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12岁幼女小说在线看

      江流儿在王府呆了数日,期间除了研究火符,便是泡在书房里。

      王府的人都知道府内来了个英雄少年,大多好奇得很。然而数天内连人影都见不着,八卦的想法便都抛之脑后了。

      王府书房内,江流儿捧着一本书籍。本来这地方算是王时生的私人领域。不过在他的再三请求下倒也不算什么困难事了。这会江流儿一想起来王时生那一脸为难的表情,倒是觉得有些好笑。

      江流儿站起身来,抻了个懒腰。其实这不过是个惯性动作。江流儿对自己的身体很清楚,他就算在书房坐个三天三夜也不会疲倦。在终南山做采药童的日子里,他偷吃了太多的灵药。如今他的整个身体,包括他的血肉,甚至他的每一滴血液都经受了灵药的滋润,所以强健异于常人。

      镖局的人误以为他武功高强,其实他哪是什么高手,不过是会点防身功夫。只不过借由这身体,就算不会武功,也可为一方高手了。其中倒有点大力出奇迹的意思。想起自己学的武功,江流儿不免有点垂头丧气,他想走的,是那通天之路;想学的,是那大道修炼之法。偏偏现实是他只能在无人问津的茅草屋中寻得一凡人的防身术。

      江流儿想到自己明明是想做那九天之上的雄鹰,却没想到变成了个行走的药人,如今落在这人间,真是让人心生怨气。

      造化弄人!

      “咚咚”。

      “咚咚”。门外传来敲门声。

      江流哥,你在里面吗?”

      江流儿把书籍放回原位,走到门口,打开门。迎面倒下来一道倩影。江流儿反应极快,往后退了一步,同时双手一伸,一只手拖住了这道倩影,另一只手却是及时拖住一个马上就要掉落翻转的装着点心的盘子。

      “啊。江流哥。”女孩急急忙忙站稳身体,脸蛋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江流儿将托盘拿到面前,随便挑了一个就开始品尝起来。

      “味道不错,你做的?”

      “啊?”

      “嗯,味道真不错。谢谢你,小玉儿。”

      女孩儿脸更红了。用几乎听不到声音说道:“江流哥喜欢就好。”

      江流儿吃了一点点心,只见“小玉儿”在一旁站着,低着头不好意思地交叉着双手,手指相抵不断地滑来滑去。他饶有兴趣地盯了一会害羞的王玉,突然凑上去说道:“喜欢我?”

      女孩似乎是有些被吓到,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抬起头来便想说什么。映眼却是江流儿似笑非笑的嘴角和微眯的眼线,继而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话来了。女孩只觉尴尬无比,心脏跳的砰砰快,心中又隐有欢喜和期待。

      王玉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受这么一刺激,又怎么知如何反应。索性只害羞的低下头,什么也不说了。

      江流儿见此,略微沉吟了一下。单手一摆,点心盘子便是稳稳落在身后的桌上。他拍了拍王玉的头,绕了过去。

      王玉不知江流儿是何其意,身后却是传来江流儿的声音。

      “小玉儿的点心我回来再吃,现在江流哥要到城内逛逛了。”

      王玉纠结了一会,便是跟着转过身去。对着那道越来越小的背影遥遥喊道:“江流哥,等等我,我也去。”

      江流儿和王玉在齐云城内闲逛,从东市到西市,从茶馆到镖局。江流儿不掩饰自己的好奇,走到哪里摆弄到哪里,双手一直也没闲下来过。不仅双手,嘴也没停下来过,城内的美食真多,远远便可闻见香味,尤其是一些小摊小贩摆卖的零食,有些味道更是一绝。江流儿活这么多年,可算是大饱口福。这人间的安逸可真是让人享受啊。

      此外,江流儿期间还路过了青楼,也就是所谓的妓院。江流儿其实并不愿意称呼廉价的东西侮辱性的名词,因为在他看来,人之所以变得廉价,常常并不怪罪于他本人。况且,在曾经的生活里,相对而言,他也不过是个廉价的人。当然还有别的缘故——他本人对于青楼也是颇为好奇。只可惜……

      江流儿瞥了一眼王玉,还是打消了念头。

      此时他站在路口,指着分开的两条路中的其中一条问道:“那里通向哪?”

      王玉看了一眼,皱眉道:“江流哥,那是花河区,住在那的都是穷人,所以一般又叫贫民区。里面有条河叫花河,可臭了,我们还是不去那了吧。”

      江流儿琢磨了一会,转过身对着王玉道:“小玉儿累了吧,就先回去,我想自己逛逛。”

      王玉一停,便有些着急,急忙想要请求两句。可一看到江流儿略微沉闷的表情,察觉到一丝不容分说的意思。想说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低头弱弱道:“那……江流哥早点回去,我在家中等你。”

      却是半会没有回应。

      抬起头来,还是那张板着的面孔。王玉觉得有点委屈,只好转过头走了。

      江流儿目视着王玉越走越远,在正常人几乎不能达到的视距外,一个人转过头跟在王玉身后也回去了。江流儿却是看的很清楚,那个人他还有些印象,是王府某个下人。想来是王府的人不放心他们的宝贝小姐,不过这也和他没啥关系了。

