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里番链接

      “来,吃碗面吧,我知道你肯定饿了。”

      徐萍萍在周鑫陷入沉思的时候端着一碗面来到了花店门口。

      刚刚收了两个,创造了一点业绩。

      说实话真的有点饿了。

      周鑫被徐萍萍手里那碗面散发的香味勾起了味蕾。

      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

      “突然觉的有你这样一个邻居也挺好的,起码不饿肚子。”

      周鑫从徐萍萍手里接过碗,拆开一次性筷子,随带把徐萍萍赞美了一下。

      呲。

      徐萍萍裂开嘴笑了,一口牙好白。

      周鑫突然觉的这家伙生成个男人真的是有点浪费。

      如果是个女人,凭着这一身皮囊,绝对可以解救一个饥渴的男人。

      “只要喜欢,随时吃,我管够。”

      徐萍萍坐在椅子上盯着狼吞虎咽的周鑫。

      很享受。

      就像一个艺术家盯着自己自己的艺术品,而且正在被别人赞美。

      哇塞。

      真他妈漂亮。

      “当然,我也不能白吃白喝,你先记账上,以后一起给。”

      周鑫边吃边说。

      徐萍萍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这一两碗面对一个市区几套房的人而言。

      真的不算什么。

      或者就当是喂狗了,周鑫如果知道徐萍萍这样想,一定会咬死徐萍萍。

      “你以后生病了找我,我免费给你治。”

      ……

      你才得病,你全家都得病,徐萍萍在心里腹谤。

      徐萍萍无语,不知该怎么反驳,周鑫的确是好意,他没理由反驳。

      周鑫喝完最后一口汤。

      嗝。

      打了个饱嗝。

      满足地摸着肚子。

      “你这面做的真不错,尤其是这汤,我这辈子都没喝过这种汤。”

      周鑫盯着徐萍萍,很诚恳,将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短演绎的淋漓尽致。

      徐萍萍沉思了一下,说道:“当然,说我这面好吃的都不是一般人,起码你也不是。”

      周鑫一愣,周鑫在思考徐萍萍这句话的意思。

      “因为一般人谁会跑着鬼地方来吃面。”

      “……。”

      周鑫觉的自己想多了。

      “对了,刚才外边喊你吃面的是干嘛的?”

      “来取纸火的,说是死人了,两口子,一起死了。”

      徐萍萍一边修着自己的指甲一边说道。

      世上真的有这么凄美的爱情,死也要死到一起。

      周鑫想起了很多年前很流行的一首歌。

      死了都要爱。

      周鑫作为一个医生,很清楚,人,一对夫妻,在死亡这件事上除了意外,很少会有一起走的这么巧合的事发生。

      周鑫等着徐萍萍继续往下说,但徐萍萍似乎没有再往下说的意思。

      “就这?”

      “听说是被女婿杀了的。”

      “啊。”

      周鑫立马想到了赘婿被岳父母不待见然后气而杀之的剧情。

      “听说女的和那男的谈了好久,都要结婚了,女方家人,也就是死了的这对,不同意了。”

      周鑫突然觉的这个男孩确实可气。

      起码在法律上讲,没结婚前恋爱是自由的。

      不管怎么说。

      因为不同意就杀人这事做的有点过。

      “冲动。”

      “你是不是觉的这个男孩真不是人。”

      徐萍萍停止了修指甲,认真地望着周鑫。

      周鑫点了点头,那表情就是简直不是人,是禽兽。

      徐萍萍接着说道:“听说给了十万的彩礼,不同意后男孩去要彩礼,希望给退一点。”

      按照常理而言,是应该退。

      好聚好散。

      “这对夫妇的回答是,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

      周鑫沉默。

      好无懒的回答。

      “男孩要求退一半,毕竟和女孩在一起,也睡过了,还怀孕了。”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也不可能有免费的睡。

      咳。

      周鑫用干咳来掩饰内心的激荡。

      好曲折的剧情。

      退一半的确合理。

      毕竟婚事不成。

      退一半也合情。

      睡了人家女儿,起码的费用还是要给一些的。

      周鑫又在心里骂了一句成家。

      狗日的。

      睡了自己的女人,连一分钱都没给。

      禽兽不如。

      他们的回答依旧是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

      男孩很生气。

      而且男孩去上门要钱的时候,女孩已经谈了新男友,而且住在了女方家里。

      周鑫脑子有点不够用。

      这剧情太天马行空了。

      徐萍萍继续说道:“男孩走了后,在街上买了一把刀,然后上了女方家里,将这对夫妇一起杀了。”

      周鑫不知道该说什么。

      人心总是败在一个贪字上。

      成家是。

      张刚是。

      这个男孩也是。

      “一家人就剩下这一个女孩了,还是因为当时在二楼,锁上门,不然全家都玩完。”

      生不如死,周鑫在想,这要是自己,一定会生不如死。

      “丧事都没人办,最后还是政府出面,给了几个安葬费,今天来拉这些,准备先布置灵堂,尸体还在第一医院的太平间里。”

      周鑫现在明白了,那对夫妇依然觉得自己还没死。

      依然在他们家里。

      依然惦记着他们女儿的婚事。

      可怜天下父母心。

      但。

      周鑫真的对他们的做法很不认同。

      “好了,我先过去了,下次饿了,记得过来,我下面给你吃。”

      ……。

      这家伙。

      明明很好吃的面被他这么一说,周鑫一点胃口都没有。

      “滚,是你下的面,不是你下面。”

      徐萍萍似乎也觉的自己这话说的很有问题。

      咯咯咯咯。

      带着笑声出了门。

      周鑫宁肯喝于莎莎的奶,也决不会吃徐萍萍下面。

      君子不吃嗟来之食。

      周鑫看了看时间,两点缺一刻。

      现在该去找成家父母了,毕竟答应人家的事要守约,何况就在一个城市,就算百里,答应人的事还是应该去的。

      周鑫将这种情操称之为百里守约。

      周鑫锁上门,才想起来自己连成家家住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周鑫又想起了于莎莎。

      周鑫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想起于莎莎的次数有点多。

      可能还是哪天于莎莎的哪壶奶确实补脑的缘故吧。

      周鑫拔通了于莎莎的电话。

      于莎莎很快就接了。

      “周医生,这么快又想我了吗,咯咯咯。”

      周鑫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于莎莎此时一定是笑的花枝乱颤,胸前兔子一定兜不住了。

      “……,我就是想问下,你那里有成家的地址吗。”

      “成家?”于莎莎愣了一下,问道:“你说的是上次车祸去世的那个病人?”

      “是。”

      “我这没有,不过我可以马上查,医院病历就有他的地址。”

      ……。

      周鑫突然觉的自己喝了奶补了的脑子,全补在了奶上面,竟然没想到病历这事。

      “好的,谢谢你了,找到了你发给我。”

      “好的。”

      周鑫挂了电话。

      于莎莎拿着电话眼睛转的骨碌碌的。

      这家伙不会是觉的那人抢了女朋友,要去人家家里拼命吧。

      唉。

      于莎莎叹了口气。

      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身材。

      发现竟然被一道沟和两道丘挡住了视线。

      你说你是不是瞎呀,这身材哪里比不上你家那个飞机场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