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血武帝

      好家伙!

      紫女心中那个气啊!

      神神秘秘的说有大买卖,看他相貌堂堂,气质不凡特意请到楼上一叙,结果闹了半天是找老娘卖小药丸来的。

      其实这种药在紫兰轩有销路吗?

      有!而且需求量不小。

      紫兰轩是新郑城最大的销金窟之一,来这里玩的人非富即贵,其中相当一部分都是肾衰体弱的老头子,没有药物辅助他们能玩个蛋蛋!

      可是这种药,一般有钱人都会自备,一是为了保证药效和安全性,二是要尽量保全一下面子。

      紫兰轩想要卖的话,靠着自己的信誉和口碑倒不是不能卖,但肯定要效果很好才会有人买账。

      可是古寻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野郎中手里能有什么好药?

      不是紫女瞧不起他,医术这东西是完全不能闭门造车的,武功也许可以多年闭关,一朝功成,但是医术,是必须要在实践中增强的,不医治几百上千个病患,怎么可能把医术练出头绪?

      所以但凡名医,一般年龄都不小,如果有什么天才,可以年纪轻轻就医术大成,那也一定会享誉江湖,因为ta一定会救过很多人。

      紫女自己的医术也不错,但古寻这个名字她从来没听过,看面相年龄最多也就二十上下,怎么可能是医道大师?

      所以她现在只当古寻是个骗子,也没兴趣去找人试药。

      好在紫女一向秉承和气生财,虽然心里不快,也觉得古寻这人没有价值了,但脸上还是维持住了淡淡的笑容,就是语气有些意兴阑珊:

      “紫兰轩并不做这门生意,所以多谢古先生的美意了。”

      言下之意是古寻可以自己滚蛋了。

      古寻看得出,紫女是瞧不上自己的药,其实也正常,毕竟自己现在寂寂无名,而药这种东西是不能乱卖的。

      本来古寻是打算等自己名气打出去了再来找紫女谈这门买卖的,不过买房子花了太多钱,闹的他现在钱包告急,接下来还得吃饭呢,没办法,只能提前试试了。

      吃是古寻最大的爱好,除非真的山穷水尽,不然他绝对不会选择粗茶淡饭。

      古寻想了一下,也没有死皮赖脸的非要求着合作,这样未免落了下乘,但也不能什么都不说。

      “紫女姑娘,瓶子里的药还是留给你,我的话放在这,这药不仅效果上佳,最重要的是,几乎没有副作用,试药与否你自己考虑吧。”

      “如果最后紫女姑娘相信我的话,有意合作,可以派人去南街,天和医馆找我。”

      语罢,古寻起身,再度拎起之前放下的食盒,朝屋外走去。

      也许是古寻干脆利落的态度,让紫女心中稍微觉得他不那么像骗子,所以她并没有说让古寻将药带走的话,只是吩咐了一个侍女替她送古寻离开。

      而紫女则将药瓶拿到了手里,两眼略微失神的打量着。

      古寻最后说话的样子不像是骗人,紫女自认为这点识人之能还是有的。

      可如果是真的,这药的价值可就大了。

      但凡助兴药物,大都是虎狼之药,用的时候自然是雄赳赳,气昂昂,大杀四方,十分爽快,但事后,却会大幅度损伤肾气本源,甚至于一些老头子,经脉萎缩,气血不能剧烈上涌,会因为药力直接在摇摆的过程中马上风,来个牡丹花下死。

      也有副作用的小的药,但是效果就很差,基本没什么大用。

      如果古寻的药,既有着不俗的药效,又不会造成伤害,那全城的巨商富贾,王公贵胄都会趋之若鹜,他们这些人有钱有势,大都会纵欲无度,肾气衰竭,雄风不振,平时即使服药也都百般顾及,不能尽兴。

      要是有了这种药,还不得抢疯?

      这里面利润可不小,紫兰轩家大业大,挣得多,花销却也不小,如果能多一大笔收入,紫女也很开心。

      紫女拿着瓶子考虑半晌后,还是决定找人试药去,虽然药不可乱吃,也不能乱试,但是其中的利益毕竟不小,还是值得冒一下险的,再说了,试药的是男人,又不是她紫兰轩中的姐妹。

      同时她又吩咐下边的人去调查一下‘天和医馆’和古寻这人是什么来头,她不记得城里有这样一家医馆,有这样一个大夫。

      另一边,古寻出了紫兰轩,也没有对自己此行结果不顺利而失落。

      这种事情,不是古寻空口白牙说两句话就能谈成的,紫女能在新郑立足,将紫兰轩经营到这种地步,也绝不会轻易相信他人。

      不过古寻有信心,只要她去找人试药了,就一定会心动。

      这药不是古寻研制的,而是雨花剑主,神医逗逗所创造的。

      药性极佳,却有几无副作用,除了会让人上火,以及不能一次多用以外,再无其他伤害或不良反应,而且成本不高,古寻一炉炼了近百颗,所花费的药材价格也不过一金多点。

      不过古寻至今仍然不明白,逗逗一条狗,还是单身狗,手里为什么会有人可以服用的*药。

      ……

      回了医馆,古寻拎着食盒直奔内宅,惊鲵还在屋里,抱着孩子正哄着呢。

      古寻将食盒放到外屋的桌上,一边把菜拿出来摆好,一边招呼道:“惊鲵,过来吃饭。”

      听到古寻的声音,惊鲵马上抱着出了里屋,然后就看到了桌子上摆的六菜一汤,和几个馒头,都在冒着热气。

      过去了不短的一段时间,还能有这个温度,不是食盒的保温效果有多好,纯粹是古寻的真气热度够高。

      惊鲵微微蹙眉,“没必要买这么多,我吃不了的,太浪费了。”

      作为一个前职业杀手,惊鲵对于钱财的概念很淡薄,罗网会替她解决这些身外之物的忧虑,但她不是完全不谙世事的傻姑娘,虽然不重视钱财,可无钱寸步难行的道理她是知道的。

      她也知道古寻买了房子后,手头的钱已然不多,医馆刚开业也不可能就挣到钱,应该尽量省着花,像是在伙食这方面,更不应该铺张浪费,惊鲵只要是能填饱肚子的正常食物都能接受。

      古寻随意的笑了笑,解释道:“今天找的这家酒楼菜做的还不错,你第一回吃,我多带几样,你尝尝哪几道比较对胃口,下次就不买这么多了。”

      惊鲵微微颔首,这样还好,随即拿起筷子吃饭了。

      古寻顺势将孩子暂且抱到了自己的怀里。

      这孩子现在正醒着,被古寻抱着也不哭闹,两颗大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古寻的脸,两只手伸长在半空乱晃,似是想要抓摸他,嘴里还咯咯的傻笑着。

      古寻伸出手指,轻轻的逗弄她,让她笑得更欢乐了。

      惊鲵一边吃饭,一边温柔的注视着孩子,和古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