      江流儿转过头,看着通往花河的那条路,蹙紧了眉头。紧接着他从怀中掏出一块环玉,这玉看上去有些暗沉,不像是什么上等玉石所就。但若是盯着看,就会发现,此玉古怪的很,幽幽然之间彷佛有一种吸力,摄人心魄。江流儿看着前路,又看了会环玉,叹了口气。径直向所谓的贫民区迈步而去。

      深入花河区,江流儿才知王玉所言属实。起初刚进花河区,他便闻到一股臭味。

      如今临河而走,这臭味真如空气般,躲无可躲,扑身而来。这让他想起修士修炼突破时的场景,浑厚的灵气包围全身,被人体吸纳而去。江流儿不无恶趣味地想到——这臭味跟这灵气绕身也差不多吗。

      当然花河之所以臭,江流儿在看到花河那一刻便是了然了。花河两边挤满了破落的屋子,屋子的分室极多,每间屋也不知挤了多少人,几乎快找不到下脚的地,人多混杂,素质也差,花河便成为了垃圾场。江流儿看着望不到边的垃圾,感叹道:这哪是什么“花河”,干脆改名叫“垃圾河”罢了。

      江流儿当然不可能没事找事,自找罪受。他也有他自己的目的,他一路沿着花河往里深入,轻巧地避开各种脏秽和时不时突然跳出来的脏兮兮的人。来到一黑魆魆的屋门前。

      说来倒也奇怪,在这么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竟然还有这么个安静的地方。实在有些诡异。江流儿顺手硬拽过来个人,指着屋问道:“这有人住吗?”

      那人胆小如鼠,还没想明白自己怎么会跑到这个“禁区”,身体已经有些颤抖起来了。

      江流儿见此,喝到:“问你话呢?”

      那人腿一软,瘫倒在地:“大人—莫—莫生气。我是因为——”

      江流儿摇了摇头,转头离开了黑屋门。

      那人赶紧爬起,三步并两步跟上了江流儿。

      不远处,那人仍是有些颤抖,不过话倒是能说顺畅了。

      “少侠息怒啊,鄙人叫张三,大家都叫我张麻子。刚才不是我胆小,实在是那地方诡异啊。”

      江流儿道:“怎么说?”

      张麻子立马答道:“少侠有所不知,那屋子先前是有人住的。现在啊,不仅那间屋子没人住了,旁边那两间屋也没人敢住,也只有一些亡命不怕死敢在里面借宿,听说还是死了几个人啊。原来那地方闹鬼!”

      “哦,闹鬼?怎么说。”

      张麻子见江流儿镇定自若,也稍微有些镇定下来。缓缓道:“前几个月,那间屋子死了个女人,那女人也是命苦,他家男人被人骗了血汗钱,又染上了赌。没了钱,便天天打女人!哎,打女人倒也不算什么,在这烂地方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只是几个月前的某天,那女人回家发现找不到孩子,原来是她家男人一时赌红了眼连孩子都给卖了。你说可怕不可怕!那女人找不到孩子,便是疯了般闹腾,那男人早就不算是个人了,被闹腾得急躁,便又开始打女人,却没曾想,这次那女人拼了命的反抗,她男人便拼了命的打。哎呦,便失手把女人打死了。那男人打死了人,估计是害怕被官府追究。毕竟又是卖了孩子又是杀人的,当晚就跟着自杀了。”张麻子说到此,便是摇头连连叹气,也不知是不是真心实意。

      江流儿听着心中一阵恶寒,脸上却是不加表现。琢磨了一会道:“所以闹鬼便说得通了?”

      张麻子继续道:“事情是这样的。第二天,官府便来了人,草草处理了一下。其实咋们这地方,官府也是极其不愿意来的。你不知道,那些当官的真是敷衍,只是派人过来看了一下,随便问了两句就走了。哎,后来的事就离奇了。一般这种死过人的屋子是没人住的,但少侠也知道,咋这什么破地方啊,第二天便有两个泼皮住了进去,没曾想。第二天便成了两具冷冰冰的尸体了。官府又来了人,却也查不出所以然来,他们也不愿意整天整夜守在这调查,只通知附近的人不要去那屋子。大家都有些害怕,可偏偏还有不怕死的,继续住了进去,没一个能活着出来的!这下好了,连官府也不来了。只封了个条子。少侠你看,现在连条子也不见了,真是闹鬼啊。”

      江流儿随意道:“倒像是这么回事。”

      这张麻子生平便是混子,见江流儿怕是有些不信,心中也来了气。凑上来小声道:“少侠不知,其实还有件事,大家才都避而远之,都信是在闹鬼。”

      “哦,什么事?”

      “我们这地方,鱼龙混杂。虽然官方的人不让胡说,但哪能堵住花河的嘴。就有流言出来了,据说是当时发现尸体的人亲口在赌场跟人说的,原来那死掉的人,尸体不太正常。不仅没有伤口和血啥的,整个人跟生前大为不同。都是瘦的只剩皮包骨头,骇人得很。想来想去,除了女鬼,还能是啥?”

      江流儿符合点了点头,道:“你这小无赖,不去说书倒是可惜了。”

      张麻子当即垮下脸来,只得陪笑。似乎是学得了那些真正的狗腿子精髓,真是丑陋得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