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奶爸漫画目录

      “这不是惠岸行者吗?”

      白生从海面出现,赤足走在海面上,身后便是一堵高达百丈的海浪。

      “一条龙?”

      惠岸行者眉头轻蹙,一眼便看出了白生的真身。

      他双眼不屑看着这头黑龙,不禁发笑道:“你可知这是在南海?你敢拦我?”

      只怕这又是哪一支龙族里的愣头青,敢在这里挡路,简直是不知死活。

      白生取出自己的本命法宝,一柄画有四海之境的折扇。

      奇怪的是,明明是四海之境,却无真龙在上,只有一头三足金乌刻画其上。

      白生神色淡定,把玩着折扇道:“惠岸行者的大名谁人不知呢?只是今日你恐怕要葬身在这南海了。”

      惠岸行者袖口抖动,一柄剑身如雪的宝剑便握在手中。

      “大胆,口出狂言,伏诛吧,孽畜!”

      惠岸行者拔剑而起,剑光绚烂,滔天的剑气瞬息而出,在平静的海面上同样掀起一股巨浪来。

      白生打开折扇,往前猛地扇去,身后百丈高的海浪往前怕打而去。

      轰!

      剑气劈砍在那海浪之上,剑气寒光大绽,爆发出无尽寒气硬是将方圆数十里的海面冰冻住。

      “我佛慈悲,赐我观音相,斩下蛟龙首!”

      惠岸行者一手持剑,口诵法咒,自那虚空中飘来一朵含苞待放的金色莲花。

      惠岸行者接过那朵金色莲花,身形骤然拔高百丈之高,宛如一尊跨越山海的上古巨人。

      惠岸行者通体金光大绽,犹如黄金浇筑而成,金色眼瞳漠然,已无七情六欲。

      “诛!”

      惠岸行者轻喝道,那朵含苞待放的金色莲花飘荡在天空,一道佛光从云层之中照下。

      随着金色莲花缓缓绽放,整座南海上都出现无数朵金色莲花的虚影。

      即便卷起磅礴的海水护在身旁,白生依旧能从那朵金色莲花上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威压。

      “敢借观音法相,我照样杀你!”白生怒吼道。

      随着那朵金色莲花往他头顶镇压而来。

      白生咬破舌尖,将精血涂抹在折扇中。

      折扇之上一道混沌金乌精修在龙血的感应下,渐渐复苏。

      折扇凭空飞起,画中的四海之境开始缓缓而动。

      刹那之间,从那折扇之上喷涌出极为诡异的黑色海水。

      “不好!”

      惠安行者见到那海水心中一震,一股恐怖的气息从那黑海之上爆发。

      那朵金色莲花先是在黑海之上漂浮着,漫天佛光洒落在莲花之上,以此抵挡黑海强大的吞噬力。

      惠岸行者手中的宝剑金光附着其上,神威大显。

      只见惠安行者一剑斩下,身后一尊千手观音相浮现,同样的手持法剑斩下。

      一剑落下,剑气纵横,硬是斩开了长达数百里的海水,露出海床。

      直到剑气斩在黑海上,却像是泥牛入海了一般。

      呱!

      反而惊动一只藏在黑海中的金乌。

      那头金乌见到千手观音法相,不由得大怒。

      不顾主人先前嘱咐,必须等到白生濒死才可出现。

      倒是死对头出现了,混沌金乌哪能忍。

      直接冲出混沌海,两翼入刀斩向那尊观音法相。

      “金乌!”

      惠岸行者大惊,还欲再出一剑,连同这金乌一同斩杀。

      可是眨眼间,金乌便至身前,一道黑影闪过。

      观世音座下童子惠岸行者口吐鲜血,就此陨落。

      连那尊从须弥山请来的千手观音相,也被混沌金乌嘴中的一轮大日消融掉。

      混沌金乌打完收工,不在回到折扇中,而是化成一只普普通通的小乌鸦,往黄风岭飞去。

      这一幕直接看傻了白生。

      我擦!

      这头金乌这么猛的?

      直到这场大战结束,南海龙族才迟迟现身。

      南海龙王太子敖乙带着十万龙族大军早就来了。

      本想助那惠岸行者一把,免得日后观音怪罪南海龙族。

      但发现,那要杀惠岸行者的人,竟然是他们龙族的!

      这下就变得有意思起来。

      敖乙直接一声令下,以他们为中心,方圆百里的海族全部撤出。

      就等着两人分出胜负那一刻。

      惠岸行者胜了,凑过去祝贺,走个过场。

      龙族修士胜了,凑过去祝贺,速速请去龙宫。

      敖乙一步跨到白生面前。

      白生愣了愣声,认出眼前这人,连忙拱手道:“见过太子!”

      敖乙摆摆手笑道:“哈哈,无需多礼,你镇杀了惠岸行者惹了大祸,快去东海求见龙王!”

      敖乙嘴上虽说是惹了大祸,可脸上的笑意却是没断过。

      白生点点头,连忙显出真身往东海逃去。

      灵山,大雷音寺。

      诸天神佛正商讨着如何削弱龙族这股势力时。

      观世音心头一颤,猛地起身,施展大神通,往前推算去。

      如来低头,看着观音问道:“观音,何事惊慌?”

      观世音面色剧变,由震惊之色变为大怒,怒目横眉道:“有人在我南海道场截杀了原本去流沙河的惠岸行者!”

      有人敢在观音的道场杀了惠岸行者?

      此话一出,连那如来都有些惊讶。

      灵吉菩萨连忙问道:“究竟是何人,敢如此大胆?!”

      观世音站起身来,咬牙切齿道:“龙族!”

      “怎么会是龙族?”灵吉菩萨狐疑道。

      其他佛陀尊者同样也是有些不敢相信。

      龙族被佛门打压多年骑在脚下,脊梁骨都被打碎了。

      纵使有叶长青庇护他们,也不敢在观音道场里截杀佛门行者。

      若是妖族那头狂妄无比的金乌倒还说的过去,这龙族出手,倒有些匪夷所思。

      如来看向远方道:“派四位揭谛前去四海问罪,倒要看一看龙族究竟有没有这龙胆。”

      四位揭谛接过法旨,连忙赶往四海龙宫。

      ……

      东海龙宫。

      四海龙王看着跪在身前请罪的白生。

      白生心中有些慌乱,若是这四海龙王不准他入化龙塔得到庇护的话,必会给叶长青带来不少麻烦。

      只要进了化龙塔,叶长青便不用为他出面,只需交给龙族便可。

      但他却不知道,龙族还得靠叶长青才能与佛门对峙一二。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

      这四海龙王竟然都无责怪之心,反而对他很是赞赏,尤其是那西海龙王傲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