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影院

      晚间新闻已经公布了,刘涵在射击考试的时候觉醒成了一个异能者,而且她的觉醒时有超强的能量波动,以至于警报器都被触发了。

      谁都知道,异能者在初次觉醒的时候能量波动越强,就代表着这位异能者失控的风险越大,但是风险越大,也就意味着这位异能者的潜力越大。

      所以,如果刘涵的觉醒惊动了全城,触发了全城的警报器,那就意味着刘涵不仅仅是一个异能者,还是一个前途无量的超级新星。

      对于高起和他的同学们,除了表示祝贺和羡慕之外还能说什么呢,刘涵甚至不再是他们可以随意讨论的对象了。

      高起躺在床上,他还在想昨天下午发生的那一幕,虽然很怀疑是不是刘涵引发了能量场的异常波动,但他知道这一切肯定和自己无关。

      心情有些烦躁,高起坐了起来,然后他坐回了书桌前,拿起桌子上的一本书开始看了起来。

      二十分钟过去了,书还没有翻页,因为高起根本就看不下去。

      终于,门被敲响了,然后门被直接推开,一个老师走了进来。

      “你的分配通知单,嗯……”

      老师满脸的同情,欲言又止最终却只有沉默,而看到老师的表情,高起已经知道了结果。

      把一个只有两指宽的纸条交到高起手上后,老师总不能顺便对高起说声节哀顺变,所以只是对着高起充满同情的点了点头就自行离开了。

      高起木然看向了纸条,上面只写短短的两行字,而在看完纸条上的内容后,他本就白皙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

      跌坐在了椅子上,高起瘫坐了很久,然后他的视线终于可以再度对焦。

      用手搓了搓脸,深吸了口气,高起将放在桌子上的书拿了起来,把书打开,将夹在里面的书签取出,重新把书合上。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书签上写着一句古诗,那是高起亲手写的,但现在看起来,这句诗却是那么的讽刺。

      有种想要把书签掰断的冲动,但是双手捏住了书签之后,高起的手却无法顺势掰下去。

      呆坐了片刻,高起重新打开了他没看完的书,仔细的找到了书签刚刚还停留过的书页,将书签重新放了进去。

      高起拿上了书,他走出了宿舍,努力保持着外表的平静向学校图书馆走去。

      虽然图书馆免费对所有人开放,但图书馆里依然没什么人,高起径直走向了管理员,将他手里的书放在了管理员面前的桌子上,然后他很有礼貌的道:“苏教授,还书。”

      埋头看书的管理员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是高起后,他放下了手中的书,发自内心的微笑道:“小高啊,和你说好几遍了,我已经不是教授了,我现在只是图书管理员,唔,你这本书看的很快啊,读透了吗?”

      虽然笑的很难看,但高起还是笑了笑,然后他低声道:“苏教授,我还没看完,但我已经不能留在城里了,所以我必须还书了。”

      苏教授这次没有纠正高起称呼上的错误,他有些惊讶,在失神的盯了高起很久之后,终于轻叹了口气,一脸无奈的低声道:“你也……难道连工厂都不能去?或者随便那个无土栽培农场,你是上了大学的,总是可以分配一个外城的职位吧!”

      高起苦涩的笑了笑,道:“以后只有理工科的毕业生才会分配工作,外城的工作用不到文科生,而我五项基础素质四项不达标,不可能分到内城,所以只得去城外了。”

      苏教授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他低声道:“定下去哪儿了吗?”

      “去城外农场,其实也不错,我一直都想去真正的野外看看的,看看外面到底是什么样子。”

      苏教授叹了口气,沉默了片刻,再次颓然一叹后摇着头道:“不能这样的,不该这样,理工科当然重要,可是总不能就这样把理工科之外的学科全都取消吧。”

      “没有取消,只是不受重视而已,苏教授,我来就是和您告个别,我担心以后就没机会见面了,我想说,您的课真的很有意思……”

      高起觉得自己的话有些不妥,苏教授已经从大学教授变成了图书管理员,以后也不会再有文学史这门课程了,所以当面提起苏教授的课显得有些不识趣。

      再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高起低下了头,轻声道:“苏教授,我不明白,难道人口不应该是一个城市最重要的资源吗?可为什么我们的城市非但不肯吸纳更多的人口,却反而要把人赶出城呢?”

