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模小娜月经

      医务室外

      谢老师和郑老师有些焦急的等待着,正当两人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医务室的门打开了,吴老师走了出来。

      谢老师赶忙上去问道:“吴姐,林飞雪她怎么样?”

      吴老师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装作一脸凝重地说道:“外伤还好,只是她还受了很严重的内伤,应该是被王淼那个水龙卷重重拍打在地面上的缘故,如果不是她已经达到二环,身体素质得到了加强,恐怕那一招就能要了她的命。

      不过绕是如此,她也不好受,估计是当不了魂师。”

      谢老师和郑老师当即大吃一惊,失声道:“什么?怎么会这样?她不是只受了一点内伤吗?怎么会当不了魂师呢?”

      吴老师摇了摇头,“内伤虽然麻烦,但治愈并不麻烦,只是这心伤嘛?刚刚她的反应你们也看到了,我就怕她心中因此留下了恐惧!”

      两位老师闻言也是皱紧了眉头,是啊,毕竟林飞雪才9岁,在她这个年纪就面临生死危机,以她那发育不完全的心智,如果一个处理不好,说不定这一代天骄就因此被弄成了废人。

      谢老师越想越烦,忍不住抓着头发,叹道:“唉,事情怎么会搞成这样?都怪我,如果不是我答应了王淼帮他找陪练对象,你们也不会为了帮我,最终闯下这样的大祸来!”

      郑老师刚想安慰谢老师,却无意间瞥到了吴老师脸上一闪而过的戏谑。

      随即脑中又想了一遍吴老师的话,瞬间明白过来,没好气地说道:“好呀,吴姐,现在都什么时候喽,你还拿我们寻开心?”

      吴老师见状,捂嘴轻笑一声:“呀~暴露了吗?”

      谢老师还没反应过来,有些诧异:“诶?什么意思?”

      郑老师解释道:“吴姐只是说林飞雪的心伤,如果不及时处理会怎么怎么样?那我们只要及时处理就好了,而且你别忘了她是谁?这点小事,还难不倒她,对吧,吴~姐~”

      谢老师闻言也是反应了过来,眼神不善地看着吴老师,咬牙切齿地问道:“是~这~样~吗?”

      吴老师尴尬地笑笑,“嘛,谁知道呢?我再去看看林飞雪的情况,那么~拜拜!”

      说着,吴老师就在两人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再次进入了医务室内。

      “可恶!”X2

      碰了一鼻子灰的两位老师当即是火冒三丈,但是考虑到林飞雪还在里面休息,于是只好按捺下心中的怒火,转身离去,只是心中默默地下定了决心,等她回来一定要将她摆成各种想要的姿势。

      听到两人离去的脚步声,门后的吴老师轻舒了一口气,心中叹道:两个笨蛋,既然你们都叫我一声吴姐,这个锅我又怎么忍心让你们俩背呢?这个时候,王淼那个小机灵鬼恐怕已经回过味了吧。

      不知道林飞雪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呢?希望不要太过火,不然我的小金库可要受不了了。

      ——————————————————————————

      “不要~你不要过来!”

      伴随着一声惊呼,林飞雪大汗淋漓地从梦中惊醒,看着眼前陌生的天花板,她喃喃自语道:“呼呼……刚刚那是……梦嘛?

      这里是,医务室?”

      待确认完周围的环境之后,林飞雪安心了不少,但是随即她发现自己的全身光溜溜的,梦中的一切仿佛再次浮现在她眼前,她下意识地想要失声惊叫,却被一阵悦耳的声音打断。

      “别叫了,再叫别人还以为我这医务室里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了呢!”

      林飞雪闻言赶紧止住了自己的惊呼,朝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吴老师掀开了帷幕,走了进来。

      在吴老师走进来之前,林飞雪下意识地就用床单裹住了自己,待看清楚来人之后,才放松了警惕,“原来是吴老师啊,这么说我的衣服是您换的?”

      吴老师闻言戏谑地说道:“嗯,不然呢?难道你期望是其他人?好了,别遮了,刚刚替你脱衣服的时候,我就已经全看光了,不得不说,你的皮肤可真白啊,不愧叫飞雪。”

      林飞雪闻言脸瞬间涨红,捂住床单的手不由地紧了几分,但还是老老实实道谢道:“谢谢您!”

      看到林飞雪这副娇羞的模样,吴老师不由地有些好笑,任谁能想到那个提着剑对王淼说今天谁也别想走的刁蛮丫头,竟然还有这么一副小女孩模样呢?

      但是吴老师很快就收敛了心思,对林飞雪说道:“好了,我先出去了,衣服我刚刚放你床头边了,你换好衣服我们再聊吧。”

      说完,也不等林飞雪回复,就自顾自地走了出去。

      林飞雪朝身旁望去,果然一套衣服正整整齐齐地放在床头边,然而在她看清楚最上层的衣物时,瞳孔不由地一缩,喃喃自语道:“这件不是我被偷走的那件吗?怎么会在这里?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林飞雪只感觉自己满头的问号,但也知道眼下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快速换好衣服之后,朝着吴老师的方向走去。

      “嗯,不错,换上衣服之后,你整个人看上去英气了很多,怪不得那些男生对你那么着迷。”

      林飞雪的脸色再次一红,“吴老师,您就别取笑我了,那些人只是见色起意罢了,再说了您才是所有男生的梦中情人,在您面前我又算得了什么?”

