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朋3线观高清

      终于轮到纳威。

      最终纳威的成绩很低,因为他确实是放弃了关卡。

      其他评委的分数都是同情分,卡卡洛夫更是干脆地给了零,所以这一轮他是最后一名出场,跟上一轮完全一样。

      其他选手们有放弃的,也有通关的,但是这一轮的气氛和第一轮是完全不同,第一轮的主题是冒险和战斗,第二轮就变成有些玄学的“心之伤”了。

      虽然涉及隐私都会自动消音打码,但是也不是没有心态被搞崩的勇士。

      哭的不行不行的,上气接不上下气,时不时还抽噎一下,看的陆仁甲没心没肺地在那嘿嘿乐。

      某个勇士的幻境中,曾经被他校园暴力欺负过的每个孩子都变成了最可怕的怪物。

      一一找上他,把他的所作所为十倍百倍奉还,陆仁甲还特意加料。

      精神承受不住被安全措施强制弹出幻境关卡的这个选手可不知道,这个噩梦从今天开始会每晚出现在他面前,每欺负过别人一次,他就要做一晚这种梦,受的伤不出意外还会部分反馈现实……

      慢慢受着吧,什么时候真心悔改并且付诸行动问心无愧了,这个影响就会消失。

      到纳威的时候,他整个人还是战战兢兢的,主要是怕祖母在幻境中出现训斥他,那可就是在全校面前丢脸,真要是这样,那还是提前退出比较好。

      不过人总是抱着一丝侥幸心理,而且纳威自认为他的人生只有十一年,也没那么多复杂的东西,所以总想试试,不行再退出来,他又不是第一个做这事,不丢人。

      “任务已开始。”

      “任务要求:醒来。”

      “你好,这里是圣芒戈魔法伤害救治医院,愿你永远不再踏进这里。”

      橘黄色的灯光下,大理石的地面倒映出模糊的人影。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低声说话,神色匆匆,极少有人露出笑容。

      不时有呻吟和哭泣从遥远处传来,断断续续,听不真切。

      一行流畅的花体字在入口处上不停变换着颜色和字体,看的人眼花缭乱。

      医生和护士偶尔会推着行动不便的病人出入。

      就算是英国魔法界最出名的圣芒戈医院也做不到治愈每一位病人,所以无论麻瓜还是巫师,在医院的表现是不会有什么两样的。

      一个看上去有些畏畏缩缩的男孩通红着脸,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柜台前面。

      前台的接待员正在漫不经心地擦拭着自己的魔杖,不时从魔杖前端喷出几个紫色的星星。

      小男孩张了几次嘴,终于把接待员的注意力从星星的锋利程度上转移过来,费了很大的力气方才挤出一句:“你好,我来探望弗兰克·隆巴顿和艾丽斯·隆巴顿。”

      接待员抬眼看去,一个脸蛋圆圆的小家伙,略胖,但是看上去让人心生好感。

      穿着崭新而得体的巫师长袍,显然是个马上就要入学去霍格沃茨的新生。

      毕竟是个孩子,所以接待员用温和的语气回答道:“好的孩子,在这里登记一下你的信息,你是被探望者的什么人?有长辈陪你过来吗?”

      “我是他们的儿子,先生。”

      小男孩低下头,轻轻地重复了一遍。

      “我是他们的儿子,纳威·隆巴顿……我是自己来的,我可以进去了吗?”

      接待员眨了眨眼,停下了把玩魔杖的小动作,表情看上去不再轻松随意了。

      他点点头,一挥魔杖,一根羽毛笔就自己从柜台后边弹了出来,在一张空白的纸上龙飞凤舞,写完后又自己跳进了抽屉。

      接待员双手把那张纸递了过去,纳威同样双手接过,用自己的魔杖在上边点了一下送还回去。

      接待员确认之后将那张纸收好,微微笑了笑:“49号病房,请替我向你父母致敬,隆巴顿先生。祝他们早日康复。”

      “谢谢。”

