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玛沃森吸奶照

      “你的推理有问题,人死了就不会再长大了,就算是到了死者的世界也一样。”零号突然说。

      “哦。”弗朗点点头,他是一个喜欢使用排除法思考的人,根据已知线索在脑中列出数种可能性分析,然后再通过不同的方式逐个排除。从某些意义上来说,他是一个思维跳脱到有点超出正常人范畴的存在,例如小学做鸡兔同笼问题时,他就已经在思考会不会有独脚鸡的可能性了,介于这种可能性存在的前提,他甚至仔细思考了独脚鸡可能存在几只,以及在这种情况下正常的鸡和兔分别有多少只。考虑完了鸡的情况他又开始考虑会不会存在三脚兔……最终他把这题空着没写,老师问他为什么,他理直气壮的说太难了不会。

      总而言之,只要一件事的始末还在正常范畴内,没有外星人和其他超自然力量参与,以弗朗思维的发散能力就不会在列举可能性时漏掉真相,这也是他喜欢用排除法思考的原因,否则要是辛辛苦苦想了五种可能性,最后发现全错了,岂不是白忙活一场。

      以阿尔伯特的死亡之谜为例,因为游戏世界未必会像现实那样符合科学规律,弗朗甚至分别考虑到了自己是女扮男装的克丽丝、米格尔小镇是个其乐融融的丧尸小镇、阿尔伯特是个神经病这一切都是阿尔伯特的脑内幻想、零号在说谎等等可能性,并且每一种可能性下都列有数个不同的可能性分支。每多得到一条线索,他就可以排除一条大可能性分支,节约脑细胞去思考其他可能。

      “你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在我出现之前,床上的尸体完整吗?”弗朗问零号。

      “什么意思?”

      “有没有左臂?”

      零号侧着头,仔细想了想,笃定道“有的!”

      其实在最开始拿到贺卡的时候,弗朗就已经本能的想到了三种基本可能性,一、贺卡是还未寄出的,二、贺卡是从别处寄来的,三、贺卡是通过某种方式截获或者得到的。这样一来,既然床上的尸体是完整的,那么基本上就可以完全确认“我”不是阿尔伯特了,这个前提下的各种可能性,也可以完全不考虑了。只不过,如果零号在说谎,那么以上推理又要全部推翻了。弗朗心下暗自叹气,虽然他完全不在意零号是不是别有用心,但是游戏玩到现在,一开始的漫不经心已经开始渐渐被好奇心代替了,最开始在房子里搜索的时候,他还会暗地里变一些小东西感受一下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能力,不过到了后来他就开始慢慢的投入剧情,并且有意识的节约精力值。在这种心境下,他还是很希望零号可以像她说的那样配合自己完成游戏的。

      于是在一旁思索的零号就发现弗朗突然看向自己,含笑的桃花眼微微带着邪气,好像能洞悉一切,她脸一红,莫名其妙就有些心虚,不满道“干嘛这样看我!”

      “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弗朗随意的问。

      “我才没有!”零号气呼呼的嚷道,“我们都组队到这儿了,你居然还怀疑我!我好伤心,啊啊啊!”

      她气得疯狂扑腾手臂,活像要不到糖的三岁小孩,弗朗一脸好笑,自己一开始到底为什么会觉得,这是一个可靠的可以带自己躺赢游戏的前辈啊。

      “好啦好啦,我错了。”他哄道。“咱们继续走吧。”

      “那好吧,原谅你啦。”零号立刻说。她看起来也并不像真正生气了的样子,反而更像是在撒娇。不过弗朗发现,在零号大吵大闹的时候,整个安静的大厅竟没有一个人被吵闹声吸引,大家按部就班的做自己的事,仿佛他们根本不存在。

      弗朗没说什么,两个人往大厅里走去。这是一个圆形的大厅,两边是一些房间和窗口。奇怪的是大厅没有门,他们身后只有刚刚才下来的电梯,而且电梯只上不下,估计一时半会是回不了小镇了。他们的正前方是大厅的中央,有一个类似于咨询台的吧台,一个面带微笑的年轻女孩在吧台后站着。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女孩温和的问,态度好的宛如空姐。

      零号没说话,弗朗想了想边比划着边问:“请问有没有看见一个牵着孩子的妇女,孩子大概这么高。妇女这么高,穿着灰色的长裙,围着白色围裙。他们都是从刚才那个电梯上来的。”

      女孩仔细想了想,笑道,“您好,没看到孩子,但是有一位和您描述的女士很像。她从这架电梯上去了,应该是去了长眠区,您可以去问一下长眠区的工作人员。还有什么能帮到您吗?”

      “你知道那位女士叫什么吗?”

      “十分抱歉,这位女士没有在这里登记姓名,您可以去问问电梯边的门卫或长眠区的工作人员。”女孩十分歉意的说。

      “没关系,谢谢。”弗朗温和的笑了笑。

      他回头看了看电梯旁的门卫室,大爷一动不动的眯虚着眼,好像又陷入了半昏迷状态。弗朗和零号对视了一眼,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决定还是上楼再问吧。

      坐上电梯,二楼是一个半弧形的宽敞走廊,走廊的一边是可以看见一楼大厅全貌的半人高透明玻璃围栏,另一边则是排列规则的木门,每一扇门上都挂了一个小牌子。弗朗以为小牌子上是一些职务和事务的分类,定睛一看才发现上面写着“财富”,“知识”,“名声”等等。这些挂着小牌子的门一共有十几扇,更远一点的就看不清写着什么了。弗朗挑了挑眉,他发现这些牌子上的字都是汉字,可是自己在别墅里拿到的卡片却是英文,这个世界的文字系统好像有点随意。

      在离电梯不远的走廊边,摆着一张铺着红布的桌子,桌子后面坐着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西装男人。男人的手中正按着一张薄薄的表格核对着,弗朗和零号下了电梯后,他便从镜框上方抬起眼皮盯着二人。

      “他看起来好凶。”零号小声道,默默往弗朗身后缩了缩,“你去和他交涉。”

      弗朗哦了一声,走到男人面前,笑着问,“你好,请问你有……”

      “去哪个房间?”弗朗话还没说完,男人便没好气的打断了他。他不耐烦的在表格上圈圈画画,“‘知识’‘名声’‘快乐’‘安宁’和‘健康’,去哪一个房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