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电影网西野翔

      刚才躲在角落听老人述说事情的过程,微笑赵他就觉得奇怪,一般人在说自己的不平事的时候,总有些愤怒或者其他的情绪波动,但那个老人脸上虽然有愤怒的表情,但情绪毫无波动。

      现在听到老人和她的儿子的通话,知道原来这个老人不是好东西,刚才一直和赵懒懒他们演戏呢。

      不过,现在他并不打算阻止赵懒懒他们“做好事”,今天的经历会让他们在未来少走一些弯路,本尊说过,没有什么比亲身经历更让人印象深刻。

      ……

      赵懒懒他们各自展示自己的本事,从不同的地方潜进老人原来的家,只有瑶瑶是走正门,敲响了门铃声。

      打开门的是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浓眉,国字脸,年龄大概在二十八岁左右,和老人说给瑶瑶他们的样子对上号。

      “小姑娘,你如果是来找这房子原来的主人,她现在住在幸福桥下的桥洞里。”

      年轻人看着眼前陌生的小女孩,误会对方是原来主人的亲戚。

      “我是超管局的,是来处理你与老奶奶的纠纷的。”瑶瑶想起父亲的话,叫先礼后兵。

      “小姑娘,别逗了,如果你是超管局的,那我还是超管局的局长……”

      话还没说完,年轻人倒在她面前,露出年轻人身后的一道小身影,是小松鼠,他此时手里拿着从工具室拿来的小铁锤。

      “小松鼠,你干嘛?”瑶瑶不满的问道。

      “和这坏人说那么多干嘛。”小松鼠赵阿福挥舞着和他差不多的锤子,显摆着自己的力量,做着各种健美的动作:“嘿哈嘿,我这一身力量终于在今天有了用武之处。”

      “我爸爸说了,要让被抓的人知道他到底犯了什么错,如果态度良好,可以从轻处罚。”

      “瑶瑶,你就是你的不对,像这样的骗子,就该找个地方把他永远的关起来,我最讨厌骗子,倒霉蛋就是骗子,当初说好,管吃饱的,到头来也只是偶尔能吃饱饭,你看我都饿瘦了。”小松鼠赵阿福扒开肚子上的毛,给瑶瑶看自己瘪下去的肚子。

      年轻人倒在地上的声响也导致其他宠物从房间内的各个地方聚集过来。

      “谁干了,这么快就制服了骗子。”赵懒懒问。

      “还用问,当然是我小松鼠那,我还没使力,他就倒下来,真没劲。”小松鼠举着小铁锤,像是在说:“快看我,快看我。”

      他的人生大敌赵懒懒并没有如他的愿,而是转移话题问:“接下来,要怎么办?”

      “我知道,我知道,电视里看过,要审问对方。”小松鼠赵阿福抢答道,随手又敲晕了醒过来的年轻人。

      赵懒懒当场就一爪子拍在小松鼠脸上。

      “你打我做什么。”小松鼠找阿福捂着脸,不满的质问着,就算是我说的不对,但也不能打人啊,不对,是打松鼠啊。

      “你傻不傻啊,你知道要审问,还敲晕他,你说说,人晕着,还怎么审问?”赵懒懒用小爪子指着小松鼠。

      “对哦,我把这个给忽略掉了。”小松鼠赵阿福一巴掌拍着自己的小脑门上,还好,还好,我的智商没问题,出的主意挺好的,然后砰的一声,手上的小铁锤失手,掉下来,刚好砸在刚要醒过来的年轻人头上。

      年轻人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脑袋迷迷糊糊,又晕过去了。

      “我说,失手,你们信吗?”小松鼠赵阿福嘴角扯了扯,讪讪道,这年轻人的头与小铁锤有缘,真不怪我小松鼠。

      “你说呢?”其他人或者宠物一起吼他。

      “你想办法把他给弄醒过来。”赵懒懒说。

      “放心,我陪赵妈看电视里看过,处理这些晕过去的人,只要浇一盆冷水,对方立马能醒过来。”小松鼠赵阿福躲赵懒懒远远的,害怕又要挨上暴力女猫的一巴掌,毕竟是做错事,好男不与女斗。

      说着,小松鼠立马跑到厨房,过一会,就看到小松鼠举着比他大许多的盆走过来,然后,一盆水当头浇在年轻人的头上。

      可赵懒懒他们明明看到在这之前,年轻人已经眼皮在动了,马上要醒过来。

      真是可怜的人!遇到了小松鼠。

      被浇了一头冷水的年轻人,本来头脑迷迷糊糊不清楚,这时候也完全清醒过来,只是脑瓜疼。

      “你们是谁?”