      气氛沉重且悲伤了起来,苏教授显得有些严肃,他思考了很久,然后他一脸深沉的道:“食肉者鄙,如果你懂这个成语,我是说懂这个成语的真正内涵,那么你应该会明白为什么。”

      高起当然明白这个成语的意思,但是他所明白的食肉者鄙,和他所问的问题好像不是很有关系,这让他需要好好琢磨一下才行。

      苏教授很认真的道:“这个城市已经没有希望了,所以去城外其实也没什么不好,我也想去城外的世界看看,看看高墙外的世界变成了什么样子,说不定我们以后在外面也能再见的。”

      应该是没有机会再见了,城内的人不愿意轻易出城,而城外的人无法轻易进城,这一进一出难易程度上的区别,意味着今天的告别很有可能是永别。

      有些唏嘘,有些感慨,没什么朋友的高起唯一想见的人已经见到也已经道别,该离开了。

      把已经放在桌子上的书拿了起来,高起从里面拿出了那个书签,然后他很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苏教授,我实在是没有什么个人物品,这个书签是我自己做的,我觉得这句诗非常适合您,就留给您做个纪念吧。”

      离别的赠礼寒酸至极,但高起也实在拿不出其他的东西来了,因为就连他身上的衣服都属于城市财产,用身无长物来形容此时的高起实在合适不过。

      但苏教授严肃起来了。

      书签是用竹板削薄做成的,磨成了一个宽约两公分,长约六公分,四角倒成了圆弧装,很薄,长时间的使用让竹签光滑油亮,但说到底,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竹片。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看着书签沉吟片刻,苏教授微微苦笑,然后他抬头看着高起道:“我也没什么礼物可送给你的,也就这支钢笔了,送给你,互相留个纪念吧。”

      苏教授从上衣兜里掏出了一支钢笔,黑色的,塑料外壳,在物资不再那么短缺的今天,对工作了很久的苏教授来说应该不算贵重。

      高起伸出了两只手接住了苏教授的钢笔,然后他竭力平静的道:“谢谢苏教授,我会好好珍惜的。”

      苏教授把手放在了高起的肩膀上拍了拍,然后他轻声道:“保重,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高起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很不擅长处理现在这种局面,而且他很伤感,又有对未来的无限恐惧,最重要的是他需要尽快去管理部报道了。

      不知道说什么好的高起说了声谢谢,他有些不舍的转身后,苏教授却是突然道:“等一下,高起,等一下。”

      高起回身,苏教授一脸严肃的道:“你知道自己在丛林世界里,你也知道弱肉强食的道理,这些我以前教过你,现在你要出城了,那我就给你再上一课吧,请务必记住不管你在哪里,首先要搞清楚自己的定位,如果你分辨不清楚谁是猎物,那么你才是那个猎物。”

      这番话有些深奥,高起想了想觉得不是很明白,但他还是点了点头,道:“我记住了。”

      苏教授继续很严肃的道:“如果你觉得周围全是羊,那就给自己披上羊皮,如果你觉得周围全是狼,那么就让自己至少看起来像只狼,记住,捕食者在挑选猎物的时候,优先选择最弱小的下手。”

      高起再次点头,道:“我记住了。”

      苏教授轻呼了口气,然后他一脸肃穆的道:“现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大家都崇拜强者,崇拜力量,但是你一定要记住,不是只有身强体壮的基因改造者才有力量,不是只有异能者才有力量,知识就是力量,知识永远都是力量,我们人类能站在食物链的最顶端靠的是智慧,敬畏知识,敬畏文化,保持对学习的热忱,这就是我所能给你最后的忠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