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男同CHINA18

      请各位市民务必小心,不要外出,这次红色雾霾天气是因为霞光和雾霾结合造成的视觉效果……

      邢翰天看着电视上的直播,已经停课一个月了,一个月前,窗外的红色雾霾突然出现,无声无息,最恐怖的是,这种雾霾一经出现就遍布全球,没有人知道是从何而来,甚至没有一个起源地。

      “简直扯淡,什么雾霾能持续一个月还遍布全球。”邢翰天暗骂一句,而现在最难受的是自己了,前几天莫名其妙的就发烧了,吃了感冒药没一点好转的迹象。

      而网上在这一个月,疯传关于红雾对人身体的影响,搞得人心惶惶,互联网都暗中操作,让许多帖子都沉了。

      邢翰天也觉得自己发烧可能是外面雾霾的问题,家里没有药了,自己老妈出去买药,而老爸虽然停工,但是仍旧在外面找一些暗事去赚钱。

      邢翰天打开手机,又有不少新新闻出现,而且这次还有视频。

      “歪日,那是什么怪物!”视频里,一只模糊的怪物影子在追逐一群人。

      突然,怪物飞扑一下抱住一个人,张嘴就疯狂的撕咬。

      “救命!救我啊!救……”倒在地上的人没动弹几下就被撕开了脖子,鲜血喷溅数米,如同红色的血液喷泉。

      邢翰天咽了口涂抹,这种场面自己还是第一次见,而且看画面也不像是特效。

      拍视频的走近一看,那个生物是一只类人形态的血红色的怪物,头上头发脱落长着犄角,样子极其可怕,而怪物也察觉到拍摄者,视频到此结束,邢翰天刚刚想刷新下评论,结果连这个新闻都找不到了。

      “看来是删了,希望是恶作剧蹭热度的,本来都全球恐慌的不得了,现在还搞这种东西,真……”远处突然一声爆炸,随即传来的就是人们的尖叫,邢翰天看着窗外,自己只能听见声音但是啥也看不见。

      “本台消息报道,现在街上出现一些恐怖份子,他们行为疯狂,请大家关好门窗,不要外出。”电视上正在报道新闻,突然记者猛咳起来,越咳越大,不断有鲜血从她嘴里咳嗽出来,众人赶紧切断直播,回到直播间主持人愣神几秒后赶紧播报下一条消息。

      “不会吧,咳咳,难不成这红色雾霾有毒?咳咳,啊欧,我靠,不会全球人类灭绝吧。”邢翰天也突然咳嗽起来,但是明显没有那个记者那么恐怖,至少还能控制,突然,邢翰天感觉脑袋要炸了一样,眼睛突然就被黑色点点占据,整个人跪在地上不知所措。

      “我不会要死了吧。”邢翰天心里一惊,没有人想死于非命,邢翰天在黑暗中摸索,想大声喊叫但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喉咙如同被掐住一样。

      “不,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我还没有和喜欢的女生表白,我还年轻啊,我还没有娶媳妇,我还没体验人生!”邢翰天一拳一拳捶着地板,大理石的地板被捶出裂痕,突然,邢翰天感觉全身抽筋了一样,动一下都是一种奢望,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但是听觉视觉突然恢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邢翰天头突然一疼,整个人昏死过去,只剩下电视还在不听的播报消息。

      本台消息报道,现在整个L市的植物疯长,一些树木已经超过百米,爬山虎覆盖了房子,但是红色雾霾在肉眼可见的减轻,啊!

      现在是B时间,八点,咳咳,救命……

      邢翰天突然惊醒,一看表已经是第二天的夜晚了,屋子已经停电了,而且房子的墙壁全都裂开,一些植物已经爬进来了,邢翰天掰开窗户,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整个世界如同重启了一样,巨大的树木遍布街道,每一棵都如同一根根通天柱一样,房子外面爬满藤蔓,路上杂草丛生,红色雾霾已经消失不见,但是邢翰天又突然发现自己视力似乎好了很多。

      “我之前可是近视眼,虽然一两百度,但是要夜里看外面的街道,这……奇特。”邢翰天用力抓了一把窗户,合金窗户竟然被轻松捏弯曲了。

      邢翰天被自己的力量吓到了,这种合金窗户以前可像掰弯都掰不弯的,而且现在全部停电,自己的视力已经相当于夜视了吧。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邢翰天放下手机,父母一天了也没回来,外面世界发生那么大的变化,怎么也让人觉得凶多吉少了。

      “不行!我要出去找他们!”邢翰天拿出自己的大背包,那个背包还是妈妈以前买的,说以后出去旅游用,可是现在也不会再出去旅游了。

      “我虽然还会回来,但是可能这世界还会有更大变化,吃的喝的尽量多装点,外面可能有那些恐怖份子,我以前买的蝴蝶刀倒是可以拿上,胳膊腿上缠几圈胶带,防御也算聊胜于无了。”邢翰天整理完一切后,肚子咕咕叫起来,一想也睡一天了,先吃点东西再出去吧。

      “没想到出楼道都是难关。”邢翰天吃完饭打开家门,外面的楼道已经被无数藤蔓植物堵塞。

      邢翰天撕扯着堵住楼道的植物,原本应该一拽就断的爬山虎现在都跟麻绳一样,自己现在力气比以前大了不知多少,仍旧非常费劲。

      “也不能用火,如果点把火估计这栋大楼都烧着了,要是有电锯就好了,直接切割开。”邢翰天撕扯半天撕不开,一气之下一掌拍在上面,突然感觉手上什么好像飞出去了,然后爬山虎瞬间被切割开一小片。

      “卧槽。”邢翰天震惊的看着自己的手,活了快二十年了,第一次觉得自己手不是自己手了。

      “我刚刚,是不是,切割了?”邢翰天再次一掌拍过去,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本以为刚刚可能是幻觉,但是那切割开的一片爬山虎却真真实实。

      邢翰天不论怎么拍打都不能再有之前那种感觉。因为切割开了一个豁口,邢翰天从豁口一边开道一边往外爬。

      “世界还好吗?”邢翰天爬出楼道,看着外面已经被绿植包围的城市,突然想起一句诗:春色满园关不住啊。现在整个世界恐怕都是绿色植物的天下了吧。

      邢翰天走在日常的街道上,现在的街道已经快要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一颗颗参天大树遮天蔽日,就是白天也没有多少阳光照射进来,很多人们都想方设法往外跑,路上经常能看见三五成群的人在搜寻着这一片商店超市的物资。

      “爸妈应该不会跑多远,这一片就那几家药店,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根本让人看不出路来。”邢翰天漫无目的的走在路上,这时听到后面有一声嘶吼,扭头一看,吓出一身冷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