别扭,去大营次数多了之后,营内战士就见怪不怪了,都知道有个不是编制内的小子偶尔会在大营出没,时不时还会被抓去当壮丁,客串下射击教官的临时职务,帮忙训练新兵练枪,老兵倒是无所谓了,都知道有漂流儿这么一个人存在,新兵就不理解了,特别是有些比漂流儿年龄还大的就有点不服气了,当场提出过质疑,在漂流儿漏了一手后,虽然可能心里还是会不爽,但是架不住别人强,而且在这个历来都是强者为尊的队伍里,都乖乖的闭上了嘴。闲暇时候周队偶尔还会带漂流儿下山去打打猎,抓点小野味加加餐,运气好的时候抓的多了,还会去山下村子给超市马爷爷孙子带点去。更大胆的时候,漂流儿还跑去跟着周队出了三四次任务,但都只是跟在周队后面当当观察手,但还是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场景,外界所看见的和平,其实都是像周队他们这部分人的付出与努力所换来的,哪有什么岁月静好,都是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而已。

      基础文化学习方面倒是提前就把高中知识学完了,钱姨教的特别好,漂流儿也认认真真听,特别是漂流儿天蚕变突破到了第二层,明显对大脑有一定的刺激和开发,感觉上记忆力这些也有了显著的提升,所以到后面背课本这些很轻松就搞定,思维逻辑也灵活了很多。本来还想学点大学的东西,但钱姨说大学的知识面太广,要看自己喜好,等高考完再考虑也不迟,反正以漂流儿现在的水准去哪所学校都是没问题的,可能达不到顶尖学霸级别,但混混优等生还是随随便便的。在此期间倒是被山上最忙的沈老拉着学了点东西,沈老在漂流儿印象中就是节假日在,平时却连个人影都见不着,后面才知道沈老手中掌握着裁决司大量的山下财产,具体有多少就不清楚了,只知道山上山下所有人事物的开销都是沈老一人搞定的。沈老教的东西让漂流儿感觉头都大了,全是些商场上勾心斗角,斗智斗脑的手段,感觉比打架复杂多了。听是听进去了,但漂流儿心里嘀咕着,以自己的性格来看,估计以后根本就不会用到这些。

      体内金蚕蛊母体倒是感觉老实了很多,虽然漂流儿还达不到能内视的地步,但金蚕蛊母体在体内那么久,多多少少还是对它有那么一丝丝的感应,现在漂流儿就觉得自己其实跟金蚕蛊母体有点相辅相成的味,自己吸收能量给它当养料,它帮自己净化能量使自身功力更加精纯,双方都在进步,特别是天蚕变进入第二层之后,漂流儿感应到金蚕蛊母体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变化,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有点像是获得了一次新生一样。

      至此漂流儿其他东西倒是没有什么变化,除了漂流儿对当年村子里的事的态度,刚开始倒是希望师父他们能查出凶手,帮忙报仇,但后来开始修炼后,漂流儿下定决心要亲自去查明当年的事,把凶手找出来千刀万剐。期间师父他们也调查过,跟着相关线索去追查,要么就中途断了,要么就是遇见死士,除了知道他们是在找一件什么东西之外,什么也没查出来,但从中却透露出了一点信息就是当年那帮人的后台极其强大,不然以裁决司的能量也不会调查的这么费劲。但漂流儿一点也没灰心,自己还年轻,现在主要任务便是好好修炼,相信当自己强大之后,很多事情自然而然便能迎刃而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