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派武侠>

      秦霜睡觉前定了早晨4点的闹钟,第二天天还没亮就闹钟被吵醒,轻轻推了推还在身边熟睡的叶熏“醒醒,咱们去喂松树去晚了可能就看不到了。”

      叶熏听到要去喂松鼠立刻精神起来“你先去洗脸,我这就换衣服。”

      秦霜在叶熏的额头上轻吻一下,翻身下床。光着膀子只穿了个大裤头走进洗手间,叶熏见秦霜走进洗手间才悉悉索索的起身寻找内衣。

      此时已经入秋早晚很凉,两人洗漱完毕秦霜给让叶熏换了身厚一些的运动服才出门上山,秦霜一手牵着叶熏,一手拿着开了手电的手机在前面领路,到山上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秦霜寻了片松树比较高大的林子将昨天李叔给的栗子扔在一棵四周比较空旷的树下,然后拿出瓜子撒了一把在栗子附近,准备好后秦霜拉着叶熏走到旁边的一棵树下等着。

      叶熏搓了搓有些凉意的手向手心呵了口气,问道“是不是太近了,要不要再远一些?”

      秦霜将叶熏的两只手握在手心“不用,那些小家伙仗着灵活根本不拿人当回事,这些年山里人都不捉这些野生的动物所以就更不怕人了。”

      邻近中秋没有阳光的照射林子里很凉,虽然叶熏已经在秦霜的关照下穿上了秋季运动服,但还是有些冷,秦霜发现叶熏在打哆嗦赶忙将自己的运动服外套脱下给叶熏披上。叶熏不想让秦霜冻着,闪身拒绝道“我不冷,你自己穿着吧。”

      秦霜强硬的搬过叶熏将外套披在她的身上“行什么行,都哆嗦了。我里面有穿长袖T恤衫不冷,乖,穿上。”

      叶熏乖巧的没再拒绝,将秦霜的运动服外套穿在外面。“你要是冷了可要说哦,我暖和了就给你。”

      秦霜没答应,找了块比较光滑的石头小心的翻开,见石头下面没有稀奇古怪的东西才搬到树下放好。自己坐在石头上,搂过叶熏让她坐在自己腿上。“这样不就暖和了?”

      叶熏安静的坐在秦霜怀里,头枕着秦霜的肩膀,看着逐渐明亮的天空,听着林间的虫鸣,轻声说道“这种感觉真好,真希望能够永恒下去。”

      秦霜笑着在叶熏的脸颊上吻了一记“你要是觉得感觉好,明天我带着帐篷过来,咱们野营?”

      叶熏想了想“还是不要了,这边的秋季早晚太冷了,林子里还潮湿,没有睡袋的话太冷,用睡袋还太闷,实在不适合野营。”

      对于野营叶熏倒是不陌生,十分懂行的说道。

      秦霜想了想,觉得叶熏说的挺有道理的,就没再提野营的事儿。

      等了约么有二十几分钟的样子,天已经大亮秦霜的耐心正在逐渐消退准备开技能的时候,叶熏突然发现一个灰蒙蒙的东西飞快的从树上蹿下来,叶熏赶忙用胳膊肘捅了捅秦霜,小声说道“你看,好像是松树诶。”

      秦霜仔细分辨一下“是只松鼠,等它吃过东西咱们再过去。只要不是离得太近,它是不会跑的。”

      小东西机警的观察着四周,仿佛一有任何风吹草动就要逃跑样子。或许是秦霜两人没有恶意这只灰松鼠只是向两人的方向看了一会儿,就不再理会。自顾自的捧起一颗栗子来。

      叶熏见松鼠开始吃栗子,兴奋的在秦霜怀里晃了晃,“看,它开始吃栗子了,我们什么时候过去?”

      秦霜安抚着叶熏“稍等一会儿,这时节它们要储存过冬的食物,见东西多的吃不完是会带回家储存的。所以不用担心,它就算是走了也还会回来的。”

      “哦”叶熏乖乖的瞪着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松树的一举一动。连呼吸都轻了几分,生怕吓到它。

      秦霜盯着这只松鼠的动作见它将一颗栗子吃光,开始吃瓜子的时候拍了拍怀里的叶熏小声道“可以了,这时候它应该已经快吃饱了,警惕性很低。”

      两人轻手轻脚的慢慢靠近。这只松树身体细长,被柔软的密长毛反衬显得特别小,体毛是呈暗褐色,眼睛大而明亮,长耳朵,耳尖还有一束毛,一条又长又蓬松的大尾巴,在背脊上反卷着,两只前脚捧着一个颗瓜子,正用锐利的门牙啃着吃。说实话这个小家伙长得并不好看,不过叶熏倒是很喜欢“真可爱,你看它那条大尾巴毛茸茸的,手感一定很好。”

      “这东西机灵的很,离的太近还是会跑掉的,所以不捉住它的话基本是摸不到的。”秦霜给叶熏分析了下可行性。

      “不用捉,我就是说说。”叶熏不想打扰到野生动物的生活。

      两人说着话已经抵近到10米左右的地方,秦霜拉住叶熏“可以了,就在这里吧,再近可能就跑掉了。”两人在可以看清这只松鼠的距离上观察欣赏着。这时它已经拿起第二颗瓜子快速的用门牙啃着。第二颗瓜子很快被消灭。按照体型来看一颗栗子两粒瓜子足够它吃饱的,不过它并没有停止动作。还在向嘴里填着瓜子。应该是想将瓜子仁储存到自己的仓库吧。

      灰松鼠最喜欢吃的还是松籽仁。谈到采松籽这可是松鼠的拿手好戏,无论树木多高,松塔长在何处,都能手到擒来,它先将成熟的松塔咬断落地,再从树上下来,像灵长类动物那样,用前足扒开松塔鳞片,咬碎松籽壳,取出松子仁,以松仁为食,很有趣的是松鼠受到惊吓时也不会轻易放下食物,而是叼着松果逃跑。

      松鼠的嗅觉极为发达,它总能准确无误地辨别松籽果仁的虚实,凡是松塔尖上被松鼠放弃的种子都是空的,虽然这种种子的外壳没有被咬开,松鼠还是靠着敏锐的嗅觉一嗅便知。松鼠还有储存食物的本能,秋季松籽成熟时,松鼠奔来跑去口含松籽运送到自己认为安全地方藏起来,几粒或十几粒一堆,埋在地下留作越冬食物。冬天大地虽然被积雪覆盖,但松鼠仍能毫不费力地找到自己所藏食物,不过也有遗漏掉找不到的。但正因为埋在地下遗漏找不到才有助于松树的繁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