      “呵呵,你倒是会说话,不过你就别妄自菲薄了,我毕竟已经老了,未来呀,终究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对了,不说这些了,你感觉自己的身体怎么样?”

      林飞雪仔细地感受了一番身体,老老实实地回答道:“不冥想还好,一进入冥想状态,就感觉身体有些隐隐作痛。”

      吴老师闻言点点头,“看来你这是受了内伤,最近要注意好好休息,千万不要和再和人动手,配合我给你准备的药,再加上你已经达到二环的身体,差不多三天左右就没事了。”

      “谢谢吴老师,我记住了。”

      “嗯,别这么快道谢,我话还没讲完呢,估计等我讲完,你就要骂我了,毕竟你这次受伤还是因我而起的呢!”

      林飞雪闻言有些不解,“因您而起?吴老师,您这是说哪里的话,我这次受伤明明是和王淼战斗所——”

      林飞雪话说到一半,才反应过来,难以置信道:“难道那——那份挑战书是——是您?”

      吴老师大大方方地承认道:“嗯,是我写的!”

      林飞雪不解,“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和您应该并没有什么仇怨吧?”

      “嗯,我们确实没仇,这件事情是这样子的——”

      吴老师开口对林飞雪讲述了事情的经过,从王淼向谢老师请求帮他找一名陪练开始,一直到她们如何一步步地实施计划。

      林飞雪苦笑道:“所以三位老师选择了我?”

      吴老师玩弄了一下发丝,有些尴尬地说道:“嗯,是的,毕竟在这个学院里要找到符合要求的,虽说也有不少,但是大多都是6年级的,而6年级现在的情况,我想你也清楚,所以只有你是最合适的。只是我们没想到的是——”

      吴老师话还未说完,就被林飞雪一把打断道:“只是你们没想到,王淼那家伙居然还有这种招数,一招就把我给秒杀了。看来,哪怕是你们对他的真正实力也并不清楚。”

      吴老师尴尬地咳嗽了两声,“咳咳——这个嘛,那小子就是这么个性格,我们也不知道你和他战斗时,到底他用了几成实力?老实说,要不是谢老师让他参加了学院大比,恐怕我们也不会想到他一个一年级新生居然有这么强的实力。”

      林飞雪有些失神,喃喃道:“是吗?那还不是他真正的实力吗?也是,毕竟他这次连那个螺旋水球都没用。只是,我们之间的差距已经这么大了吗?”

      眼见林飞雪眼中的黯然,吴老师瞬间明白了她的想法,说道:“不,你想多了,硬实力方面你远远超过他,这是毋庸置疑的。

      你们之前交手过两次,相互之间都有一定的了解,你知道他只有一招螺旋丸能给你造成伤害,而水分身虽然神出鬼没,但是被你的寒气所克制,因此你一开始选择速攻并没有问题,况且你还是二环大魂师,各方面素质都碾压了他。

      你这次输更多地输在自大上,明知道自己的优势是速度,居然还让王淼释放出武魂,还有给了他准备魂技的机会,最笨的一点就是,明知道对方已经有了准备,还傻乎乎地往前冲,找死也不是这么找的吧?”

      林飞雪闻言也是非常尴尬,“嗯——这个嘛,确实是我大意了。”

      “好了,我也不说你了,好好吸收这次教训,千万不要轻视任何对手,不然恐怕连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至于其他的,我想林峰比我更适合教你。”

      “林老师嘛?确实如此,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谢谢吴老师,等我伤好之后,会再找王淼比一场。”

      吴老师摆了摆手,随即问道:“行了行了,不过有一点我很好奇,我这么算计你,换做其他人恐怕早就破口大骂了,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其实听到你开口承认那一刻,我确实很愤怒,只是——只是你明知道我会生气,还选择据实相告,我觉得你可能并不像我想的那么坏。”

      其实此刻林飞雪脑海中都是,吴老师抱着自己的画面,那种安心感,让她有些不忍心怪罪吴老师。

      吴老师嗤之以鼻,“傻丫头,就你这样,恐怕被别人骗了,还在为别人数钱呢?不过这次终究是我做的不对,这个给你吧。”

      说罢,吴老师从怀中掏出一株药盒递给了林飞雪。

      林飞雪打开一看,只见里面装的是一朵黄绿色的花,不由地好奇问道:“这是什么?”

      “百年雪莲,等你伤好之后服下,除了能提升魂力之外,对冰雪系武魂还有一定的提升效果,具体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林飞雪还想说什么,吴老师不耐烦地将她赶走了。

      只是等医务室再次只剩下吴老师一人的时候,她才原形毕露,捂着胸口道:“啊~百年雪莲啊,就这么没了,我好心痛啊!

      都是那个臭小子,出手那么重,害我不得不大出血帮他摆平这件事,哼!下次他再说什么,我打死也不帮了。

      不行,这次说什么也要让那小子,一次性讲完三个故事,不然教皇来了也保不住他,我说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