      看得出纳威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轻车熟路地走进了他父母的病房。

      窗台上的水仙花开的很好,想必医护人员替他们照料得不错。

      这间病房有两张病号床,两把椅子,不过穿着病号服的一男一女都坐在靠窗户的那张床上,女的怯生生地看着那盆水仙花。

      偶尔轻轻地戳上一下就赶快缩回男人身边,似乎在玩一个很好玩的游戏,乐此不疲。

      男人也紧紧靠着女人,不过他的目光不在花上,而是一直锁定在女人身上。

      不算温柔,但很纯粹。

      在纳威敲门进来时,女人吓了一跳,男人立刻抱住了她,两个人同时望向门口。

      这一对男女都有些消瘦,男人头发稍短,白发星星点点地缀在黑发中间,只是神色惶恐而茫然。

      他和纳威很像,很和善亲切的面容。如果纳威四十岁再瘦一点大概就会是这么个模样了。

      而女人年轻时一定很漂亮,眉眼间依稀能看出当年的风采,纳威所有美好的地方都像她。但是她和男人一样,目光中没有什么焦距,只有畏惧和茫然。

      一阵沉默中,纳威缓缓的,缓缓的走近这对男女,这两个生命中与他血缘最亲近的两个人。

      圣芒戈对他们的诊断报告写的很清楚,钻心咒摧毁了他们的所有理智和思维。

      他们不能说话,不会思考,更像是两个小孩子。

      他们没有机会去陪伴他们的儿子长大,因为所有的爱和守护都在某个晚上被摧毁了……从纳威有记忆开始,他们就一直是这个样子。

      纳威走的很慢,很小心。因为他的父母对彼此以外的人都抱着恐惧的态度。

      即使是每天都会见到的医生护士也是如此。

      他们都没有什么攻击性,被吓到了也只会躲在一起,那时候男人紧紧抱着女人,仿佛拥抱着他的世界,没有谁能把他们分开。

      出奇的,这对男女没有抗拒纳威坐在他们身边。

      即使纳威在床头柜上拿走橘子的时候不小心掉了一个在艾丽斯身上,艾丽斯只是抖了抖,竟然把它捡了起来,重新放回了纳威的手里。

      “妈妈……”

      纳威在很仔细地给橘子剥皮,将上面白色的丝络尽可能地摘干净,又把橘子分成小瓣,确认了里面没有核才把它放在艾丽斯手中。

      这个女人仍然怯生生地看着纳威,但她没有拒绝这个橘子,小心翼翼地吃了两瓣。

      她的眉头舒展,看样子味道不错。把一半橘子偷偷放进

      自己的口袋,把剩下的都塞到了弗兰克嘴里。

      这幅光景,实在让人想笑,又让人心酸。

      纳威扯了扯嘴角,轻轻地用一只手抓住艾丽斯的手,另一只手抓着弗兰克,十分小心地说道:“妈妈,爸爸,下个月我就要去霍格沃茨,成为一名真正的巫师了……”

      成为一名巫师,代表着你系统学习了魔咒和魔药的使用,开始对自身的魔力进行合理运用和疏导。

      你能用身体潜藏的魔力做到凡人眼中不可能之事。

      而对于纳威来说,成为巫师既让他兴奋,又有些恐慌。

      他的父母如今像两个需要照顾的孩子,可是他们也曾是强大的巫师,或许还是最出色的那些人之一。

      但正是因为他们是巫师,他们才会变成如今的样子。

      纳威起了个头,便有些语塞了。

      他的父母现在懵懵懂懂,和他们说又有什么用呢?

      说他知道自己不是个没有魔力的哑炮后的兴奋?

      说他被扔到地上弹起来那一刻的恐惧?

      说他害怕成为一个巫师后遭到和父母同样的遭遇……?

      他毕竟还只是个孩子。

      纳威突然觉得很委屈,想大声咆哮,想痛哭出声,想砸碎身边能看到的一切。

      他的魔力在血管中蠢蠢欲动,似乎有要暴走的倾向。

      艾丽斯和弗兰克明显感觉到了空气中传来的压力,都有些惧怕。

      这幅样子让纳威胸中的感情更加汹涌起来,他猛地站起身,也许奶奶说的是对的,他根本不该来这里,这就是个错误……

      可他的手被拉住了。是那种很轻的、很轻的动作,却让他感觉重若千钧。

      没有几个孩子能挣脱开母亲的手,那是世界上最沉重的东西之一。

      纳威不知所措,十分茫然:他从未与父母独处过,每次不是有医生护士就是跟奶奶一起,他也从未见过母亲这样与谁接触,连奶奶都没……

      他的思绪被打断了。

      一瓣又一瓣的橘子被塞到他的衣服兜里,鼓鼓囊囊,有汁水从里面渗透出来。

      可他状若未觉,他的眼中只能看到一个低着头的身影,这个女人有着和他一样湛亮的眸子和卷曲的短发,但她的头发已经有些许花白……

      她一个又一个地把所有橘子都塞到纳威兜里,脸上写满了不舍,每放进去一点就要咬咬嘴唇,可动作却义无反顾。

      她觉得橘子很好吃,所以分给了一直陪伴她的男人一小半,自己吃了两瓣,偷偷藏起来一半,都塞进了纳威的兜里。

      她的心智被破坏的很彻底,连基础的逻辑思维也不剩下,不会想到给她剥橘子的人也许会有更多的橘子吃。

      不知道她身为母亲的责任,更不懂她的动作对纳威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她只是遵循着某种本能,想对眼前的这个人好。

      她的手被捧了起来,纳威很轻柔地擦拭着上面的汁水,不时有温热的液体落在上面。

      纳威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自己怎么走出的医院,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回到了房间,呆呆地看着床头那面被施过魔法的镜子。

      “哭出来吧,亲爱的。”

      他的镜子这样说道。

      于是十一岁的纳威,捂着胸口,人生中头一次哭的如此撕心裂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