      “为什么在我家?”

      他扶着脑袋一连发问。

      可听到他话的赵懒懒不服了,本来还觉的他可怜,现在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臭不要脸,这里是老奶奶的家,你就是个骗子。”

      “我想你们是不是弄错了,这里是我用灵气换来的。”年轻人忍着怒气,他知道这么多超凡宠物凑在一起,他们的后台应该是不一般,不是他这个超凡界的小喽啰能够惹得。

      “骗子,老奶奶说了,那是假的灵气。”赵懒懒愤愤不平的说。

      “我就知道是她在搞鬼,你们是不知道她这个人在年轻人的时候去做什么的,实在是坏透了,坑门拐骗,专门做碰瓷的事,你去问问这附近的人,都知道,这房子也是靠这种手段骗来的。”年轻人愤恨的说。

      “我看你才是坏透了,骗了房子不说,还说老奶奶坏话。”喵则天可以不相信老人,但是她信任自己猫国的子民,她猫国的子民不可能骗她。

      “你们想,灵气是我能伪装的嘛,你们都是服用过灵气的人或者宠物,知道灵气对人或者宠物都有一股致命的诱惑力,如果我有这能力,就不会仅仅用来欺骗老人。”年轻人辩解道。

      “我们会不会真的冤枉他了。”大狗赵心安不确定的说。

      “不会,我猫国子民是不会欺骗我的。”喵则天再次重申。

      “我看他就是欺负老奶奶没见过灵气,才能得手。”赵懒懒说。

      年轻人也很无语,该说的都说了,他们认定他是骗子,他也无话可说。

      看着年轻人无话可说的样子,大狗倒是急了,总不能真的冤枉好人:“你说说,为什么要用灵气换房子,据我所知,灵气虽然在价值上和这座房子等价,但是在黑市,可是卖的更多。”

      “哎,这不是父母逼婚,刚好相亲认识了一个女孩,不过那个女孩有个要求,结婚必须要有房子,我也不舍得灵气,这可是我好不容易在秘境里探险得来的,但是想到父母把我们养这么大,总不能寒了父母的心。”

      “黑市,那地方我可不敢去,我认识的超凡者圈子,有不少人就在那里被骗的倾家荡产。”

      听到年轻人这番话,瑶瑶和宠物们面面相蹙。

      “现在该怎么办,他说的话能说的通,可与老奶奶说的又不一样,我实在不知道该信任谁,好为难了啊。”赵懒懒纠结的说。

      “我反正是站在老奶奶那边。”喵则天坚定的说。

      “那你们呢?”

      “我们也不知道谁的话是真的,又有谁的话是假的。”瑶瑶说。

      一边是可怜兮兮的老奶奶,一边又是看起来忠厚老实的年轻人,这让人怎么选。

      我太难了。

      “你们还真是笨啊。”小松鼠赵阿福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他的手上已经没有盆了,也不知道作案工具被他藏到什么地方,他拿来一块毛巾,很是温柔的说:“来,把湿的头发擦一擦,天气冷了,等下感冒就不好了。”

      搞的好像刚才浇人家谁的不是你一样。

      “谢谢。”年轻人接过毛巾,眼冒泪花,感激的看着小松鼠,只有他知道关心人,还知道我头发是湿的。

      “对了,刚才是谁连续敲晕我三次,还用冷水浇我。”年轻人看向眼前的人或者宠物,唯独没有看小松鼠。

      他那么小,又举不动小铁锤!

      他那么温柔,不是暴力的人!

      “不重要,不重要,现在是要解决老奶奶和他谁说假话了,其实这很好办,让他们对峙。”小松鼠赵阿福尴尬的笑着,然后转移话题说。

      而他不知道他们嘴中的老奶奶摆着陷阱等着他们回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