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片软件茄子视频

      贾朕听到这里忽然有了个想法,这不会是一个支线吧?

      ——和陈教官学习打靶(好感度达到尊敬)

      这样一个神枪手,就是不冲着可能的支线任务他也得接触一下,尤其是他在做的事关键时候可能非陈教官不可。

      “哇,这也太厉害了。这么厉害的人为什么没有当营长……”贾朕没有继续思考下去,而是继续从小刘口中了解陈教官更多细节。

      小刘自然是知无不言。

      没多久,前面的货车开始减速,小刘连忙闭嘴跟着减速。

      很快整个车队停了下来,张营长的传令兵在车队旁边边跑边喊:“全体都有,下车集合参加战术会议!”

      贾朕和小刘下车发现来到了一个广场,已经可以远远看到市医院的招牌。

      所有人都扛着枪往张营长的位置跑,贾朕只分到一把手枪,提着医疗箱和四个护工站到队伍边缘。医疗队自成一队,贾朕理所当然站在排头。

      “立正!稍息!”稍微调整了一下队列,张营长开始讲话,据一位护工大姐说,张营长身后四个军官中的一个就是陈教官。

      贾朕上心记下了他的样子,想着待会儿有没有机会接触一下。

      这时候张营长已经开始说正经事了。

      “我之前已经强调了这次行动的重要性,这不是儿戏,抗毒剂对庇护所至关重要,不管谁犯了错都会从重处理,一定要打起精神!”

      “你们可能也知道,市里几处重要的场所一直处于庇护所监控下,包括市医院。市医院里面盘踞着一群五百多的丧尸,咱们来了二百人,一个人打死两只就赢了。这么简单的事,有信心没有?”

      “有!有!有!”

      民兵们的情绪一下被调动起来,喊声震天。

      “好!”张营长露出一丝笑容,开始分配起详细的作战任务,包括多少人引诱尸群,多少人埋伏,多少人挖掘陷阱,多少人策应支援。

      埋伏的地点,陷阱的种类,武器的分配,弹药的使用,伤员的救治,撤退的路线,意外的情况……

      详细且啰嗦的讲了足足半个小时。

      贾朕全程认真听讲,但只关注救治伤员的部分。

      毫无疑问,这部分是他负责的。

      他的权力已经不小,除了一部分物资、四个护工大姐,还可以调动一个班的担架队。

      不过责任也很重大,如果哪里出了岔子本该活下来的伤员死亡,不仅上面会有处罚,说不定张营长能把他拉出去枪毙了。

      “不好了!”

      大家正要开启行动,忽然一个民兵喊了一声跑到张营长身边一阵汇报。

      张营长眉头一皱,看了一眼身后几个军官,走过去一阵窃窃私语。

      贾朕感觉到气氛莫名紧张起来,十有八九是有了什么坏消息。

      虽然觉得民兵很可靠,但他对自己可没什么信心。

      作为试炼者,自带厄运体质,走到哪里都会带来一堆麻烦,否则如何体现试炼的残酷性?

      过了一会儿,传令兵过来说营长请他过去。

      这对贾朕来说是好事,立刻走了过去。

      张营长没有了当兵的那种强硬,反而非常亲切,跟贾朕笑着握了握手,又跟他介绍了几位军官然后说出了叫他来的目的。

      “葛大夫,有个坏消息必须要告诉你。哨兵观察到城北有大规模丧尸汇聚,有可能在二十分钟内冲到市附近。”

      贾朕讶然:“丧尸怎么会有目的的靠近远处的目标?”

      这可是常识,普通丧尸只有进食的本能,只会无意识的游荡。

      “嗯,正如你想到的,哨兵在汇聚的尸潮中发现了变异丧尸,是它们引导着尸潮的行动,本身也很难对付。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必须告诉你,强行攻击也没问题,不过付出的代价会比原来大很多。”

      “现在,我需要你告诉我,有必要冒着五十到一百人的伤亡收复医院吗?”

      贾朕没想到张营长居然把这样重要的决策推给他一个小小的大夫头上,这是在推卸责任么?

      看到贾朕的表情,张营长解释了一句:“关系到这么多人命,我必须慎重考虑。”

      “从灾难发生到现在,庇护所因为丧尸病毒感染死去的人有多少?”贾朕知道他只是下定不了决心,想了想选择反问。

      张营长看了看陈教官他们才说:“不到一百人。”

      “是啊,这么长时间才死了这么点人,现在一场硬仗就可能要死更多人,张营长犹豫是正常的。”一位军官帮着解释。

      贾朕看了他一眼,点头说:“我知道。不过有一个情况我们不能忽视——冬天来临,煤炭和燃油储备不足,只有获得足够的抗毒剂才能收复游荡着上万丧尸的工业区,不是吗?”

      “是这个道理。”张营长似乎下定了决心,但紧接着又问,“你确定获得了市医院里的物资就能造出足够的抗毒剂?”

      贾朕当然不会说不,他才来这个世界三个星期,哪里知道市医院什么样。

      但没有抗毒剂就不能完成个人主线,就是骗也要骗张营长收复市医院。

      看到他点头,张营长最后和几位军官对视一眼,下了继续进攻的命令。

      不过这一次,没有埋伏和陷阱,而是两线作战,强打猛攻。

      民兵的纪律终究不如正规军,听说局面如此险恶忍不住议论纷纷。

      但他们也不敢质疑长官的命令,只是不可避免的士气有点低落。

      几位军官立刻得到命令安抚各自的士兵。

      战斗很快开始,密密麻麻的枪声伴随着丧尸野兽般的嚎叫,一开始没有伤员贾朕没事干就爬上货车顶举起望远镜观战。

      很快张营长和陈教官也有样学样爬上车顶用望远镜观战。

      贾朕大喜,在应付了一下张营长以后,连忙小声和陈教官套近乎。

      “陈政委,我听说你枪法出神入化,差点入选特种部队,是不是真的?”

      “假的。”陈教官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还想装蒜。

      “真的,小葛你是没看到,我们陈政委一挺机枪干翻一群丧尸的场面!简直吓人!”不曾想张营长听觉出奇的好,对陈教官赞不绝口。

      贾朕无奈的说:“陈教官可真谦虚……”

      “我总不能把自己一点长处挂在嘴上……”陈教官理直气壮,“更何况这件事是以讹传讹,真实情况没有那么夸张,只是用一千发子弹干掉了一头变异丧尸和几十只普通丧尸罢了,又没有人数过。”

      “这倒是。”张营长无言以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